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孤獨、壓力與他鄉:一場王柏融與自己的對戰

王柏融在開幕戰最後一場,敲出兩安打與首打點,接受表揚時展露笑容。 圖/作者提供
王柏融在開幕戰最後一場,敲出兩安打與首打點,接受表揚時展露笑容。 圖/作者提供

從谷底釋放

「謝謝」,再簡單不過的兩個字,從王柏融口中說出,彷彿如釋重負。

經歷從3月29日開始的日本火隊鬥士隊札幌主場開幕三連戰後,總算在現場看到王柏融壓抑許久後的笑容。首戰4打數0安打,第二戰時雖然擊出安打,但在9局下平手的時候,面對滿壘卻遭三振,讓王柏融甚為苦惱。之後,王柏融終於在第三戰時站穩腳步,全場擊出2支安打,包含1隻適時安打打回日職生涯首打點,也首度踏上日職「英雄舞台」,接受全場觀眾喝采。

從2018年12月24日加入火腿隊起,王柏融的一舉一動就被台灣棒球迷放大檢視,媒體更是競相報導。從在沖繩的春訓戰開始,王柏融的表現屢屢登上新聞版面,直到官方熱身賽為止,這股熱潮終不停歇。以今年開幕戰來看,更吸引至少8家媒體12人前來札幌現場報導。而連三場開幕戰都是爆滿的41,138人,總數123,414人也是創下當週日職開幕戰最佳的動員成績,王柏融在北國大地的首三戰,壓力之大不言而喻。直到第三戰,他才坦言「身體有比較放開了」。

雖然起步有點顛簸,但火腿隊的隊友,包括隊長中田翔與近藤健介等都不吝在媒體前鼓勵王柏融,甚至總教練栗山英樹在第三戰賽後也跟日本記者說,賽前跑去跟王柏融烙了幾句中文,結果王柏融似乎似懂非懂看他,讓他「小受傷」,引起記者發笑。栗山英樹還納悶地說:「台灣是講中國話還是台灣話?是不是我搞錯了?」首席教練金子誠也應和說道:「認真講的話,還是要學一點中文」。

這種不擺長官架子的態度,王柏融是看在眼裡。他在賽後表示:「很幸運,我有很棒的隊友跟教練,叫我不用急,讓我照自己的節奏去打。」相信是王柏融真切的感受。

一人從台灣屏東遠到日本北端的北海道打球,人在異鄉為異客,就如同許多在國外工作或就學的台灣遊子,不免碰到文化差異與生活上的適應難題,而孤單更是如影隨形。面對適應期,最重要的是隊友間的相互扶持與教練團的信任;無論外界對王柏融的評價如何,王柏融的旅外長征,也是一場他與他自己的對戰。

王柏融在敲出日本職棒首打點後,與一壘教練興奮慶祝。 圖/作者提供
王柏融在敲出日本職棒首打點後,與一壘教練興奮慶祝。 圖/作者提供

與孤獨相處

身為過去在中職創下連兩季打擊率4成的超級球星,王柏融也被台灣媒體、球迷冠上「天才打者」、「中職第一」的光環,在輿論高度關注,以及評論紛至沓來的高壓環境下,縱然王柏融態度看似從容,但說「沒壓力」恐怕也僅是自我的勉勵;這點從前幾場初賽中,王柏融始終放不開手腳表現實力看出。

「總教練跟我說,剛開始的三場比賽,好好享受比賽就好」,王柏融對媒體表示。身為選手,最重要的就是穩定出賽,不要受傷外,更重要的是融入當地生活。從過去日職的案例來看,韓職球星金泰均與李承燁,或許正是個一正一反的例子。

金泰均是在2010年時,挾著繼李承燁後「韓國職棒最強打者」赴日本職棒挑戰,羅德隊不只與他簽下長約,還特地在主場千葉球場推出「泡菜泰均漢堡」,如果金泰均打出全壘打,隔天還會舉行降價促銷等活動。

在2010年的開幕戰起,金泰均更扛下隊上第四棒好幾個月,直到6月前共敲出18轟,手感相當好。不過從7月後,金泰均手感就逐漸下滑,最後留下打擊率0.268與21轟的成績。隔年更因傷所困,最後短短一季半後,由金泰均主動向球團提出解約,2011年底回到韓職繼續打球。

