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新井一二三/日本#KuToo運動:高跟鞋與職場的性別歧視

日本掀起了一場#KuToo運動,#KuToo的發音,跟日語的「靴」以及「苦痛」都是諧音。 圖/路透社
日本掀起了一場#KuToo運動,#KuToo的發音,跟日語的「靴」以及「苦痛」都是諧音。 圖/路透社

當#MeToo運動席捲了大半個世界以後,日本掀起了一場#KuToo運動。那是演員兼模特兒石川優實在自己的推特上開啟的。

她寫道:「我想有一天改變女性為了工作非穿高跟鞋不可的習俗。在念高專時候,曾有一個月住進觀光飯店打工,結果雙腳都被高跟皮鞋弄壞,後來連高專都不能上了。為什麼打工需要傷害雙腳呢?尤其當男同事們穿著平底鞋舒服地打工的時候。」

#KuToo的發音,跟日語的「靴」(くつ/kutsu)以及「苦痛」(くつう/kutsuu)都是諧音。凡是日本女性一聽到就明白這指的是怎麼回事。社會上有壓力叫女生們覺得穿高跟皮鞋才算體面,但是現在社會上多數女性都工作了。結果,全日本有數不清的女性,天天工作都忍著腳痛,直到患上大趾囊腫而呈半殘疾狀態。就像中國過去的纏足。

到了21世紀的今天,日本女性還被職場的高跟鞋束縛

看到這則新聞,我搖頭搖了很久。1983、84年,我曾編過跨大學刊物叫《女學生的就職手冊》。當年日本,雇用性歧視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行其道,多半大企業都乾脆不僱用大學畢業的女生,因為重要工作該由男性擔當,女性則做助理性業務即可。於是專門聘請二年制短期大學出來的女生,希望她們工作幾年後便嫁給男同事,之後在家好好擔任人生助理的無償業務。

但現在是什麼時候了?1985年日本國會不是通過了雇用機會均等(雖然不平等)法嗎?怎麼日本的年輕女性還這麼乖?穿高跟鞋腳痛了,怎麼不趕緊脫下來改穿平底鞋呢?

2020年3月,在疫情下的日本國會討論強制女職員穿高跟鞋算不算性歧視,算不算權勢騷擾。根據民意調查,60%的日本人說:職場上有強制女性穿高跟鞋的情況。事後日航、全日空兩家大航空公司修訂了女職員的服裝規定。以前非得穿「3到5公分」高跟鞋的空姐們,從此只要穿「5公分以下」的就可以了。

2020年3月,在疫情下的日本國會討論強制女職員穿高跟鞋算不算性歧視,算不算權勢騷擾。 圖/路透社
2020年3月,在疫情下的日本國會討論強制女職員穿高跟鞋算不算性歧視,算不算權勢騷擾。 圖/路透社

一定必須符合規範,才找得到工作?

最近網路上傳開「反對就活性歧視」的連署活動。「就活」指的是就職活動,是日本大學三年級到四年級學生們集體參與的找工作程序。跟生活中幾乎所有細節一樣,這一環都有專家顧問來收錢指導學生們:作為「就活生」該穿什麼衣服、鞋子,頭髮該剪成什麼樣子,化妝該化成什麼樣子等等。

結果大多數「就活生」都為了參加企業召開的說明會、面試,穿上簡直一模一樣的黑色套裝、黑皮鞋,也帶上黑色公事包,看樣子像是一批大量生產的機器人赴葬禮,專看外貌,就什麼個性都感覺不到了。

發動連署的原「就活生」指出:有關「就活」的視覺資料上,至今只有男性和女性兩種性別、兩種人生版本,老說「男生該怎樣怎樣」「女生該怎樣怎樣」。結果壓抑其他性認同的少數派,引起部分人——包括她本人——因壓力太大而出現憂鬱症等。但要是退出「就活」,搞不好得蒙受長達一輩子的經濟以及精神損害。

她們訴求的對象,是「就活」資訊產業、大專院校的福利社、連鎖服裝商等。具體而言,廠家販售的「就活套裝」,男裝是直線設計的,女裝是曲線設計的,明顯為的是強調兩性體型。大多指南都寫:女性不化妝是違反禮儀;女性該穿露膝蓋的裙子、肉色絲襪、高跟皮鞋才能贏得好感;女性不該在左手無名指上戴戒指,以免被推斷已婚而快要請產假……。

在臉書上介紹這則連署活動的白井聰,是近來名氣頗大的政治學家;2013年問世的《永續戰敗論》一書博得好評。就「反對就活性歧視」一事,白井寫道:性歧視絕不是其中唯一的問題;應屆畢業的幾十萬人同時出陣「就活」的社會習俗,以及對其見怪不怪的企業文化,才是問題的根本所在;將其說成「性歧視」難免把問題「矮化」了。

他說的當然有道理。但是年輕人鼓起勇氣來指出在「就活」道路上遇到的性歧視,不可以說是「矮化」吧,尤其身為大學教員。俗話說得真好:別人的腳被踩了多長時間都不會覺得痛。查查看白井聰經歷,我發覺他跟我是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系的同窗,而且他在大一時候的啟蒙導師是我當年的同班男同學。順便要說,他父親是原早稻田大學校長白井克彥。

日本社會的進步實在太慢了。所缺乏的是人權意識和同理心。「反對就活性歧視」的署名活動讓人感到希望,而這希望顯然來自性別研究的成果。救救孩子!脫下高跟鞋!

(※ 作者:新井一二三。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系畢業,現為明治大學教授。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有關「就活」的視覺資料上,至今只有男性和女性兩種性別、兩種人生版本,老說「男生該怎樣怎樣」「女生該怎樣怎樣」。 圖/路透社
有關「就活」的視覺資料上,至今只有男性和女性兩種性別、兩種人生版本,老說「男生該怎樣怎樣」「女生該怎樣怎樣」。 圖/路透社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