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新井一二三/化妝與疫情:從一堂線上課窺見的日本社會

疫情之下,日本大學的課程大多都在線上授課。示意圖。 圖/路透社
疫情之下,日本大學的課程大多都在線上授課。示意圖。 圖/路透社

由於疫情,2020年日本大學的課程大多都在線上授課。其中互動性科目又多半都利用Zoom直播。

當初,部分學生家裡WIFI環境欠佳,得靠一支手機既上課又做作業;為他們的便利著想,校方規定學生一律不用露面。結果,老師們只能面對著黑螢幕自己說話、提問題,默默等待從黑螢幕那邊傳來的聲音、或者在chat小框框裡出現的文字。

我一開始也那樣上課,但很快就受不了老面對著黑螢幕自言自語。於是當進行四、五個人的小組活動時,鼓勵「條件允許的」同學們露出面來參加討論。這麼一來,多數男生馬上就開螢幕,高高興興地向鏡頭微笑。人嘛,畢竟面對面說話才覺得自在。但是,女同學們卻紛紛抗議說:除非事先準備好,無法臨時露出臉來。我說:好吧,那妳們下次上課時,事先做好準備,盡量開螢幕參加小班討論吧!

過一週,又到了同一堂課的時間。按老部署,同學們從黑黑的大班給分配到小組裡去,我則一個一個地輪流訪問小組而提出建議。儘管我前一週事先要求她們在小組裡盡量露出臉來,可是主動打開螢幕的女同學還是全無。我叫了一聲「請給我看妳們的臉」,結果,從本來黑黑的螢幕裡一個一個地出現了……!

女同學們卻紛紛抗議:除非事先準備好,無法臨時露出臉來。示意圖。 圖/路透社
女同學們卻紛紛抗議:除非事先準備好,無法臨時露出臉來。示意圖。 圖/路透社

「不化上全妝就不能見人」

我真驚訝了。

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純白面孔、黃金色頭髮、深紅唇膏的卡通人物,但因為是立體的,說成洋娃娃或許更適合。其他的小螢幕裡向我微笑著的,則是雖然程度上沒有第一個誇張、但也一樣染了頭髮、化了全妝的女同學們。

這一年,我女兒恰巧也上大學一年級。一直看著她跟同學們的互動,我知道如今的日本女孩子們從國中二三年級便開始化妝,上了大學以後,幾乎是沒有化妝就不能出門見人的。只是,我萬萬沒想到她們連在家中自己的房間上網上課,都非得化個100%的全妝不可。看著電腦視窗中一個一個洋娃娃微笑的樣子,我悄悄後悔自己要求她們做好準備露面上課。

記得有一次台北白衣市長說:日本女生都化好妝才上街所以比較順眼,相比之下在台灣,很多女生都不化妝就上街所以怎樣怎樣。諸如此類的臭男人我在世界各地都遇到過不少,印象更深刻的是台灣女性們憤怒的反應,之前支持那位市長的人都從此再也不原諒他了。這樣子很對,非常對。不僅在道理上對,而且在下一代的教育上也完全對。

無論何時何地,年輕孩子們都總是看著她們的長輩說什麼、做什麼。反過來做為大人,我們到了一定年齡以後非得有覺悟:自己的所作所為在無言中對下一代起教育作用,無論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在這一點上,日本女性的成績顯然遠不如台灣朋友們。

如今的日本女孩子們從國中二三年級便開始化妝,上了大學以後,幾乎是沒有化妝就不能出門見人的。示意圖。 圖/歐新社
如今的日本女孩子們從國中二三年級便開始化妝,上了大學以後,幾乎是沒有化妝就不能出門見人的。示意圖。 圖/歐新社

日本女性曾經走過的「化妝ABC」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出生,1960、1970年代成年的日本女生,很多都在高中畢業之前,在學校大講堂,上過一堂資生堂、鐘紡等化妝品公司派來的美容指導員講的「化妝ABC」課。同學們第一次在專家的指導下試試化妝之後,還會收到白粉、口紅、眉黛、胭脂等的樣品。公司方面免費開課,還發大量樣品,所期待的回報當然是那些年輕人日後成為長期又忠實的品牌愛用者。

當年日本學校引進外面企業教女同學們化妝,是多數人高中一畢業就工作、而在上班時候化點妝又被視為社會常識所致。她們沒能跟母親學,因為日本20世紀前半持續打了15年仗,生活各方面都受了大幅度限制,結果母親一代人普遍缺乏這方面的經驗和知識。另外,二戰後的日本社會大受美國影響,掌握西方規矩變得相當重要;不少學校,尤其是大部分畢業生直接出社會工作的職校,除了開化妝班以外,還包下飯店西餐廳,教教同學們怎用各式刀叉享用一道又一道的西餐。

「化妝ABC」課開到1980年代,國家經濟發達後,人們的生活方式不再劃一,反而越來越多元化了。例如大學新生需要的常識就跟同齡的上班族不同。我自己80年高中畢業時,沒有學校仲介的化妝課,經過一年的補習班生活,隔年上大學時,對化妝根本沒有知識,只好自己去中野火車站附近的化妝品店請教老闆娘。

直到今天,有些母親還趁女兒高中畢業之際,一起去百貨公司裡的化妝品櫃台,請美容指導員給女兒上一堂「化妝ABC」。那些母親除了有自己高中畢業時上課學化妝的記憶外,也想讓寶貝女兒知道,以後在哪兒能購買所必要的化妝品。

只是,這年頭能買化妝品的地方多很多了。首先就是全日本無所不在的「百圓商店」。然後又是每50米有一家的藥妝店。再說,今天的孩子們「萬事問YouTube」就好,根本不需要專業老師上的化妝課了。

所以,大學一年級的18、19歲都懂得化妝不足為奇。但是,家中上線上課都需要花濃妝嗎?是否廣大日本社會給她們傳達的消息大有必要徹底改革?

(※ 作者:新井一二三,明治大學教授。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直到今天,有些母親還趁女兒高中畢業之際,一起去百貨公司裡的化妝品櫃台,請美容指導員給女兒上一堂「化妝ABC」。示意圖。 圖/路透社
直到今天,有些母親還趁女兒高中畢業之際,一起去百貨公司裡的化妝品櫃台,請美容指導員給女兒上一堂「化妝ABC」。示意圖。 圖/路透社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