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台北市長選舉的啟示:網民才是真正的第三勢力

photo credit:Matt Zimmerman(CC BY 2.0)
photo credit:Matt Zimmerman(CC BY 2.0)

我相信已不會再有多少理性的人會堅持,台北市長選舉的結果,不受網路影響, 或者說網路是邊緣。不過他們的理解,很可能也只是覺得,這只是利用網軍或科技打贏了選戰。

會有這種想法,畢竟就是認為網路是一群沒有主見,沒有見識,任由別人收買, 擺弄,影響的人群。他們支持誰只是因為受了某些有計劃,懂得利用科技和網路的人影響。

然則,這裡忽視了一個可能性,就是「網民」本身就是一個利益集團。

我們一直視網路為一種通訊或娛樂工具,所以我們不太留意到,他很有可能發展出自身的文化、身份認同、共同感,以及自身的秩序與道德觀。當擁有了以上所有的條件,聚集在網路上的這群人,就有了自己的集體意識,直接形成了一個集團,甚至是「族群」。

台灣一直以藍綠為主,雖然很多人都主張第三陣營,可是力量太小,然則,今天第三陣營可能真的出現了,那就是「網民」。如果我們沒法超脫藍綠的思維,可能今天就因為連勝文落選了,就說網民都是偏綠的,我必須指出,網民這群人在當年也是反對過陳水扁——所以網民就是藍的嗎?

我倒可以舉出一個反感陳水扁的理由,與藍綠無關係,卻是他們才有的:他掃盪過台北的大型電玩。當年的家長可能額手稱慶,可是他們卻痛恨得很,只是在那個時代,他們還不形成甚麼有意義的力量,但今天可不是了。

我們一直認為網民就是沒見識,愚蠢,社會的邊緣人,才會否認他們其實就是一個有自己獨特意識形態的陣營,而不是任何陣營的依屬品。

大量的偏見使大眾錯誤地認識這群人,例如認為他們有這麼多的時間上網,一定是廢人。事實卻是不同的,的確網路上有很多事業不如意的人,但比例沒有比網路外多,難道不上網的人就一定生活充實?多少人還是過著沒甚麼前景的生活。那網路上就沒有事業有成,努力工作的人嗎?這點就是重點了,不僅有,而且他有很大的指向性。

因為有很多時間上網的人,並不意味他們沒工作,相反,更可能是他們的工作本身就很受益於網路。就舉些例子,第一種人是傳媒人,因為網路能夠使傳媒人更快的取得全球的資訊,而且也更快的觀察到別人對這些資訊的反應。第二種人就是像工程師,高科技業者,他們賺多少億都好,都不會導致他們停止上網交換最新科技資訊,因為這就是他們的生存支柱。第三種是創作者,網路提供了重要而快速的平台,讓他們推廣自己和自己的作品。

而不僅限於以上三種而已,還有例如開網路商店的人,開網咖的人……網路不僅是通訊工具, 他直接提供了以上所有人的經濟利益。這些以高速資訊謀生的人, 形成了網路上主流的利益集團。

他們為網路提供平台,軟體,硬體,技術,內容,網路上這麼多「免費」的東西, 就是源自他們的貢獻。而他們貢獻取回的報酬,就是他們成為了這個群體裡的話語權,也就是所謂的「大神」,「網路名人」,這些就像是鄉紳之於農民,商會長之於商人,將軍之於軍隊一樣。不是嘩眾取寵的小丑,而是真正能發動力量和金錢的實力派。

所以他們會有自己的立場,例如,他們無疑一定會維護資訊流通的權益,而且不管你是藍綠,因為一旦資訊自由受影響,他們的生計會受影響,工作也會變困難, 更可能出現不必要的行政成本。他們的立場也會傾向年輕人,因為他們面對的消費者往往就是年輕人。網路產業的特色是薄利多銷,沒甚麼特別貴的奢侈品,卻有大量價錢窮人都負擔得起的東西——所以他們也很關心底層的消費力。

他們喜歡創新投資,喜歡花錢去發展科技,喜歡簡化法規,簡化各種手續,減少行政成本,他們相對也非常的大台灣愛國主義,因為在網路上越能保持自身身份, 就越能夠取得利益。越喪失自身身份的人,就越是受害者。所以他們一方面主張在國際展現青天白日滿地紅,一方面又反對統一,看似矛盾其實不矛盾,因為強調出自身的獨特性才是第一需求。

倒過來說,某些利益是他們不關心的,例如維持房價,對於這些整個事業都藏在數位資料的人來說,普遍不依賴房地產去支撐他們的經濟。如果我們說,「我敗選房價會崩」,他們普遍無動於衷,因為,他們的利益幾乎跟這全然無關。

今天柯文哲選上,看似贏得網民的歡心?但只要他敢提出管網站的內容,這些網民立即就是柯文哲的敵人,因為這傷害到他們的核心利益。

對於別人來說,網路只是依屬品,但對於這些人來說,網路就是他們的主菜。我們說有「網軍」,甚麼人需要用網軍?網軍是那些平時生活不太上網的人才需要的,天天上網的人不需要網軍,這些人自己就比任何網軍都要強大。而這些人是有明顯利益立場的陣營,只是長久以來因為被偏見、輕視,而沒有被理解。如果外面的人不懂,表現出對網路的輕視,他們就會用網路的力量懲罰不懂的人,直到他們懂為止——別一心只想利用他們,請跟開宗明義拿條件交易。

他們也很討厭網軍或者五毛黨,不是因為甚麼道德問題。而是網軍就是一群門外漢,企圖侵犯他們的領土,如果有甚麼政黨希望得到其支持,他們希望的,是對方視對等的對象來交涉。沒有交涉而僱用一堆人來他們的領域煽動,放流言,製造輿論,不僅是冒犯也是感到被輕視,所以他們絕對會給予迎頭痛擊。只是網路的力量發展就那二十年,所以這些人才會視而不見。

長期被輕視的這群人,其壯大已經不再能被忽視了。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