金泰均後來接受韓國《中央日報》訪問,坦承「日本的棒球一點也不有趣」。其中,金泰均提及在隊上感受到很強烈的孤寂感,沒有人一起開玩笑或嬉鬧,讓他倍感挫折。此外,日本311大地震後,甫新婚的太太也因為懷孕,讓他心有牽掛。最後,一面以家人為前提,一面則想回到韓國打「更有意思的棒球」,金泰均的日職之旅於焉劃下句點。或許金泰均的發展受阻來自他所認為的「被孤立」,但另方面來看,金泰均實際上也未打進羅德隊的圈子,與其獨來獨往的個性或許有關。

在語言不通、文化不同下,融入當地社會是很重要的,因為環境不會適應人,永遠是人要去適應環境。相比之下,金泰均的前輩李承燁在羅德隊時,就與隊友相處良好,轉會到巨人後,仍跟高橋由伸與阿部慎之助等明星玩笑打鬧,阿部甚至在球季後私下常常去韓國找李承燁玩。最後李承燁在日本打了8年職棒,日文也練到幾乎不用翻譯便可溝通的程度,成為日韓職棒圈都備受敬重的人物。

首席教練金子誠認為,王柏融打擊姿勢從不因球好壞而跑掉,相當完美。 圖/作者提供
首席教練金子誠認為,王柏融打擊姿勢從不因球好壞而跑掉,相當完美。 圖/作者提供

跟自己對戰

作為令人期待的中職輸出打者,王柏融的表現,無疑成為媒體焦點。但畢竟台灣媒體因為預算與編制問題,無法跟完整個賽季,與當年赴美打球的鈴木一朗與近年炙手可熱的「二刀流」大谷翔平相較下,最大的不同是,預算充足的日媒,當年為了跟一朗,報社幾乎都派出一個運動記者前往西岸駐點,專門跟著一朗。有日媒記者就回憶,當時每天有12人到13人,宛如跟屁蟲般地跟在一朗身邊。而對一朗來說,光要應付日媒的採訪,其實也是相當費苦心。

更不用說大谷翔平了,光是春訓就吸引近百名日本記者前往亞利桑那,大聯盟官方只有天使隊與大聯盟官方各派一名前往春訓,頓時間,美國春訓球場彷彿成了日本國內春訓。

一名日本記者比較王柏融與大谷翔平指出,「與王柏融相比,大谷翔平整天都是笑笑的,對媒體也是,感覺大谷心情轉換上調整較快,很快就找到融入當地的方法」。王柏融初來乍到,難免緊張,因此栗山英樹也對台媒說:「希望未來有更多台灣球迷來幫他加油!讓他跟在台灣打球一樣舒適。」幫助心情上的調整,栗山早駕輕就熟。

一位北海道新聞記者對筆者說,北海道民對外來移民相當寬容的。自古以來,除了愛奴族原住民,北海道民在不同時期,前後移居當地拓墾、展開生活。加上火腿隊也是2004年才從東京遷到北海道,過往不論是哪位洋砲來到當地,北海道民都敞開心胸歡迎,不同於巨人與阪神,球迷對於洋將的要求會相對嚴苛。。因此,王柏融的成績是另回事,「球迷們反而希望柏融可以好好享受在北海道的一切。」該名記者補充提到。

與自己對戰總是辛苦的,一整年緊湊而不間斷的賽季,孤獨、壓力與異鄉文化,會是王柏融真正需面對的難題。好在火腿隊的球團性格先在體質面,給予王柏融極大的支支援力度。一位專職讀賣巨人的記者更說:「栗山先帶人,再帶球,他是日職至今可說是最聰明的總教練。」

儘管開賽至今打席數樣本仍不具參考價值,「大王」的成王之路也還看似朦朧與遙遠,但也許在半年後,一切將會撥雲見日,清晰地近在眼前。

王柏融與近藤健介(左)、有原航平(右)等一起在賽後慶祝勝利。 圖/作者提供
王柏融與近藤健介(左)、有原航平(右)等一起在賽後慶祝勝利。 圖/作者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