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蔡政忠(馬瓜)/金曲32:一份完整平實、沒有意外驚喜的入圍名單

第32屆金曲獎頒獎典禮將於8月21日首度以「線上+實體」形式舉行。 圖/台視提供
第32屆金曲獎頒獎典禮將於8月21日首度以「線上+實體」形式舉行。 圖/台視提供

(※ 文:蔡政忠[馬瓜],資深樂評人,2011年創立「台灣音樂書寫團隊」,希望透過書寫記錄各類音樂,刺激聽眾產生聆聽與討論風氣。現為台南公道法律事務所顧問,除為音樂人提供法律服務外,亦於各大專院校開設智慧財產權課程。)

音樂圈年度盛事金曲獎,即將於8月21日週六熱烈登場,今年雖又因疫情導致延後舉辦,但眾家好手早已蓄勢待發,希冀將自己的最佳成果,透過金曲盛會進一步行銷曝光,讓更多愛樂者得以認識聆聽自己的心血結晶。

金曲獎自1990年舉辦至今,隨著獎項數量的擴增與納入跨國華語音樂報名機制,歷時三十餘年,早已成為亞洲地區最具代表性的指標之一,音樂圈皆以獲獎作為流行音樂最高榮耀。在入圍名單公布後,樂迷們也總是引頸期盼開始熱烈參與討論。事實上,能夠在上萬件作品中脫穎而出入圍,已屬難能可貴,扣除掉得獎的主角,大家不妨給入圍名單更多關注與聆聽機會,當然也別忘了每個人心中專屬的遺珠之憾,更多的討論與分享,才能讓更多美好的音樂廣為流傳。

金曲金音化的謬思

金曲獎長年以來被視為華語「流行音樂」的最高榮耀,但什麼叫作「流行音樂」?其實早已隨著網路科技的發達,在界定上有所變更。傳統流行音樂不外乎由唱片公司投入一定資本,透過明確的專業人士分工操刀,從詞曲創作到錄音製作乃至行銷宣傳,不外以實體專輯銷售量及廣播與卡拉ok的點唱率,佐證暢銷流行程度。

然而在線上串流盛行的當代,銷售量及點唱率早已不再是評價流行音樂的標準,大家不妨嘗試觀察各大實體銷售通路(例如五大、佳佳唱片)與KKBOX排行榜,再佐以親朋好友間所分享的YouTube點擊流量交叉比對,常會產生不知目前究竟在流行什麼的錯覺。這也恰恰反映在近年各大形形色色的獎項,越來越多獨立製作的好聲音,得以透過諸多專業評審們的票選,入圍萬眾矚目的獎項名單中。

以為了鼓勵音樂創作、自2010年開始舉辦的「金音創作獎」為例,近年入圍與得獎名單開始產生與金曲獎重疊的情形。其原因誠如前述,欠缺實體專輯的銷售支持,越來越多唱片公司轉型以現場演出作為盈利主軸,傳統流行與非主流間的界線早已被打破。更多的優秀音樂人得以透過各式媒介宣傳自己的創作進一步發光發熱,不再受銷售量侷限發展;獎勵音樂工業所有參與成員(詞曲製作錄音等)的金曲獎與以創作為出發點、類型風格作為主軸的金音獎,兩者相結合後得以呈現音樂的多元面向。大家不妨在關注入圍名單時,能針對不同獎項的入圍項目名稱嘗試深入了解,藉此從不同分工細項及音樂風格中提升自己的聆聽深度。

