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兩連勝後的台日對決:第四棒的風格與決斷力

中華隊在12強預賽兩勝一敗,確定拿到前往東京奧運資格賽的門票。 圖/聯合報系資料...
中華隊在12強預賽兩勝一敗,確定拿到前往東京奧運資格賽的門票。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11月5日至7日,台灣中華隊在前進東京奧運資格賽最重要的棒球12強賽事中,兩連勝波多黎各與委內瑞拉後,確定拿到前往東京奧運資格賽的門票。

欣喜若狂的中華隊,面對7日第三場賽事——宿敵日本——有著絕對不可輸的氣魄。如果輸球落到小組第二,那前往東京的資格賽之路很大機會會碰到韓國的阻撓,勢必是場硬仗。但可惜的是,中華依舊在與日本的賽事中,以1比8輸球,成為小組第二。

邁向東京前輸日

不過攤開來看,中華隊整體的進攻並不差,整場揮出11支安打,但也留下了11個殘壘,顯示在壘上有跑者的處理能力依舊是需要改善。

日本媒體如《西日本體育》則不客氣地以「台灣拙攻11安打11殘壘」較為嚴肅的詞語評論這場比賽。日文「拙攻」意味雖然攻勢都在,但是整體表現不好,原來用在相撲或是拳擊等身體接觸的運動。然而在這場比賽中,中華隊表現意外也被日媒這樣引用。

日本先發,效力橫濱DeNA海灣星的左投今永昇太,雖然被日媒高捧為「台灣殺手」,並在之前對戰中華隊時投出6局12次三振的佳績。不過在7日對戰中華隊的比賽,主投三局的他面對中華隊的強力揮棒,被敲出4安外,一度還被中華造成滿壘危機。在賽後的記者會上,今永回憶起當時危急局面時,面色凝重地說「一到九棒都很強力揮棒,這天的投球有很多辛苦的地方」。

中華隊教頭洪一中確實對於中華隊這樣的「殘壘心病」,也坦言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們有機會就把跑者送進來,我們的機會就送不進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講」。但就筆者粗淺認為,中心棒次,尤其第四棒的串連,還是整場氣勢的轉折。

日本左投今永昇太,看似冷靜地投球下,其實一度被中華隊打擊逼到絕境。 圖/法新社
日本左投今永昇太,看似冷靜地投球下,其實一度被中華隊打擊逼到絕境。 圖/法新社

林泓育關鍵跑壘

本場比賽,中華隊雖然在一局上就被日本攻下2分,但是在一局下一壘有跑者王威晨時,第四棒打者林泓育打了個驚天大飛球,眼看著就要穿過左外野的全壘打大牆,卻擊中全壘打牆上彈回。林泓育才剛過一壘壘包,王威晨則是快要到三壘,在日本隊快速反應回傳下,跑者只能停留著一、三壘。但是在之後,今永昇太立刻「回魂」,讓下一棒朱育賢擊出的左外野飛球被接殺。

這個「慢跑壘」後來成為台灣球迷討論熱點,日本媒體則在賽後報導生動形容:「林(泓育)一臉確定是全壘打的樣子完全不走,雖然現場歡聲雷動,高飛球失速後擊中牆上,林還是慢慢跑過一壘。直到一壘教練不斷叫喊他下指示,但一時間因為歡聲無法讓他聽到,直到他看到有球回傳二壘,他才驚嚇到回一壘」。

林泓育雖然在賽後面對媒體訪問時表示「當初以為是界外球」,但是在日媒眼中,他的表現就像是個充滿自信的全壘打打擊。報導也形容今永昇太當時「極度絕望看著左外野」,以為也是全壘打。想不到該球意外地沒有過大牆,反而將氣勢拐了回來。

賽後面對媒體通道堵訪,今永昇太則說,當初面對第一棒王威晨時,頻頻被打出界外球,讓他開始感覺不安,隨後第5球時,決定用直球決勝負,想不到被系列賽狀態極佳的王威晨敲出中外野安打。

今永回憶:「我最有自信的就是直球,但是被首棒打者打到中外野後,我也突然有種『怎麼辦,沒問題吧?』一度差點失去自信」。就算如日本季賽13勝的大投手,面對當時氣勢正旺的中華,也不免擔憂。

中華隊林泓育,曾在一局一度有機會敲出全壘打逆轉局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中華隊林泓育,曾在一局一度有機會敲出全壘打逆轉局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鈴木誠也定江山

