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學長學弟制不是權威,而是早該滅亡的威權活化石

世大運開幕式碰上反年金改革的退休軍公教抗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世大運開幕式碰上反年金改革的退休軍公教抗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最近世大運開幕式,有反年金改革的退休軍公教出來反對。民主社會中,有訴求、被政府欺壓,本來就可以行使公民抗爭的權益。手段是否能達到曝光與傳達訴求?是否該在國際賽事鬧場?是沒有策略的「狗急跳牆」還是對政府施壓的「官逼民反」?年金改革的合理性?怎樣調整至世代公平?太多爭議,有太多可討論的地方。

人們可以各自擁護立場而激烈辯論,然而民主社會萬不該以威權作為壓迫。

近日一名警專生在網路社群上發表了一則「支持反年改的老廢物都該死」文章,引來許多已經畢業且退休的「老學長」來發言。情緒性發言一出,老前輩們開始砲轟,不久隨即刪文且道歉。這就是威權的展現,而且是民主社會所不樂見、造成進步堵塞的毒瘤。

學長們到底在大聲什麼?

這些「前.警察大人們」對學弟的諄諄教誨,不外乎是有幾種類型:

  • 我要用學長對學弟關心的愛來發電,然後電爆你!
  • 你就不要填某某單位/縣市!
  • 你有沒有倫理/道德?

我們發現這些言論大致上有兩個概念:

  • 老前輩認為他們不論退休有無,都可以對新進後輩的職場造成影響
  • 老前輩深信這是一種道德、一種倫理、一種理所當然的規約

這些老學長認為自己有實質影響力,可以控制後輩的職場且合乎潛規則,自認有理能講話大聲。而我們先討論最後一項觀點:學長學弟制是否有正當性或合理性?

老學長認為自己有實質影響力,可以控制後輩的職場且合乎潛規則,自認有理能講話大聲,...
老學長認為自己有實質影響力,可以控制後輩的職場且合乎潛規則,自認有理能講話大聲,然而:學長學弟制是否有正當性或合理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學長學弟制源於師徒制、班長制

學長姊學弟妹制(以下略稱學長學弟制),主要是「年齡/資歷」造成的從屬關係,常見於軍警校與體育性團體。我們都希望由教師一對一指導,但人手不足之下只好讓學長姊們來分擔責任,同時是老師也是指導者。

這種體制最早來自於「師徒制/藝徒制(mentorship)」。在歐洲古代,貴族的孩子跟隨騎士學習騎士精神與技能。而稍晚商業與行會盛行,民間技職開始仿照貴族教育,學童跟隨師傅,經歷徒弟、技師、師傅三階段後獨力立業。

師徒制雖然不乏慣老闆虐勞工的紀錄,但大部分師徒都有相當緊密的情誼,這種一對一教學可以達到相當高的指導效果。然而產業興起或人口大量成長後,就必須改用「班長制/導生制(tutoral learning)」。班長制由英國牧師安德魯.貝爾(Andrew Bell)率先進行教育實驗,而後被1960年代師資嚴重缺乏的美國仿效。導師先教導程度比較好的學生成為「輔導員」,輔導員學成後再去指導程度進度較差的學生,也就是今日國中小常見的「XX科小老師」。

學長姊學弟妹制,主要是「年齡/資歷」造成的從屬關係。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學長姊學弟妹制,主要是「年齡/資歷」造成的從屬關係。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學長學弟制的問題

教育普及後,通常學長姊都比學弟妹更有能力、程度更高,班長制的輔導員的標準從「能力」變化到「資歷」,「小老師」的身分變為「學長姊」。學長學弟制繼承了師徒制的上下權力關係,好管理好教導、能凝聚前後輩之間的感情,也繼承了班長制的體制,降低人力管理成本。這權威是一種「傳統型權威(traditional authority)」,是體制、傳統賦予的權力。

為了達到「紀律訓練」、「管理訓練」群性目的,學長姐得到了「理性法定權威(rational-legal authority)」,在潛規則下學弟妹會遵守學長姊權力的規範。即使不知道為什麼要聽學長姐的話,也會體會這是「傳統」與「規矩」。學長姊有這身分,未來自己也有這身分,沒什麼不公平的。然而這是潛規則,並不能登上檯面供民眾理性檢驗。我們外人在看警察的學長學弟制會覺得「不合理」就是這個原因,然而官校生警校生卻覺得「合理」。

學長學弟制的優點是可以讓學長在指導的同時完善自己,訓練自身管理技能,儲備未來師資;缺點則是年齡不見得與資歷掛勾,資歷不見得與能力有相關,更何況個人品德與資歷或年齡沒有任何掛勾,這樣的學長姊並沒有擔任間接管理與指導的資格。

為什麼學長學弟制有這些缺憾?因為學長學弟制的良好運作,建立在學長姊的德行與專業都足以作為示範楷模的前提,然而偏偏一大堆人做不到。老師可能會選到不盡責的小老師,何況學長姊只要混夠久人人都可當。若是無法充實訓練與管理功能的學長學弟制,是完全沒有半點必要性與合理性的。

當軍警的學長姊是一個缺德者、不守紀律者、濫用職權者,不但是軍警整個體制崩壞的開始,更是國家安全與公義的潰瘍糜爛。

學長姐制的缺點是,個人品德與資歷或年齡沒有任何掛勾,這樣的學長姊並沒有擔任間接管...
學長姐制的缺點是,個人品德與資歷或年齡沒有任何掛勾,這樣的學長姊並沒有擔任間接管理與指導的資格。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學長學弟制的現況

