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我們為什麼會在意誠品書店關門?因為文化不是商業、而是記憶

圖/作者自攝
圖/作者自攝

台北天母商圈已奠定19年地位的誠品忠誠店,去年(2015)底才收掉,如今,在新竹市護城河畔也開了19年、可說是新竹市代表性文化地標的誠品新竹店,由於租約到期,即將在今年下半年結束營業。消息一出,我過去在新竹的朋友們一片哀嚎,一位高中同學是這樣說的:

還記得開幕當天鑼鼓喧天的熱鬧景象,想說新竹總算也慢慢跟上台北的文藝風潮。如今,文藝氣息不見了……

商場經營、商圈起落,開開關關很正常,本來就無不散的宴席,那麼多百貨公司也是蓋新的拆舊的。可是,為什麼我們會特別在意誠品書店的存在?

因為文化不是商業,它承載了一個城市的記憶。

所以我還記得,當年我還是高中生的時候,下課後總喜歡窩在誠品看免費的書吹免費的冷氣,那是我青澀歲月的回憶;我也還記得,在那沒有手機上網的年代,每次和同學相約聚會總會約在誠品,因為有書陪伴,不怕有人遲到。

也許有人會批評誠品書店是商業算計、利潤導向,但我必須要持平地講,誠品算是撐很久的了。按照財政部的統計,全台書店近十年已消失約一千家。更早之前在師大的政大書城(2010年10月)、以及前一陣子在台大的政大書城(2016年2月),早已接連結束營業。這年頭開書店,光靠書店本業賺錢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尤其在手機無限上網的年代。

人們不是不讀書,而是都讀免費的臉書了。

根據老貓〈出版產值大衰退的警告〉一文的調查,2014年全國圖書出版業的市場產值約為新台幣220億元,距離上一波高峰2010年的367億元,僅剩下61%。而且觀察這五年來的趨勢,產值是逐年在遞減。2014年還不是最慘的,我出版業的友人告訴我,2015年的產值是新台幣190億元,又比2014年減少近16%。如果拿2015年跟2010年的367億相比,整個出版業剛好腰斬,只剩下一半。更慘的是,今年第一季與去年相比又再下滑了10多%,整個文化出版業已經不是近黃昏,而是到了深夜且黑不見光阿!

或許你會說是因為網路書店的崛起,造成實體通路書店的紛紛倒閉。這當然是因素之一,畢竟網路書店省下了龐大的店租與水電開銷成本,但我必須要講,當整個出版業產值已經腰斬而且還在下探,市場的餅大量萎縮才是主因!

這波文化出版危機有人注意到嗎?有的。國民黨立委許毓仁日前曾提案修改所得稅法,希望在特別扣除額中增列圖書消費扣除額,提案條文明訂,納稅義務人、配偶及受扶養親屬若購買書籍支出,每人每年扣除額以五千元為限。

該贊成嗎?只要能鼓勵閱讀風氣、提升文化素養的提案我都贊成。但我認為這個提案並不能真的救到文化產業。至少以我來說,報稅那麼多年,從來不曾採用過列舉式扣除額,我都是用標準扣除額。事實上,除非納稅義務人所得甚高,而且平常有捐款、保險、醫療、房租等特別支出,不然國稅局都會建議採標準扣除額比較划算。

也就是說,這個五千元扣除額的好康對大多數的一般受薪階級來說是看得到吃不到啦!而且學生沒有所得、不用繳稅,一樣沒幫助到。

在此,我特別要提出一位在出版業待了二十多年、資深出版社長的建議:文化部或教育部編預算,發給全國大專以下每位學生每年五百元的圖書禮券,如果預算不夠,至少也要發給中小學的學生(我算過一年也不過就十多億元預算)。閱讀不是救一時的,讓我們的下一代養成閱讀習慣,才是文化國力未來發展的根本。只要學生去買書,不要限種類,願意走進書店,就算買漫畫,也要支持。

再說一次,如果只是一個商業的興衰,倒了就倒了,沒什麼了不起。可是,文化不是商業,它是記憶,它是人類賴以生存的底蘊。是這些共同的記憶,形塑了時代的印記。

期盼新政府與新國會真能聽到出版業的心聲,然後救救文化、救救下一代!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