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香港區選後的下一步:「正當性」的守護與挑戰(下)

11月24日香港區選,18區中的17區已由泛民主派壓倒性取下。 圖/路透社
11月24日香港區選,18區中的17區已由泛民主派壓倒性取下。 圖/路透社

▍上篇:

香港區選後的下一步:「正當性」的守護與挑戰(上)

區議會選舉結束後,接下來就是政府主席選舉。按照18區中的17區(除了離島區)已由泛民主派壓倒性取下的情勢,泛民主派穩坐政府主席應無意外。

區議會主席更正當?

這時就出現一個問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不只這五個多月被中共架空,如今選舉完後還同時被香港「準民意」架空。極端一點地說,後續香港區議會選出的主席與副主席,他們的「正當性」可能都比特首還要來得強,因為他們都是真正民意授權的代表。雖說區議會不過是社區聯絡的角色,但是人們未來對於區議會組織的公信力一定更深,因為這些議員全都是經過民意授權的。

這種狀況與當年波蘭民主化的背景不謀而合。波蘭的團結工聯於1980年成立後,以和平非暴力的軟訴求,結合波蘭天主教徒與反共人士,一起抵抗當時一黨專政的無神論共產政權——波蘭統一工人黨。當時波蘭共黨一度戒嚴並殘酷逮補,但是統治正當性愈來愈弱化,工聯愈受歡迎。最後波蘭共黨舉辦圓桌會議,給予有限度選舉(選舉當天中國還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結果團結工聯大勝,組成聯合政府。

現在的香港區議會情形有點類似團結工聯,更極端地說,如果將來區議會的民主正當性愈來愈強烈,甚至有「臨時政府」的替代功能,接受人民一系列的請願,那對香港政府及中共中央政府來說,無疑是非常頭疼的事。波蘭當年就在團結工聯主政下,順勢廢除社會主義,成立波蘭共和國,黨魁華勒沙成為首任總統。這樣的海嘯引起東歐各國仿效,最後造成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相繼倒台,連蘇聯也順勢解體。

香港區議會選出議員,都是真正民意授權的代表。圖為11月25日,香港民眾在民主派取得勝利後歡呼。 圖/歐新社
香港區議會選出議員,都是真正民意授權的代表。圖為11月25日,香港民眾在民主派取得勝利後歡呼。 圖/歐新社

美國通過香港法案後,中共急跳腳是可以想見。圖為11月28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達強烈不滿。 圖/歐新社
美國通過香港法案後,中共急跳腳是可以想見。圖為11月28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達強烈不滿。 圖/歐新社

中共的正當性底線

因此對中共來說,維護當下政權的穩定絕對是重中之重,必須阻止「他國勢力」介入香港。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中共急跳腳是可以想見;而這次區議會許多媒體紛紛用「準民意公投」來形容,也讓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表示「不管香港局勢如何,有一點很清楚,香港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這種影射中共主權被挑戰的說法。中共容許香港「有限度選舉」,但絕不會容許類似「公投」的說法。

公投基本上就是「Yes or No」的選擇,二次大戰後,世界各國的獨立都是以當地住民公投來決定。中共讓香港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進行有限度選舉,是因為選舉內容與形式是他們可控制的因素,只要給予民眾名義上的「選舉」,表面上的「民主」即可。但公投是一翻兩瞪眼的事,因此當台灣在1996年首次進行總統直選時,中共相當生氣,也由於台灣的總統直選正當性實在太強,強到中共必須以武力威脅。

至於「宗教」的正當性,也挑戰了中共的底線。香港是個宗教自由的社會,而中共是無神論的政權。這次區議會的選舉時,教宗方濟各正好拜訪泰國與日本,在飛過中港台領空時,不只表達慰問,對香港抗議也表示「要用對話創造和平」。

過往波蘭共黨垮台,其中因素也是當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出身波蘭,而許多波蘭天主教徒尊崇教宗更甚波蘭政府。香港也如是,許多香港人在抗議時唱聖歌,對無神論的中共政權來說,「宗教寄託」讓其更充滿疑慮。

最後則是「執政」的正當性,波蘭當年就在團結工聯的執政下,一一打開了民主自由的大門,成為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相繼垮台的導火線。如同先前歷史背景所述,「選舉」、「信仰」、與「執政」這三個正當性一旦被挑戰,中共會毫不猶豫對港動武(對台灣亦是)。

因此,這次的區議會選舉,換句話說也是香港民主真槍實彈的試金石,雖然政治作用不大,但未來可以想見應該會透過其他立法,讓區議會選舉方式略有改制。

如選舉、信仰、與執政這三個正當性一旦被挑戰,中共會毫不猶豫對港動武。攝於11月2日,香港。 圖/路透社
如選舉、信仰、與執政這三個正當性一旦被挑戰,中共會毫不猶豫對港動武。攝於11月2日,香港。 圖/路透社

台港要相信什麼?

這次的香港區議會選舉,台灣媒體多半以「階段性勝利」來形容。對香港人來說,民意的展現固然重要,但要達到他們真正理想的香港社會,還需要一段時間;而對台灣來說,站在中共因素最前線的香港,其實也給了台灣不少啟示。

台灣在過去的日子中,也曾歷經所謂「正當性」陣痛期。1979年與美國斷交後,中華民國正式成為國際孤兒。曾經一段時間,政權正當性不足的台灣,也面臨很多人逃到美國或他國,深怕台灣被中共入侵。

1980末歷經解戒嚴、開放黨禁、報禁,直到全民直選總統,台灣至今仍在巨大的國際壓力下,一步步推動國家主權的正常化。當中,2000年民進黨執政時,也面臨「台獨政黨執政中華民國」的正當性質疑;隨後再歷經了兩次政黨輪替後,現在不論誰執政,這一代的台灣人民,都已將民主啟蒙深耕至下一代。

在港警包圍中大與理大的事件慢慢落幕之際,香港的抗爭在未得到港府回應前勢必不會停下,只期盼不論台灣或是香港,未來依舊能在民主改革的道路上緩步前行。

希望台灣或是香港,未來依舊能在民主改革的道路上緩步前行。圖為9月15日香港反送中現場。 圖/路透社
希望台灣或是香港,未來依舊能在民主改革的道路上緩步前行。圖為9月15日香港反送中現場。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