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階級流動的誤區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隨著代工工業經濟走到盡頭,利潤越來越低,風險越來越高的時候,透過工業成長期帶來的種種機遇也隨之消失。不少國家都出現以青年為主角的動盪,坦若我們深入觀察,便會留意到,我們一直以來都是靠著工業發展填補各種產業空位,因此產生一些年青人由貧入富的機會,然而,這些機會也會因為經濟結構成熟而後失去。

人類自古以來所有發展時期都會有此瓶頸,例如有大量未發展土地時,青年會拓荒開墾,成為新土地的主人,但當能發展的土地都發展得差不多時,這種機會就失去。又例如在征戰時代,青年成為士兵,靠著戰功取得領地,甚至像朱元璋或豐臣秀吉一樣,從社會底層到天下的霸主。歸向和平時,能夠從中建功立業的機會也會消失。在航海的時代,發現新的貿易商品,航線,就是年輕人的機遇,這漸漸也會全部被發現的。

這些文明向橫發展的情況,就構成了「階級流動」,比方說,一個農民可以因為參與征戰,而得到冊封土地,而成為貴族,一個沒有土地的佃農會因為拓荒而成為擁有土地的自耕農。去到工業時代,則是成為某產業中成功的老闆,專業人仕或幹部,擁有大量房產之類。

有些人認為,年輕人不滿,是因為這種「階級流動」的機會沒有了,如果能給他們階級流動的機會,那麼他們的不滿就會減少。換句話說,就是增加「榮達」的機會,問題就好像會解決了。

這個說法對嗎?這是很好的問題,他不能說對還是不對。自古以來科舉制度就是提供了這樣的希望,雖然歷史來看,科舉的背後也有很多階級的優勢在。但他至少讓人覺得社會底層可以透過讀書,成為士大夫當官而翻身。然則,我們觀看歷史,也發覺科舉本身成為穩固保守的士大夫階級的制度,阻止了大部份的改革,使朝代最終因為內部問題積惡難返。

這種是「向上流動」的一個漏洞,所謂向上流動,就是「讓年輕人在未來成為現在所定義的成功人士」,如果在古代王朝時代,問一個士大夫怎樣增加青年人向上流動的機會,必定是開創更多的功名:可能更頻繁的考試,可能錄取更多的進士。他們認為成功的人就是考到功名的人,所以他們覺得解決青年人的問題,就是像他們一樣成功。

換句話說,是讓年輕人,從一個現在的底層階級,變成現在的高層階級。年輕人會在這過程中被高階級所同化,最後變成其成員,一個成為了士大夫的年輕人,思想就會和其他士大夫一樣,他過去曾經有過異於士大夫的想法和觀念,都會隨著這個過程而磨滅。而無法接受士大夫一套的人,就很難變成士大夫,你找現代的科網企業家和出色科學家去考科舉,他們大概也是不想考的,那並不是因為他們沒能力,而是因為他們理念就是不一樣。

而如果科舉還延續,士大夫還在,我們就不會有現代的社會。沒有西方近代接觸的話,大概今天我們還在考科舉。這也是說,如果階級流動,指的就是讓年輕人變得更像現在的成功人士,那最後的結果,就是臺灣的下一代和未來,都會像現在一樣。怎樣的成功人士造就了怎樣的社會型態,如果以後對成功的定義也是一樣,社會型態也不會改變。

我們觀察西方近代的變化,例如新產業的領導者,都擁有很多和過去不同的特質。比方說臉書的主席,樣貌看起來不討喜,穿著也不是西裝革履。日本軟體銀行的孫正義其貌不揚,再往前說一點,愛因斯坦是個有著爆炸頭的科學家,蘋果的賈伯斯則看起來像個苦行僧,哲學家,他形象靠的不是圓滑,反而是一般被認為不會成功的完美主義。這些,其實不都跟我們過去對成功人士的印象和常識相違?各國在這些新世代的領導者下,擁有了前所未有的高端產業,這是有目共賭的。

在他們年輕的時代,他們社會的上層人士,成功人士,跟他們一點也不像。美國以前有洛克菲勒靠石油,福特靠汽車致富,唐納川普靠地產,可是微軟和賈伯斯都不是靠這些。他們並不是「向上流動」成他們當年年輕時的「上流階級」。他們反而是將自身的獨特性發揮出來,科網創業家就是科網創業家,不是福特這樣的工業家,不是地產大王也不是石油大王。福特不會搞出微軟,賈伯斯不會弄出石油,每一個世代的成功人士建立的企業,是在反映他們個人的特質。而不是複製前人的成功。

是故,我們說階級流動,也不該是想像如何讓年輕人變得像現在的成功者:例如成為大企業的總經理,高官,擁有大量房地產。不是提供他們機會成為過去的典範,這些過去也不可能解決臺灣未來的問題,未來的成功者與以前所定義的,從思想和形象都是全然不同的。

他們不再是怎樣苦讀讀上大學翻身,不是怎樣學一技之長在大企業找到好工作慢慢升上去,這些過去的故事都是屬於那七八九十年代的, 時代過去,便不會再重複,正如我們已經放棄了科舉一樣。未來要怎樣成功,我們該問的不是已有的成功者,而是年輕人看到未來會是怎樣的,我們想方法去協助他們達成他們的目標,那往往才是最好的出路。我們要相信未來的人比過去的人更懂未來,每個時代的經驗都只屬於那時代,並不應視為萬古的真理。

階級流動並不是讓現在的基層年輕人,成為現在的上流,而是讓年輕人創造「新的世界」,他們自然有新世界的新王者。而現在的上流,則悄悄的退下一步,成為一種文化而流傳下去。就像歐洲的貴族紳士,曾經是社會主角的他們今天變成了支援的角色,他們不勉強自己繼續當統治者和王者。讓時代推進未來,讓未來的人主導未來,而非停留在那曾經光榮的歲月,讓過去的思想陰魂不散,這樣,國家才會有未來。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