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香港區選後的下一步:「正當性」的守護與挑戰(上)

校方與香港警消進入處理校內危險物品,攝於香港理工大學。 圖/路透社
校方與香港警消進入處理校內危險物品,攝於香港理工大學。 圖/路透社

11月29日,香港理工大學宣布,在校方與香港警消進入處理校內危險物品後,表示搜獲近4,000枚汽油彈、1,300多件爆炸品。長達12天的「理大包圍戰」,在校園解封後,算是暫時告終。香港警方先前也表示,小隊會以和平及靈活為原則,強調不會主動搜索留守在理大的示威者,並於清理完後幫助將校園歸還給理大校方。

港警動武的正當性

記憶仍然猶新,12天前香港警方剛開始圍攻理大時,港警稱守在校內的學生為「暴徒」;學校是「暴徒基地」、「罪惡中心」與「兵工廠」。

而在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結束,泛民主派獲得空前勝利後,林鄭月娥即出面呼籲「希望留守者可以離開」,並表示會動用談判專家與校方組成團隊,進到校園勸示威者離開。港警也從善如流,將先前的「暴徒」稱呼改為「留守人士」。這中間的轉變,是因為警方在選後的任何動武,對他們來說已暫時失去正當性。

選舉告一段落後,香港迎來一段和平的時光——28日晚上,約10萬人聚集在中環進行感恩節和平示威——不過這預料只是短期的「休戰」,未來香港政府還是必須回應香港人民的訴求,才能真正終結這場已進行長達半年的抗爭。

當務之急的是,香港政府必須要重新取得香港人的信任,不論是透過撤換特首,或是思考雙普選改革。而香港警隊的公信力也必須重新檢討,除了公開透明的獨立調查,還需要從上而下的制度檢討,用最快的時間撫平香港社會的傷痛。

筆者在這半年來的採訪,從一開始示威者士氣高昂,相信港府會理性回應訴求,直到經歷港警的第一發布袋彈、第一次出動水砲車、第一次開實彈、第一次進地鐵站打人、再到各種「被自殺」及「被性侵」的消息頻傳……這些港府與港警採取的行動究竟是否具「正當性」(legitimacy)?「正當性」的提問與質疑,始終貫穿這場還未結束的抗議行動。

香港理工大學內搜獲近4,000枚汽油彈、1,300多件爆炸品。 圖/美聯社
香港理工大學內搜獲近4,000枚汽油彈、1,300多件爆炸品。 圖/美聯社

港警的一連串暴言與暴行,引發民憤。圖為民眾表達對港警的不信任,攝於11月19日,...
港警的一連串暴言與暴行,引發民憤。圖為民眾表達對港警的不信任,攝於11月19日,香港。 圖/歐新社

包圍理大的正當性

香港理工大學從11月16日被港警包圍至今已接近兩週,然而,這樣的包圍是否有其正當性?

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何家騏表示:「包圍的真正前提,是假設裡面都是恐怖份子」,而且是當恐怖份子有挾持、甚至蓄意傷害人質,才會被過去的港警用「包圍」處理。但就算對付恐怖份子,還是得經過談判、疏散等一定程序,並以確保人質安全為最大前提。

然而,香港理大校園裡示威者並沒有挾持任何人,也沒有直接危及到他人的生命安全。就算持有具攻擊性的汽油彈,當初留守在裡面的800人,也並非每個人都是「勇武派」,而多是在被警方催淚彈攻擊後,不得已逼退到校園裡的示威者。其中包括不少看熱鬧的學生、還未下班的老師與校工,這些人大概連汽油彈也不會用。但當時港警卻宣布,若裡面的800人沒有第一時間撤出,就全當「暴徒」處理。

這樣的倉促認定,不只忽略了校園內的無辜人士,也先入為主地以「暴徒」稱呼示威者及民眾,何家騏認為這並非「港警慣用的傳統手法」。畢竟學生出現在校園是合理的事,加上當時警方的談判技巧有挑釁嫌疑,使用「你就食生命麵包1,我收工後可以到深圳食海底撈」等完全無助於情勢進展的語彙。在林鄭月娥稱要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的同時,警察的暴言與暴行,也需要同時關注。

許多香港人在反送中抗議爆發至今,展現出相當高的自主自律精神。圖為11月24日區選...
許多香港人在反送中抗議爆發至今,展現出相當高的自主自律精神。圖為11月24日區選投票當日。 圖/歐新社

香港人的自主自律

難能可貴的是,多數香港人依舊在反送中抗議爆發至今,展現出相當高的自主自律精神。香港在150多年的英國統治下,逐漸演變出「崇優」的國際公民性格,吸收東西兩方的文化神髓,對於西方價值琅琅上口,卻也在東方的傳統上堅守道德良知,長期養成一種有效率且精準的市民性格。雖然對許多初來乍到的人來說,香港人的性格往往過於「現實冷酷」,但對他們來說,這已是種DNA。

就拿反送中抗議來說,許多香港人痛恨的不只是該法、港府或是中共,而是這些年來,香港社會充斥著一種「不公平」的氣氛:有些人可以透過手段來港,享有各種優惠,最後的「逃犯條例」修訂,正式引爆港人「崇優」性格下,對不公平不公義的怒吼。畢竟香港人一直相信,「大家都是搵食」(混口飯吃),如果是在公平條件下競爭而取得成功,才是「香港精神」,但這份精神卻被破壞了。

我的香港記者朋友在反送中抗議時,曾受命去找「因為交通受阻而發火咆哮的市民」。但許多等地鐵或等公車市民只是淡淡地看著抗議,回答「就等政府出來回應」、「我也都知道他們的心情啊,心裡是蠻支持的」,等兩小時上班也甘願。

該香港記者最後找得很累,仍找不到激動咆哮的市民,一無所獲(換作是在台灣,這可能是媒體最想採訪的風景)。香港人的自主自律,在這個商業城市展現無遺。反送中抗議至今,乃至區議會選舉,對於多數香港人來說,無非只是想跟政府傳達一個訊息——別再做「不正當」的事。

▍下篇:

香港區選後的下一步:「正當性」的守護與挑戰(下)

11月28日,中環愛丁堡廣場的感恩節和平集會聚集了約10萬名民眾。 圖/路透社
11月28日,中環愛丁堡廣場的感恩節和平集會聚集了約10萬名民眾。 圖/路透社

  • 生命麵包是香港知名的麵包,類似台灣的蘋果麵包般,雖然充飢但確實許多窮人的精神食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