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球團名望、選手聲譽:職業棒球面對醜聞之際

中信兄弟內野手林智勝。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中信兄弟內野手林智勝。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中華職棒LAMIGO桃猿隊,3日在台中洲際棒球場拋下2017年的冠軍彩帶,拿下四年內的第三座冠軍金杯。一年的球季有苦有樂,在面對一路鏖戰到總冠軍賽的中信兄弟,桃猿順利以三連勝之姿(加上開賽前即有一勝),直接扳倒兄弟,拿下隊史第五冠。

兄弟的不振事出有因,日前這隻老牌隊伍才捲入了桃色醜聞與酗酒風波,導致人稱「五虎將」的林智勝、蔣智賢、張正偉、王勝偉與鄭達鴻遭到冷凍。從總冠軍賽前就人間蒸發、提早放假,林智勝還被球迷拍到去日本大阪環球影城的旅遊畫面,最後連投手陳鴻文也在球團以「合約到期」為由恐不再續約,中信兄弟只能擺出平均27.3歲的年輕陣容參加總冠軍賽,雖然一度打出令人驚艷的成績,但依舊不敵實力高出一節的桃猿隊,面臨敗北的命運。

醜聞後冠軍失勢

就在醜聞事件發生後,網路上也呈現正反兩極的意見,有人認為這樣的事情在美國不勝枚舉、也有人舉出日本棒球「嚴以律己」的精神來反駁。事發當時,作者人正在東京採訪,也被日本記者開玩笑說,如果說好女色,那真的是「一籮筐日本職棒選手也都是這樣」,但日本職棒有個很直接問題是:有沒有影響到球團母企業的形象。畢竟美國的球隊都是「地名加隊名」,但日本職棒的球隊是企業名加上隊名,在地化元素是很後期導入的。也因此,一旦發生花邊新聞,不論日韓台母企業都會直接受影響,也不難想像這些企業為何會出重手。

尤其以中信兄弟來說,母企業是重視信用的金融企業,更是重視形象,加上以前的中信鯨時代就因為團隊紀律管理不佳,最後爆發了假球風波,這次再回來職棒,球團「零容忍」與壯士斷腕的決心更勝以往。

然而,從一開始球團的無預警下放,經紀公司也含糊其辭的態度,反而在網路上引發臆測與陰謀論,這顯示球團與經紀公司在面臨公關危機時,愈想要冷處理反而愈讓大眾覺得瓜田李下。直到近日,中信兄弟的老董辜仲諒撂下狠話,「紀律不管是公司或是團隊,要成功的話一定要有的」、「你看看國外日本、美國,有選手邊喝酒邊打球的嗎?」球迷們也才漸漸釐出頭緒,瞭解此次風波的導火線究竟為何。

面對醜聞,每個球隊都有自己的作法,美國的職棒醜聞多半集中在禁藥使用,女色屬「私人領域」,而其實在日本職棒,只要球員沒有結婚,球團多半對於在外風流的球員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喜好女色的日本球員固然不少,然而,如果結婚卻出軌,在道德層面上,球團就必須有所動作。

中信兄弟內野手王勝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中信兄弟內野手王勝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從高空跌到谷底

日職近來比較有名的例子,就屬2008年,巨人隊旗下明星游擊手二岡智宏,與演藝圈女星山本夢娜疑似在汽車旅館發生不倫戀。當年身為巨人隊選手會長的二岡,聲勢如日中天,卻在開季後因傷降到二軍調養,想不到就在7月準備回歸球場前,二岡智宏被拍到與山本夢娜在一晚9800日幣的汽車旅館共樂的照片,也徹底打亂了巨人隊的佈局。

雖然二岡一直堅稱「當時已經爛醉,只是進去休息」,但由於照片拍得太清楚,沒有模糊空間。加上二岡早在2005年已結婚,對於強調「紳士球團」的巨人來說更是重大打擊,遂成球迷揶揄的對象。當年作者在日本念書,比較有印象的是巨人到阪神客場作戰時,阪神球迷曾舉著「9800円一炮好划算啊!」、「Monaoka(二岡NIOKA與夢娜MONA的複合字)加油!我們支持你」牌子。主場作戰時,也被球迷調侃,「能奮戰到早上,等下要安打唷!」

據當時採訪的日本記者回憶表示,事件爆發後,巨人隊陷入兩難,尤其巨人編成部認為此舉「對小孩子球迷來說太傷害」,而「原諒派」與「懲處派」兩邊僵持不下,最後索性選擇「逐漸淡忘」,意即不正式懲處但是無限期冷凍一軍出賽。後來,接替二岡智宏的坂本勇人躍升一線正游擊,二岡也就在球季末脫下巨人球衣,與林昌範一同被交易到火腿隊,結束他在巨人球團的生涯。這次的「五虎將」被冷凍的的遭遇,其實跟當年的二岡有些類似。

在部分日本記者眼中,好女色的球員在日本球界見怪不怪,這事件後也讓日職球團學習到,往後在其他球員出事前,就會有球團先行介入跟八卦周刊「強力交涉」,或者換成「比較安全」的照片。因為就如同前面所說,日本乃至台韓職棒都是以企業名為主體,加上日本傳統上對棒球運動一向持高道德標準感,若發生醜聞,企業絕對大動作開鍘。

圖/取自nikkansports
圖/取自nikkansports

孩子們的榜樣?