軍、公、教的學長學弟制是否還在呢?筆者以自己與親戚做為比較與觀察說明。

以軍校來講,學長學弟制仍重,何況在職場內處處是學長姊,位階與從屬關係馬虎不得。但官校內也在倡導管理方式的變革,強調人性管理。為什麼會有這變革出於兩個原因,首先官校生的入學人數越來越少,甚至淪為「父母管不動送去軍校磨練」的訓輔丟棄所,草莓與玻璃碎片滿地是,動輒申訴幹部,管理階層已經不是光靠吼罵就能夠處理的了。尤其是洪仲秋案後就更加強調法治的重要,儘管不是很明顯,然而軍校已經開始從傳統型權威轉往理性法定權威的現象,甚至官校訓練中試圖強調如何建立魅力權威。然而體系龐大,慣性難移,如同蚍蜉撼樹。

警校呢?只能說警大與警專大不同。警大相對開明,警專的狀況看最近新聞則可略知一二。在謾罵學弟不能反反年改的留言中,不乏年輕警員,可見警專的學長學弟制度仍重。至於公務人員都是國家考試居多,不會有學長學弟制的問題,只會有老鳥與菜鳥之間的衝突。

教育界則狀況極度輕微,受到師資多元化影響,職場內不見得有那麼多學長學姊。而我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體育系的學長學弟制。開學週走入大學學校餐廳,學弟妹若有精神抖擻地大喊「學長好!」逢人不分亂喊,就肯定是體育系的小大一新生。就母校來講大多是正面影響,但近年新聞也有他校體育學系出事的案例

筆者也有遇過非體育系注重學長學弟制的狀況。我過去在兒童科學營隊打工當助教時,照講師指示發放器材,同系的學姐質疑是否發錯材料而有爭執,隨後一句「你敢對學姊大聲?」並記恨在心,甚至在畢業後考教師甄試時阻止其他前輩對我的幫忙。這類情形職場上也聽聞過一兩次,不能說沒有,卻也不能說是常態。

我不認為學長學弟制全然錯誤,但肯定是個高風險的制度。有些人屁股坐久了,就以為自己能夠為所欲為了,這樣學長學弟制就只是藉機欺負、壓制、限制學弟妹的工具。

學徒制、班長制、學長學弟制,本質是讓年紀大的人分擔責任、進一步學習管理。若是沒認識到體制的深意,僅靠個人喜惡或者捍衛不可動搖、不可冒犯的身分,就是忘了本分的學長姊。這些學長姊正是依靠體制,卻又破壞體制的寄生蟲,實在糟糕。

「為老不尊,為幼不敬」,已經失去道德正當性的學長姊,學弟妹們又何須服從?

「為老不尊,為幼不敬」,已經失去道德正當性的學長姊,學弟妹們又何須服從? 圖/聯...
「為老不尊,為幼不敬」,已經失去道德正當性的學長姊,學弟妹們又何須服從?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學長學弟制變質成威權壓迫

然而社會上依然有一種學長學弟制的錯誤概念,如同老人一定要尊重一樣,完全無道理。老人之尊重,是因為長輩有高機率在德行上或者經驗上有較高的程度,然而也只是機率問題並非絕對。然而校內的學長只高出自己沒幾歲,差距又能有多大?又或者已經資深到退休的學長,是否真有這種德行呢?依靠梯數、資歷、年紀來確立是否尊重,完全沒有道理!然而很多學長姊依然這樣壓迫學弟妹。

壓迫的方法有哪些呢?利用自己的人際關係網進行某種程度的封殺或者干預,導致升不了官,或者分發後職場被針對不愉快。或者將不服從學長姊的學弟妹進行資源剝奪,讓他無法擁有更多資源升遷或者辦事,嚴重者給他難堪。更誇張的,就會用體罰或者處罰的方式去「電電他們」,試圖讓他們「惦惦」。

這樣子,就已經不是「權威」了,而是「威權」。

權威,是一種透過權力而滲透的影響力,利用規訓教誨來使人自願遵守團體規範,使得團體進步。威權,是少數人藉由身份勢力,使用權力去控制、威脅。當學長學弟制的權威成為威權時,這制度是否重要呢?而假借學長的身份虎假虎威者,上層又是坐視不管還是積極糾正這陋習呢?

仔細想想,學長學弟制的濫用,其實也出於人民普遍對於民主的概念不清楚。社會上有很多議題,許多人會很多不同的意見,儘管吵得再兇,也不該使用權力去壓迫人們的言論自由,更不可以強迫對方改變立場。

身為軍公教,我「不認為支持反年改的都該死」,因為立場兩端都有對錯與盲點,應該理性的審視而同理情緒的需求,彼此互相討論尋求和解與共識。然而濫用學長學弟制的威權,限制後輩言論自由、喊著以關係威脅的老人們,讓我想到《論語》一句「老而不死,是為賊」!

濫用學長學弟制的威權,限制後輩言論自由、喊著以關係威脅的老人們,讓人想到《論語》...
濫用學長學弟制的威權,限制後輩言論自由、喊著以關係威脅的老人們,讓人想到《論語》一句「老而不死,是為賊」!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