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行政大逃亡?把老師的尊嚴還給老師!

每年八月「行政大逃亡」全台上演中。 圖/日本綜藝節目《全員逃走中》
每年八月「行政大逃亡」全台上演中。 圖/日本綜藝節目《全員逃走中》

全國教育界最流行的、每年八月新學期「行政大逃亡」又開始了,根據高雄市瑞祥高中教務主任莊福泰的說法:「高雄市轄下34所公私立高中職,總共有12位教務主任更換(若包含國教署轄高中職則有18人),教務主任平均任職時間不到兩年。」

一所學校的教務主任可是僅次於校長的大官,校長公出時的代理人就是教務主任,這麼「位高權重」的職位竟然有三分之一學校都換人,而就算留任,也只願意待個兩年。

看到這邊,外界一定會想:這裡面一定有什麼不對勁了?

不過如果是基層教師,根本不會覺得意外,這在我們這一行很正常啊!不只教務主任,其他主任缺也一樣,不但找不到人做,就算找到了,通常也是很年輕的教師,三十幾歲當主任的比比皆是。

我在舊作〈為什麼學校行政都是菜鳥老師在當?〉就曾寫過,正常來講,每所學校都應該有一套完整人才甄拔機制:新進教師先從導師開始歷練,累積一定教學與班級經營能力,再由長官拔擢擔任行政組長,歷練一定年限後再升任主任(國中小還要經過主任儲訓),最後才有機會考上校長。

可是如今呢?主任職很多都是年輕老師在當(還很不甘願),不過主任好歹名義上是個長官,最慘的其實是組長,遇到不好(或無能)、推諉卸責的主任,沒有前輩帶領,出事還第一個被推出來當砲灰,那才真的是坐教育監牢。

現在各校通例都是新進教師直接抓來擔任組長,哭哭啼啼一年或兩年再抓下一批菜鳥來做;如果今年沒聘到新進教師,就直接開代理教師兼組長缺,反正代理教師連法令都不太想保障,凹他一年是一年。

難道正式老師都這麼沒有教育熱忱?根本不是。是上級長官、是學校同仁、是學生家長,傷了這些基層教師的心。

至於「上級長官」指的是誰呢?——教育評鑑。我已在本專欄多次批評(詳見〈期許新任教育部長的第一要務:斬斷教育評鑑這個龐大「產業」〉),這種指標式的評鑑只是不斷地砍樹浪費紙張,即便現在有些評鑑改成電子化形式,也不能改變浪費老師時間(或講白點,是生命)的事實。行政人員每年每季每月光是應付這些上級評鑑——我聽過最慘的——某校為了應付評鑑,組長跟主任連續一週都晚上十一點下班。

學校同仁呢?學校行政都是老師兼任的,說起來都是自己人,那為何會造成壓力?當然多數老師都能體諒行政人員的辛苦,可每校難免會有害群之馬,你隨便去教務處問問就好,每年寒暑假光是處理各班排課,這些組長、主任會接到多少同仁打來的電話,過分一點的當場拍桌也有。行政人員寒暑假要上班也就罷了,還要被放假的同仁這樣羞辱,情何以堪?

等到開學,每天早上八點上班最害怕的就是接到電話,某某同仁「又要生病」了,當天課表直接丟給教務處,八點十分就是第一堂課,不到十分鐘的時間,是要去哪裡生出代課老師?老師難免會生病,這個忙當然要幫,但行政人員都知道,每個學校就是會有幾個特別喜歡「臨時生病」的老師,而且一生病就要三天,因為超過三天的代課費是由國家幫忙出。

光是學校行政已經夠累了,學生家長還要來補一腳,這年頭學校早就轉型成服務業,而且是像「王品」這樣的服務業,反正家長絕對不會有錯,千錯萬錯都是學校的錯。

我就講我自己擔任合作社經理的例子:每年暑假在學校販售制服時,我都會找繡學號廠商在一旁服務,家長買了孩子的制服以後,可以自行決定要不要由學校廠商來繡。因為有夏季冬季的制服、運動服要繡,廠商速度再快,現場排隊都得等一個小時以上。我們就告訴家長,可以先把衣服留著,廠商繡好後會在開學前、新生始業輔導時發還。

然後,我就被投訴到1999了。

有位家長自稱是教育部的高階官員,批評學校無能,繡學號這種小事,竟然要讓家長在炎熱暑假等這麼久,排隊也沒提供椅子,然後巴拉巴拉的「指示」應該要怎樣做等等。身為無能負責人的我只能照單全收,先被K一頓然後寫檢討報告。

隔年開始,我就不找繡學號廠商了。依委託合約我本來就只需販售制服,並不需要提供繡學號服務。我記得當時學校繡一件上衣只收20或25元,外面繡一件大概是收40或50元,好心想幫家長省錢,還要被羞辱、還得出面道歉,這就是小小學校行政人員的工作實情。

聽說教育部明年對地方的統合視導,將不再以量化方式評分等第,改以座談會方式實施。我要提醒的是,這只是中央減量,但各地方政府教育局(處)的評鑑,則得看縣市首長的態度,基層學校只能眼巴巴等待上級良心發現。

找回教育熱忱真的不難:把老師的時間還給學生,把老師的尊嚴還給老師!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