換到日本的場合,由第四棒的廣島東洋鯉魚鈴木誠也扛下重任。不僅面對中華時,鎖定中華隊投手王宗豪的139公里速球轟出全壘打,也打下4分打點。加上上一場面對波多黎各時也有全壘打,高效能的表現,讓這位25歲又2個月的最年輕新四棒受到極大肯定,日媒稱讚他「守住第四棒的風格」。

稻葉篤紀總教練在賽後記者會上表示,鈴木誠也的表現「完全在預料內」。此外,日本主播在轉播比賽時,模仿大聯盟洋基隊主播「See Ya!」的口頭禪,在鈴木敲出全壘打時大喊:「Suzuki See Ya!(誠也Seiya的諧音)」,更成為目前日本新流行語。

台中洲際棒球場湧進超過2萬名觀眾,獨特的台式應援,被一些日媒形容為「爆音系應援」,但鈴木誠也卻相當開心。他在賽後說:「之前的兩場比賽,觀眾比較少(約3千多人),所以我很享受比賽。畢竟我是要跟對方對決的,所以一進入打擊區後,我心中自然聽不到加油聲。守備時我也對歡呼聲樂在其中」。

加入日職7年的鈴木誠也,在日本媒體眼中,是可以自在調整「長槍」或是「大砲」狀態的打者。不同於過去的多村仁、村田修一、筒香嘉智與中田翔等純大砲,日本隊在現今國際賽中採用「高變化性」的瘦長打者,除了鈴木誠也外,還有山田哲人與坂本勇人等,這樣可以隨時根據比賽調整打擊心態。

日本隊鈴木誠也,對戰中華敲出全壘打囊括4打點,被日媒好評守住第四棒的風格。 圖/...
日本隊鈴木誠也,對戰中華敲出全壘打囊括4打點,被日媒好評守住第四棒的風格。 圖/取自野球日本代表官方推特

第四棒的決斷力

這次比賽可惜的點在於,中華在第一局沒有先擊潰日本的傳統自信,從當時今永的訪問來看,很多時候他也有動搖過。直到林泓育的打擊擊中牆後,他才瞬間領悟「再焦急下去就毀了」。加上日本內野的隊友不斷要他穩住,被打都沒有關係,「我們可是客場,你以為這麼簡單喔?」今永在賽後訪問時坦承,自己在心中這樣跟自己說過。

過往日本隊喜歡用堆壘包戰術,再不斷安打慢慢蠶食中華隊,但這次中華隊打擊也相當好,敲出11安打,堆了不少壘包。不過,包括先發的今永在內,日本總教練稻葉篤紀在賽後被問到對台灣打者印象時,也只說:「就是每個打者都是全力揮擊,非常好」。在現場採訪時,就有日本媒體跟筆者說「感覺台灣每一棒都想揮大棒」,對打擊充滿自信固然好,但同時也被日本投手看出急於揮棒的弱點。

今永後來在2、3局,就大量改以變化球配球為主,隨後接上的大野雄大也如法炮製。等到比賽後半段,再把速球派的甲斐野央與山本由伸等押上來,持續迷惑已經疲累的中華隊打者,加上「二壘忍者」菊池涼介等內野手行雲流水的守備下,一次次削弱中華隊的氣勢。

對戰較弱隊,台灣可以從對手更多的不細膩處理與失誤等找尋機會,但一旦對戰強隊,在關鍵時刻打擊失靈與投球不穩,就容易被對手拿走全部氣勢。棒球說到底還是意志力的戰鬥,三四五棒其實不只需要一棒定江山,更要有帶領氣勢的決心。鈴木誠也說:「在我心中奧運比WBC更重要,身為第四棒不證明這樣的決心是不行的吧?」

猶記得以前中華隊彭政閔在北京奧運的撲壘,與在2013年WBC對日本纏鬥後的安打都是如此,日本主播當時吐出「彭政閔的打擊纏鬥總是印象深刻」,就是佩服彭政閔身為棒球人的意志力。第四棒,或是中心打線的風格,是一門大學問。

中華隊整體的進攻並不差,整場揮出11支安打,但也留下了11個殘壘。 圖/法新社
中華隊整體的進攻並不差,整場揮出11支安打,但也留下了11個殘壘。 圖/法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