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日本再延緊急事態:日職遲未開幕,疫情全面衝擊棒球產業鏈

2月29日,巨人隊投手菅野智之季前在空無一人的東京巨蛋投球。 圖/美聯社
2月29日,巨人隊投手菅野智之季前在空無一人的東京巨蛋投球。 圖/美聯社

中華職棒CPBL在5月5日召開第六次防疫會議,決議中職季賽將在開打滿一個月後開放千位球迷入場。而同一天,韓國職棒KBO也在延遲38天後正式開幕,遠在美國的體育電視台都做現場直播。

在另一端的日本,則是命運多舛。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5月4日正式宣布延長緊急事態到5月底,之後是否繼續延長,則視5月14日的專家會議再做出決定。這樣一來,原先預計於5月中開幕的日本職棒也將繼續延期,日本全國民眾必須持續「自肅」,維持儘量不出門,待在家中做好防疫。

截至今(6)日止,日本確診數已經超過15,000人,死亡人數也超過550人,日本職棒從當初的3月20日、一路延到4月24日、再延到5月中,最後日職也在4月23日拍板,就算最後開幕,也只能是無觀眾開幕,但日期依舊未能明朗。

至今12支球隊都維持各自練習,完全沒有團隊訓練。按照目前的政府時程,就算5月底結束緊急狀態,12支球隊恢復練習,至少也要一個月才能恢復比賽狀態,這樣開幕勢必要延到7月。跟台、韓比起來,日本職棒因為防疫未見成效,導致運動賽事無限延期。

日職在本季開賽前,先是進行閉館比賽,直到爆出阪神藤浪感染肺炎後,才跟進宣布停賽。...
日職在本季開賽前,先是進行閉館比賽,直到爆出阪神藤浪感染肺炎後,才跟進宣布停賽。開賽日期至今無期。 圖/法新社

日職明星賽將首度中斷?

若照目前劇本走的話,日本職棒明星賽恐將面臨自1951年開辦以來的首次停辦。翻開去年時程,官方在5月底舉辦投票、6月底發表結果,加上選手間的投票與總教練推薦等,大約在7月初底定所有名單。原先日職官方也是以6月19日當作「最終開幕底線」,如果沒能在此日前開幕的話,今年無論最後開幕與否,都不會有明星賽。

不巧的是,今年也正好是日職明星賽70週年。原先官方預定在7月19日與7月20日熱鬧慶祝、結束後直接銜接東京奧運,再帶起一波奧運棒球高峰,無奈卻遭受疫情無情打擊。

明星賽是職業棒球中秀味十足的嘉年華,也是職棒選手難得可以放開心胸表現的場合。過去包括名投手江夏豐於1971年連續9次三振打者、打者則有新庄剛志在2004年盜本壘等名場景。傳奇球星鈴木一朗還在1996年第二場明星賽客串投了最後一位打者,原先要面對松井秀喜,結果當時央聯總教練野村克也覺得被「褻瀆」,直接要後援投手高津臣吾代打,最後高津擊出游擊滾地球出局。

對棒球迷來說,明星賽就是所有棒球明星一同歡樂,暫時拋開敵對較量的場合,因此在日本也被稱為「球宴」。有了球迷實質投票支持,選手在明星賽會更賣力,但可惜的是,這樣的場景很有可能消失在2020年的棒球季。

2020日職明星賽恐因疫情衝擊下而首度取消。 圖/歐新社
2020日職明星賽恐因疫情衝擊下而首度取消。 圖/歐新社

球探無法進場判斷球員

無論如何,隨著比賽持續延期,日本全國的棒球時程也都要被迫調整。在春季甲子園停賽後,各縣市的棒球大會也陸續延賽,而緊接著來到的夏季甲子園是否開打,日本高中棒球聯盟(高野連)也必須在6月做出最後判斷。其中,最大的問題是,球探將無法進場觀察球員。

「不好意思,麻煩球探也不要入場。」事情就發生在3月底開幕的高中棒球春季沖繩縣大會。當時沖繩的疫情還不算嚴重,因此沖繩得以採取無觀眾形式開幕。不過想進場觀察高中球員的球探們,可就撲了空,只能去縣內各學校申請觀看練習,或是去看非正式的練習比賽。

隨後日本緊急狀態命令持續強化,讓很多球探也無法外出,必須透過網路蒐集情報,這讓球探格外痛苦。中日龍球探中田宗男就坦言:「關在家中什麼都不能做,連想去拜訪高中棒球隊總教練都被回絕,只能打電話問近況。」

筆者所認識的日本棒球記者,現從事高中、大學、社會人與獨立聯盟等業餘棒球人才的採訪工作,他也正為此苦惱。因為學生棒球的流動頻繁,如果沒有現場觀察,基本上很難掌握。社會人跟獨立聯盟則是「今年沒了就沒了」,往往這些選手都是該年特別活躍,因此被媒體與球探垂青,最後才能以較高齡進入職棒。

夏季甲子園是否開打,日本高中棒球聯盟也必須在6月做出最後判斷。 圖/路透社
夏季甲子園是否開打,日本高中棒球聯盟也必須在6月做出最後判斷。 圖/路透社

選秀戰力外難判斷

情報力有限下,對於球團來說自然最後會面臨「不知如何選人」的窘境。廣島鯉魚的球探統括部長苑田聰彥也對《朝日新聞》表示:「如果持續這樣的話,今年選秀會議應該開不成了。」通常來說,好的棒球人才,就算開價日幣1億簽約金也不無可能,但在無法現場觀察的情況下,苑田表示絕不能冒這樣的風險指名。

中田宗男就提議,提出選秀志願表的選手,可採直播方式投給各隊看看。但這樣一來,選手測試變得像網紅直播般,還要先自我介紹。羅德隊的球探柳沼強,之前發掘過高中強投佐佐木朗希也說:「當面聊過才有辦法知道性格啊,不是光看練習就可以了。」他認為高中二年級是最能觀察球員性格的年紀,但不能現場看比賽實際了解這些球員,是很痛苦的事。

對職棒市場來說,有淘汰才有需求,姑且不論選秀會開不開得成,各球團要怎麼「戰力外」更是問題。先前日本職棒也就此討論,如果到時官方比賽從143場減到100場、甚至減到80場,若出現「4割男」或是「20轟全壘打王」,是否該列入年度紀錄?但困難的是,球團也很難依此判斷減薪甚至解僱球員,怎樣做對兩邊都不公平。

學生棒球也會出現很大變數,要是到最後夏季甲子園打不成,對於高中棒球員的人生規劃、大學推薦、就職等都會出現影響,當年金足農的吉田輝星就是靠著夏甲舞台一戰成名。而如今,在日職持續延後開幕同時,包括各級棒球與其他產業鏈等也出現鬆動。

台、韓職棒相繼開打後,日本的球聲依舊難響,是否能挺過二度的緊急狀態,讓職業棒球重現生機,2020的球春仍舊漫長。

疫情除直接打擊日職開幕日期外,也讓球探無法進場觀看球員表現。 圖/路透社
疫情除直接打擊日職開幕日期外,也讓球探無法進場觀看球員表現。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