金曲獎自1990年舉辦至今,隨著獎項數量的擴增與納入跨國華語音樂報名機制,歷時三十餘年,早已成為亞洲地區最具代表性的指標之一,音樂圈皆以獲獎作為流行音樂最高榮耀。圖為第三屆金曲獎頒獎典禮,左為林強,中間為李宗盛。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金曲獎自1990年舉辦至今,隨著獎項數量的擴增與納入跨國華語音樂報名機制,歷時三十餘年,早已成為亞洲地區最具代表性的指標之一,音樂圈皆以獲獎作為流行音樂最高榮耀。圖為第三屆金曲獎頒獎典禮,左為林強,中間為李宗盛。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阿爆(阿仍仍)以《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獲第31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年度歌曲獎(〈Thank you〉)與年度專輯獎,左為Dizparity、右為製作人黃少雍。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阿爆(阿仍仍)以《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獲第31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年度歌曲獎(〈Thank you〉)與年度專輯獎,左為Dizparity、右為製作人黃少雍。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本屆入圍名單之我見

金曲獎自第30屆起改採評審團「主席制」,也就是由主席召集邀請評審團成員,也因此主席人選及所遴選而出的評審名單,某程度上反映目前主流所欲推廣音樂的共識。無庸置疑的是,嚴格規則中環環相扣的迴避機制及初選決選的不同任務分配,得以脫穎而出者,絕對經過激烈的評選過程與意見角力。

綜觀本屆入圍名單,入圍最多項者為桑布伊的《得力量》和曹雅雯的《自本》各八項;萬芳的《給你們 Dear All》則以六項緊追在後。整體而言,老中青三代於各項目皆有所斬獲,是份相當完整平實、沒有太多意外驚喜的名單。

入圍名單除了自己衷心喜愛所盼望入圍者外,其實大家不妨逐一研究分析各路好手所經手創作的相關歷程背景。以最佳作曲人名單來看,除了蘇慧倫的〈安和〉是由創作才子HUSH所操刀外,其餘皆是自創自唱曲目為主,或多或少可突顯唱自己的歌作為不可逆的一種趨勢。最佳作詞人名單除有武雄、葛大為、黃婷等資深老將外,瘦子E.SO及蛋堡杜振熙亦分別以饒舌歌闖入入圍名單,並同時入圍最佳華語男歌手獎,嘻哈饒舌音樂躍居主流可見一斑。

此外,原住民除了在奧運等各類運動賽事大放異彩外,其實音樂創作與得天獨厚的演唱實力皆足稱台灣之寶。隨著音樂教育的普及推廣,近十年原住民朋友的音樂作品皆可說是品質保證。入圍本屆金曲最多獎項的卑南族歌手桑布伊(Sangpuy),過去曾為經典音樂組合飛魚雲豹音樂工團中最年輕成員。他的個人前兩張專輯《dalan》與《椏幹》,過去在金曲金音皆有所斬獲;如果說第31屆金曲獎獲獎連連的阿爆(阿仍仍,Aljenljeng Tjaluvie)為近年台灣最具代表的女歌手,那麼桑布伊無庸置疑絕對也可列為當代最佳男歌手之一。此次集結眾家好手精心製作《得力量》能夠獲得多少獎項,勢必也將引發討論。

同樣入圍八項的歌壇老將曹雅雯出道以來最具突破性的作品《自本》,除與新生代?te壞特及草屯囝仔合作外,多元曲風的嘗試亦打破了傳統對台語歌謠的想像,親身操刀與超強製作陣容齊心協力打造出一張結合多各式不同音樂元素的精彩作品,能否於眾家好手中脫穎而出,亦值得關注;入圍六項、歌唱與創作實力早已倍獲肯定的萬芳,近三十年歌唱生涯就只缺金曲最佳歌手桂冠殊榮,此次與十二位不同領域的優秀音樂人(含許郁瑛、李英宏、法蘭、知更、王榆鈞、詹森淮等)的合作,加上黃韻玲與陳建騏的領銜製作,是否得以突破重圍,則考驗專業評審們的耳朵。