就如同二岡智宏事件,中信兄弟的「五虎將」風波,也引發外界「教壞小孩」的質疑,畢竟球員們領高薪,享有好待遇,被很多打球的孩子視為偶像,一旦沉溺酒色,可能給下一代帶來不好的印象。雖然孩子的教育責任在父母,但是父母把孩子帶去球場看球,身為場上表演者的球員們,還是有其意義與代表性。

再舉例來說,曾在1985年帶領阪神虎獲得日本一的日職強打「老虎先生」掛布雅之,於隔年開始因傷所苦,成績起起伏伏,之後在1987年3月,因酒駕被警方逮捕。

以當時的時空背景來說,酒駕在日本還不是很嚴重的問題,原本可以小事收場,但消息卻傳到時任球團社長久万俊二郎耳中,讓他怒不可遏,直接怒罵掛布是阪神虎的「瑕疵商品」,並指其以過去棒球選手標準來說已經「人間失格」,甚至嗆聲,「在我闔上眼之前,休想讓掛布擔任阪神教練」。久万的憤怒其來有自,因為有多少關西的小孩夢想成為「掛布二世」,掛布的酒駕屬交通事故,更是讓交通本業的阪神集團感覺羞恥。掛布最終在球團壓力下,於1988年33歲草草引退。而直到2011年久万過世後,掛布雅之才於2013年默默回到阪神隊擔任教練。

轉到日本足球的場合,「孩童教育樣板」的情形也發生過。2004年2月,當時日本國家代表隊因德國世足賽亞州區預選,在茨城縣合宿。想不到代表隊的選手——包括大久保嘉人(21歲)、小笠原滿男(24歲)等七人——一起在某晚不假外出跑去舞孃酒店,不僅七人喝得酩酊大醉,還出現脫褲或是揉胸等騷擾舞孃作為(在日本舞孃酒店不允許過份動作),甚至跟一旁的酒客打起架來,徹底讓日本國家代表隊顏面掃地,也讓直線上升中的日本足球風氣頓時受挫,對於下一代足球人口的養成上受到傷害。

後來這七名球員當屆被國家隊拒於門外,還被球迷冠上了「酒店七人組」的團體名。事過境遷後,大久保嘉人個性與脾氣也收斂不少,他回憶起有次比賽中因脾氣太過火爆,而領紅牌下場的事,他說,隔天他小孩向他反映:「爸爸你昨天領紅牌了,我在學校一直被笑」,這件事讓他若有體悟,認為自己身為公眾人物的身份,任何表現——包含脾氣——都赤裸裸的被喜歡他的球迷看見;這或許也是身為職業運動選手與公眾人物不得不面對的宿命。

中信兄弟內野手蔣智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中信兄弟內野手蔣智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是否應該高道德?

不論是在美日職棒賽場,喝酒或是好色等都是屢見不鮮,這在職場生態也是常常發生,但是否要用到高道德標準,也常常被議論。以這次事件來說,辜仲諒也許不喜歡的是「工作態度」,因為通常我們不會在工作中喝酒,辜仲諒的批評,也是認定他們在執行職業工作時,不應該有這樣的行為。更有甚者,身為隊中老大哥的林智勝,則是被週刊形容是「不服管教」、喜歡帶頭鬧事的球員。

這讓人想到現任的阪神虎總教練,昔日被稱為「阿尼基」的金本知憲,過去在隊上擔任隊長時,也常常在休假日邀約年輕隊友出去吃飯小酌。當時同隊的新井貴浩就曾回憶,金本自我要求很高,喝到覺得適量的時候,他會跟大家說:「今天大家喝到這樣就好,明天還有比賽,不要鬆懈」。而在日本記者眼中,金本是一名很會帶心的選手,這樣的身體力行也反映在阪神虎的成績上,團隊的確打出一定程度的向心與凝聚力。

今年年初,作者前往沖繩採訪春訓時,有一幕令我印象深刻。正當韓職三星獅與日本巨人隊比賽完後,雙方在收拾東西時,三星獅的老大哥,曾打過巨人隊的李承燁,就率先跑來向高橋由伸與其他教練脫帽打招呼。其他幾位三星球員後輩,眼見隊上前輩做出此舉,也紛紛出來致意。「上行下效」是把雙面刃,如果資深選手行的是態度、是尊敬,後輩選手自然會效仿,但若老大哥帶頭拉幫結派、消極不配合教練政策的話,反而對於棒球文化與職棒生態造成更深的負面影響。

就在林智勝於沉默多日後,一紙「身為棒球人,絕對不會做對不起棒球的事」的聲明旋即將這場風波從賽季延續到休兵期,再度引起球迷熱烈討論。

究其實,之所以引發大篇幅的輿論,或許主因便在於台灣職業棒球那些不堪的過去,因為不堪所以謹慎,也因為體質仍脆弱,所以一旦有任何風吹草動便啟動已內建在球迷心中的防衛機制。畢竟,人和、女色、酒精,這些不斷導致台灣棒球不安定的因素,至今依舊徘徊在這座島上,揮之不去。

中信兄弟外野手張正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中信兄弟外野手張正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