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辦好地方試合的祈念:以運動賽事凝聚地方縣民

靜岡一年一度的地方試合,滿場觀眾穿雨衣迎來日本職棒賽事。 圖/產經新聞獨家授權
靜岡一年一度的地方試合,滿場觀眾穿雨衣迎來日本職棒賽事。 圖/產經新聞獨家授權

(※ 本文圖片為日本產經新聞獨家授權,特此鳴謝。)

一年一度盛會

8月1日,日本東海的靜岡縣迎來盛大的一天,來自東京的兩球團——讀賣巨人與養樂多燕子——在靜岡縣的草薙棒球場舉辦了一年一度的職業棒球「地方試合」(地方比賽之意)。

然而,這場比賽有個小插曲。當時作者正在東京車站,準備買新幹線搭乘前往靜岡實地採訪,卻接到幾位日本記者訊息,表示當地正在下大雨,比賽可能因雨取消,他們都已準備提早撤回東京。當天關東地區確實下了超級大豪雨,包括在千葉與橫濱的比賽都因為大雨取消,靜岡則是午後大雨持續不停,當地多數記者多採悲觀。由於作者是自費採訪,在多方考量後,還是忍痛取消飯店,跟主場的養樂多球團致電先不前往。

不過,就如同前面所說,比賽順延半小時後依舊開打,前五局都在雨中進行。靠著巨人洋投麥可拉斯自己擊出陽春砲,以及龜井善行的雙響砲,巨人終場以10比3大勝「主場」球隊養樂多。

有趣的是,這場比賽的門票不止全數售完,賽後兩名日本記者還難得傳訊息跟作者表達歉意。原本他們都以為比賽不會打,等到延遲半小時開賽後,大家都想「大概就是養樂多球團想在雨中打5局『成立試合』」,以免讓來場的鄉親向隅。然而,比賽後半段雨勢漸漸變弱,雙方的比數雖然拉開,但是兩隊都打得相當賣力。一年一度靜岡當地的「地方試合」,最終就在滿場21,656位觀眾的加油聲與綿綿細雨下完美落幕。

2017年,日本職棒聯盟排了39場「地方試合」,顧名思義就像是「各地巡業」般到其他縣市的棒球場舉辦職業比賽。包括長野、秋田、旭川、松山、那霸球場等,對於當地人來說,職棒一年一度的來臨可說是大事,而靜岡當然也不例外。根據數字顯示,從2012年起,日本職棒官方辦地方試合的場數,從53、49、43、40持續遞減中。舉辦地方試合本意是為了響應日職聯盟的政策,但因為就算球場滿座,相較之下依舊不算多,在商業收益受影響下,場次逐漸變少似乎也可以理解。但對於靜岡而言,能夠看到職棒比賽,絕對是心靈上的慰藉;其中,也包含地方政府長年重視棒球的熱心。

陽岱鋼三局上,面對先發的原樹里擊出安打。 圖/產經新聞獨家授權
陽岱鋼三局上,面對先發的原樹里擊出安打。 圖/產經新聞獨家授權

足球王國靜岡

綜觀靜岡縣過去的體育史,靜岡從以前就被稱作「足球王國」,包括日本職業足球「活化石」,至今50歲還在踢球的三浦知良等,靜岡縣出了不少足球人才。雖然就棒球來說,還是有常葉菊川或是靜岡高校等強豪校,但是在春夏甲子園的奪冠次數則不成比例的少,夏甲唯一一次奪冠是1926年靜岡中(爾後的靜高)打敗中國東北關東州代表大連商。反倒是創立50多年的全日本高中足球大會,靜岡縣的高中居然總共拿了12次冠軍。

許多人探究靜岡縣為何不盛行棒球,除了足球長年耕耘外,還有就是地理位置。位居東海道上的靜岡縣,夾在東京與名古屋間,自古交通繁忙。東西靜岡文化各異,但居民個性大致隨遇而安。根據調查顯示,棒球不像足球那樣有「速度感」,因此較不受縣民歡迎。但其實靜岡縣早在1930年時就有第一座專用棒球場,1934年時讀賣新聞組成的全日本代表隊(巨人隊前身),更在此與美國大聯盟明星選拔隊對決。先發的澤村榮治先發主投8局僅僅被敲5支安打,只在7局時被盧・賈里格敲出一發陽春彈失一分,最後0比1吞下敗投。此役一代棒球英雄貝比・魯斯也有先發,更讓這座球場名留青史。

之後的30多年,靜岡縣持續被日本職業棒球比賽忽視,雖然橫濱海灣星的前身大洋鯨,曾經從1964年起約20年將靜岡球場當作春訓基地,其他多是春訓開幕戰與地方球場比賽各一場而已。然而就在2004年時,事態出現了轉變,當時因為近鐵猛牛隊解散,聯盟決議讓一隻新球團加盟太平洋聯盟,引起了靜岡當地的興趣。然而,1973年建立的主看台,當時早已垂垂老矣,加上靜岡已經成功「足球化」,小朋友多半對棒球不感興趣。幾經衡量,日本職棒還是決定讓有強力資金的樂天,秉持「地域平衡」原則,到東北宮城縣仙台去創隊經營。

橫長型的靜岡,古代日本是「遠江、伊豆與駿河」等三國,西部的濱松市多數是中日龍球迷,而東部的三島市與中部的靜岡,主要是橫濱與巨人球迷混合。也因此在棒球上,整個縣的棒球主體意識屬於較分散的情形。為了要爭取職棒球團加盟,政府在2006年開始進行球場大幅改修研究,2010年起陸續動工,花了三年的時間。將原先中外野115公尺、左右外野95公尺的「迷你型」球場,改建成中外野122公尺、左右外野100公尺,容納21,656人的職業規模球場。