除卻入圍多項的好手外,近年金曲獎項入圍名單有更開闊多元的趨勢。聲勢正旺的告五人與獲得金馬獎最佳電影原創歌曲的盧廣仲,夾雜在傳統流行、嘻哈饒舌、跨界台語與原住民歌曲間,能否在年度歌曲獎殺出重圍;多次入圍卻尚未獲得任何獎項的許富凱,此次以翻唱方式重新詮釋當代經典女歌手推出的專輯《拾歌》,展現無比企圖心,能否終獲桂冠殊榮;巴奈相隔十餘年的專輯,結合探戈與電子元素,嘗試不同面向的歌曲演繹方式,入圍最佳華語女歌手,是否能得獎;分別各有七組好手入圍的最佳樂團與最佳新人,則展現了台灣近十年音樂新勢力的崛起,都是金曲盛會注目的焦點。

入圍本屆金曲最多獎項的卑南族歌手桑布伊(Sangpuy),過去曾為經典音樂組合飛魚雲豹音樂工團中最年輕成員。桑布伊無庸置疑絕對可列為當代最佳男歌手之一。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入圍本屆金曲最多獎項的卑南族歌手桑布伊(Sangpuy),過去曾為經典音樂組合飛魚雲豹音樂工團中最年輕成員。桑布伊無庸置疑絕對可列為當代最佳男歌手之一。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同樣入圍八項的歌壇老將曹雅雯(左)出道以來最具突破性的作品《自本》,除與新生代?te壞特(右)及草屯囝仔合作外,多元曲風的嘗試亦打破了傳統對台語歌謠的想像。 圖/好朋友工作室提供
同樣入圍八項的歌壇老將曹雅雯(左)出道以來最具突破性的作品《自本》,除與新生代?te壞特(右)及草屯囝仔合作外,多元曲風的嘗試亦打破了傳統對台語歌謠的想像。 圖/好朋友工作室提供

改革芻議

長期以來,金曲獎最廣泛被討論者,為用語言(華語、台語、客語、原住民語)作為分類依據的最佳歌手獎項是否合宜。事實上,台灣為多元族群融合的社會,各類語言交錯混雜運用於音樂作品中的情形所在多有,如以語言作為報名區分限制標準,將可能導致更多值得聆聽的音樂,反而因此錯失入圍曝光機會,實有待主事者進一步研擬適合的獎項分類。另外就是象徵最高榮耀的年度專輯大獎,是從最佳華語、台語、客語、原住民語專輯獎中遴選而出,過去亦曾發生過年度專輯並未於各別語系中獲獎的情形,堪稱另類的評選價值觀衝突。

另外,隨著近年政府各類補助案加碼推行,越來越多有志於音樂發展的朋友得以藉由官方資金投入,打造出心中的理想作品。不過,從近年的觀察可一窺台灣音樂發行月份往往呈現極度不平衡的歪斜現象,無論是趕結案或趕獎項報名截止日,出版發行幾乎都集中在每年的9到12月間,整個上半年度常呈現死水停滯狀態。政府除了提高補助金額外,如能給予音樂人與製作團隊較為長期的結案空間,讓各類作品能在不同時間點多管齊下、百家爭鳴,相信對整體音樂推廣,會產生更實質的效益。

疫情警戒時期以致金曲盛事延後,讓主管機關及傳播媒體也開始嘗試透過不同媒介,積極推廣各類音樂的曝光度。且讓我們一起期盼得獎名單之餘,別忘記花點時間逐一聆聽所有無論入圍、得獎與否的好音樂,讓聽音樂變成一種習慣,使更多美妙樂音得以藉由口耳相傳,成為你我生活中獨一無二的流行金曲。

長期以來,金曲獎最廣泛被討論者,為用語言(華語、台語、客語、原住民語)作為分類依據的最佳歌手獎項是否合宜,實有待主事者進一步研擬適合的獎項分類。圖為金曲32入圍名單公佈記者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長期以來,金曲獎最廣泛被討論者,為用語言(華語、台語、客語、原住民語)作為分類依據的最佳歌手獎項是否合宜,實有待主事者進一步研擬適合的獎項分類。圖為金曲32入圍名單公佈記者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