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帶我去月球》文化部國產電影長片輔導金爭議

文化部105年度第2梯次國產電影長片輔導金的獲選名單於1月23日公佈,其中獲得補...
文化部105年度第2梯次國產電影長片輔導金的獲選名單於1月23日公佈,其中獲得補助之電影《帶我去月球》卻引發爭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文化部昨日公佈105年度第2梯次國產電影長片輔導金的獲選名單,總計有11部電影獲得從新台幣800萬至1,500萬不等的補助金,然而就在電影人一片互道恭喜聲中,卻有一部電影《帶我去月球》引發爭議。

這部由劉以豪、宋芸樺、李銓、嚴正嵐、石知田、姚愛寗領銜主演,故事靈感來自已故歌手張雨生同名歌曲的懷舊樂團青春片《帶我去月球》,是編劇馮勃棣參加台北市電影委員會第六屆「拍台北」電影劇本徵選的貳獎作品。

綜合網路上相關資料,這部電影已於2016年9月中旬開鏡,由《對面的女孩殺過來》、《台北工廠2—盧卡》導演謝駿毅擔任導演,預計於2017年暑假正式上映。令人納悶的是,在文化部公佈的補助名單上,《帶我去月球》掛名的導演卻是王威翔,而王威翔其實只是為該片拍攝花絮,據悉實際執導者仍是謝駿毅。

文化部105年度第2梯次國產電影長片輔導金的獲選名單。 表/文化部提供
文化部105年度第2梯次國產電影長片輔導金的獲選名單。 表/文化部提供

根據中華民國一百零五年度國產電影長片輔導金辦理要點規定,第二梯次的收件期是從中華民國105年9月1日起至同月30日止;根據《帶我去月球》的製作團隊「好好電影工作室有限公司」2016年11月5日在欣欣秀泰影城舉行的媒體探班記者會上所發布的消息,以及電影公司官方臉書上與《帶我去月球》相關的資訊,此片已於九月開拍、由謝駿毅執導應該無誤。

那麼,何以文化部公佈的補助名單上,《帶我去月球》導演卻變成了王威翔?

據《帶我去月球》製作團隊「好好電影工作室有限公司」官方臉書資訊,此片已於九月開拍,並由謝駿毅導演執導。

合理推敲,在105年度第1梯次國產電影長片輔導金的獲選名單中,獲得1200萬補助的《狗媽媽》導演即是謝駿毅,而且申請人「三喜電影制作有限公司」即是謝駿毅第一部電影《對面的女孩殺過來》的製作公司。又根據國產電影輔導金申請規定,每一導演以執導一部輔導金長片為限。換句話說,謝駿毅手上已經有《狗媽媽》拿到輔導金,除非《狗媽媽》拍攝完畢且結案完成,否則他是不能申請輔導金的。

偏偏,《狗媽媽》雖然已經拿到輔導金,但片子仍處於前製期,自然不可能結案,然而同樣由他擔任導演的《帶我去月球》卻更早開拍,為了把握機會,為了順利取得輔導金,而且不在資格審查的時候就被退件,於是申請者便在paper work上動了一點小手腳,亦即把導演換成為本片拍攝花絮的王威翔。

文化部105年度第1梯次國產電影長片輔導金的獲選名單。 表/文化部提供
文化部105年度第1梯次國產電影長片輔導金的獲選名單。 表/文化部提供

然後,可能是《帶我去月球》這個案子真的很好,所以順利拿到了輔導金,於是發球權便又回到了謝駿毅身上。謝駿毅可以怎麼做?第一種方式,他退掉《狗媽媽》,申請《帶我去月球》導演變更,把自己的名字重新放上去,等結案之後再重新申請《狗媽媽》,不過《狗媽媽》可能再也申請不到輔導金,或者沒申請到1200萬那麼多;第二種方式,《狗媽媽》輔導金1200萬得來不易,捨不得放棄,《帶我去月球》就讓王威翔掛名,反正全台灣電影圈都知道真正的導演是他謝駿毅那就夠了,畢竟實質的輔導金到手最是實際。

這起輔導金爭議,正暴露出文化部面對程序上的不夠謹慎,以及立場的不夠堅定。

《帶我去月球》在去年九月送件文化部申請輔導金時,電影已經開拍,但由於很多拍攝計畫會被電影公司視為機密,所以文化部未必能夠確實查證送件資訊真偽,所以沒有將這個案子打回票,尚屬情有可原。

不過,在輔導金的評審會議上,《帶我去月球》究竟是哪位導演去代表簡報?好好電影工作室有限公司有無說謊?以及現場的九位評審如何認定導演冠名爭議?這就頗為耐人尋味。

畢竟九位評審之中,除了文化部電影組長楊秀玉之外,其他八位都是業界頂尖代表,至少應該會有幾位是知道《帶我去月球》導演究竟是謝駿毅或王威翔的,他們是否有討論這個問題?他們是否有意識到申請者的意圖?或者他們決定就案論案,因為《帶我去月球》是個好案子,而且都拍攝完成在後製中了,就給這個好案子一點補助吧,於是便把發球權丟回給謝駿毅,讓他自己去取捨?

我不是評審,我當然不可能知道《帶我去月球》最後基於什麼樣的原因,拿到了新台幣800萬的補助,但倘若《帶我去月球》真正的導演是謝駿毅無誤,那麼好好電影工作室有限公司在送件時改以王威翔為名規避文化部規定,此舉究竟是取巧還是造假,就有待文化部釐清了。畢竟這牽涉到程序正義與公平原則問題,文化部不可不慎。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