陽岱鋼在下雨天的濕滑球場,依舊展現外野守備美技。 圖/產經新聞獨家授權
陽岱鋼在下雨天的濕滑球場,依舊展現外野守備美技。 圖/產經新聞獨家授權

縣民們的決意

許多愛棒球的靜岡人,透過各種方式希望能振興當地的棒球風氣。2010年時,橫濱海灣星隊尋找新買家入主時,由當地政府牽線,室內家具大廠LIXIL一度跟聯盟談到只差一點就搓合。雖然最終還是決定由電子營運商DeNA入主經營,但是從2012年起,當地政府就持續修建球場、增設娛樂設施跟販賣部,並以舉辦嘉年華盛事般的心情,舉辦每一年職棒的「地方試合」。

以氣候條件來說,靜岡是一個相當多雨的地區,無論足球棒球,賽事經常碰到大雨。2013年,阪神虎對上DeNA的比賽就是因雨取消,憤怒地球迷投擲塑膠杯跟垃圾,報以噓聲。2015年,巨人對上養樂多二連戰也是因雨取消第一場,雨神似乎成為阻礙靜岡舉辦職棒比賽的因素。當地政府也對此因應,加強排水之外,也添購了可以覆蓋整個內野的大帆布。儘管如此,2017年日本職棒的新人明星賽依舊因雨延期到隔日再賽,而甲子園的靜岡代表藤枝明誠高校,也是在大雨滂沱的球場上,拿下縣內冠軍進軍甲子園。

在各項不利的條件下,不難想像主辦單位就算是碰到大雨也要打完的決心。日本產經新聞的記者跟作者表示,這場比賽主隊養樂多,都只能算是「半主辦單位」,因為當地政府為迎接這場比賽,在賽前投注非常多的心血——包括從靜岡電視台到在地贊助商與大小組織動員——票早早賣完,縣民對這場職棒盛會的殷殷期盼可想而知。如果因為大雨就延賽,後續包含一連串退票等都很麻煩。更何況,多數靜岡人不會為了看「補賽」特地搭車前往東京明治神宮球場;因此,這場賽事的舉辦就是靜岡縣民「總動員」下的心力結晶。

據了解,當地政府為了要舉辦一年一度的「地方試合」,想出許多點子吸引球迷。包括雇用當地史上最多的36名啤酒妹妹,並在5局結束時,佈置好了上萬枚煙火,更把「靜岡縣民」漫畫人物櫻桃小丸子玩偶請到現場與觀眾互動。最有創意的,是在多個車站設置AR擴增實境的養樂多燕九郎圖章,只要下載官方APP到這些站掃描即可參加抽獎,並有機會獲得「靜岡 X 燕九郎」的聯名商品。為了要將地方比賽辦好,當地政府真的下了許多苦心,希望能讓當地球迷在最好品質的球場中,享受一年一度的盛事。

中職球員工會指出,花蓮球場被評為「C級球場」,草皮不完整、土壤也過於鬆垮,不適合...
中職球員工會指出,花蓮球場被評為「C級球場」,草皮不完整、土壤也過於鬆垮,不適合用來比賽。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台灣的地方深耕

要辦好地方比賽,本身就是學問中的學問。一來要照顧好球團,也要讓當地球迷有賓至如歸的感受。台灣的中華職棒在舉辦地方比賽時,相對排了較多的場次,包括斗六、嘉義、花蓮等。而2017年的明星賽,更是在許多職棒好手、也是作者老家的花蓮縣進行。然而,今年的明星賽入場人數為5,051位觀眾(滿場為5,500),雖然有好選手好比賽,中職「回饋鄉里」的想法也值得肯定,但在賽事舉辦的過程中依舊充滿瑕疵。

其中,特別是花蓮球場的狀況另許多球員不滿,球員工會也表示,花蓮球場被評為「C級球場」,草皮不完整、土壤也過於鬆垮,不適合用來比賽。雖然聯盟保證「符合需求」,還是有不少球員在比賽時紋上「施工危險」或「這樣太危險」的貼紙抗議。花蓮縣長傅崐萁,身為開球貴賓,之前也曾抱怨中央政府不給錢修球場。但以靜岡縣來說,他們透過各種方式自籌了第一期10億日幣與第二期34億日幣資金整修球場,並且增設「靜岡野球廊」,介紹靜岡百年的業餘與職業棒球史。同樣是棒球人才庫的花蓮,豐厚的棒球文化與歷史,或許不必得等到中央撥款才能有所作為。

靜岡草薙球場的改修,同時加裝19席輪椅席與電梯,還有全新三菱電機製造大面LED螢幕,不論內外,全面照顧球員與球迷的需求。雖然花蓮球場曾於2015年大筆錢增設LED螢幕,然而根據《自由時報》報導,球場上還是明顯看見許多坑洞,彭政閔也指出:「大螢幕是其次,球場內部維護才是重點,球員受傷誰來負責?」。地方比賽應該是當地的盛事,也期盼當地政府可以用更嚴肅地心態迎接賽事。以花蓮球場來說,球員衣錦還鄉,無非就是要在鄉親父老面前大展身手,但不合比賽要求的球場品質,不只球員危險,球迷看球也擔心。

當然作者並非刻意比較,當年草薙球場也是走過漫長的歲月才有今日的成果。看到如今靜岡的地方試合成為了嘉年華般的盛會,這讓在台灣的球迷不禁期待,將來台灣的地方比賽,也能夠營造出自己的地方特色,成為每年鄉親共同參與的棒球盛事。

儘管中職聯盟保證球場「符合需求」,還是有不少球員在比賽時紋上「這樣太危險」的貼紙...
儘管中職聯盟保證球場「符合需求」,還是有不少球員在比賽時紋上「這樣太危險」的貼紙表達心聲。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