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香港的突變

圖/Masson Wang
圖/Masson Wang

這是一篇很急的稿,因為事情在短短三天之內,就有了很令人觸目的變化。我相信在這件事發生之前,能夠預備到情勢可以如此急速變化者不多,但,他已是事實了。所以,我打算用一個簡單輕鬆的方式,讓臺灣的各位,理解一下香港發生了甚麼事。

整件事的源頭,簡單來說,就是香港宣告二零一七年要像在中華民國一樣,進化民主化的普選。然則,他被人大訂下的規則,就是所有參選人須「被一個委任的提員委員會一半以上的人同意才能參選」,換句話說。

作個比喻的話,就是給你三個選擇,牛肉雞蛋飯,雞蛋牛肉飯,牛肉蛋飯,這樣的選舉,禮貌上看似你有得進行一次選擇的機會,最後你必然會吃到牛肉雞蛋和飯。如果不是太過搞不清楚狀況的人, 大概都會覺得這種選舉徒具其名,人大也預期了會導致香港人反感。不過香港人的反對方式,一向都和平,而且最後都會散去,所以大概當事人雖然知道會被反感,但應該是「吵幾天就不會吵了」。

香港人也真的一如過往,學生們星期五晚做甘地式抗議,就是所謂的和平示威,坐在那邊叫叫口號,不做甚麼激烈的動作,因為已經示威了很多次,通常都沒甚麼結果。所以大家都習以為常,反正鬧了兩下應該就會回家吧。

本來這應該是很輕描淡寫地就解決的事情。等學生抗議累了,警察再把少數堅持到最後的移走就好了。事實上,星期六的早上,抗議的人數能堅持的已無幾。

然則,一絲火種讓死灰不僅復燃,而且還變成失控的大火。

當事人在實行時,大概有點掉以輕心,沒想到有這樣的連鎖效應。

那就是警方把尚未足夠十七歲的中學生領袖黃之峰給拘留,而且,上門搜查他的家,把他的電腦給帶走,把他家的東西,例如模型,都搞得天翻地覆。對於理論上不想小事化大的香港政府來說,這一著可能是一個極大的錯誤。

這些舉動觸動了香港人的底線,就是不僅針對未成年的少年,還在依據含糊下進行無理搜查,並威脅電腦資料這些私隱。結果本來已經力量應該枯歇的抗議,引來了大量覺得行為已破壞底線的的香港人,大量向著金鐘聚集,這件原本很可能不了了之的事情,引致了公眾的不滿。而且觸發的時點,剛好是大家有空的星期六日,使這件事突然爆發出來。

警方面對這樣的情況,做出的反應,基本上就是不斷加強武力程度,從使用防暴警察,警棍,去到使用催淚彈,水炮,甚至是橡膠子彈,並封鎖地區手機網絡,地鐵站等。這些做法不僅沒有把事情平定,反而迅速的使不滿的人越來越多,遭到越來越大的道德質疑。

原本這學運,是接連在戴耀廷宣佈的十月一日佔中前的小小前奏。但因為警方的反應升級非常快,引致的不滿和聚集的人數也猛然增加,結果相關人士便索性把佔中的日期,提前到現在。理由也是理所當然的,就是既然現場已有那麼多人,比起十月一日那天重新召集,直接騎上現有的民氣事情會變得更簡單。當然這也引起了一些學生和參與者的微言,覺得佔中運動好像騎劫了學運,覺得這些人是在乘便車。有些人甚至憤怒地離開。

但是在這個時刻,因為長期從事社運而受到年輕人尊敬的議員梁國雄,對著學生下跪。他認為不應該為了這樣的事情,白費了這些努力。這個舉動,相信真的感動不少人,原本分裂的局勢就停止了。而佔中運動也和這場突發的事件合了流。

先不論大家對此事的立場,可以觀察出,這件事對於任何一方來說,都不是計劃之內的事情。而是一個本來不像會引起大風波的事情,不小心被觸媒給點燃,突然產生難以預期的失控。香港政府就像不慎踩中了一個地雷一樣。

而且,我走筆此文時,是星期日的晚上,明早就是週一上班日。金鐘則是九龍到港島區的交通要道,警方若是把這個地鐵站,封鎖到明天早上,以及把電話網絡封禁到明早,甚至在明早出現更嚴重的情況,那會引起的地區經濟衝擊,將難以估計。警方會急於在這個晚上把事情擺平,否則很多措施明早就要取消,但這又談何容易?而且之前粗暴的動作反而引起更多的反感,警察就算用了霹靂手段,結果很可能只會把事情鬧得更巨大。而大家看到這文章時,很可能已看到結果了。

當事人是否意識到這點?這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件事難免讓香港政府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