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柏勛/作家描寫時代,時代殺死作家——國定交通安全月的崩毀 | 特約作者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公共圖書館員》:如何定義公眾?公共場所真的該向所有公眾開放嗎?

林柏勛/作家描寫時代,時代殺死作家——國定交通安全月的崩毀

交通部首度擴大舉辦「交通安全月」,交通部長王國材出席致詞表示,希望將交通安全意識,深植至每位用路人,進而提升道路安全。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交通部首度擴大舉辦「交通安全月」,交通部長王國材出席致詞表示,希望將交通安全意識,深植至每位用路人,進而提升道路安全。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 文:林柏勛,政大東亞所畢,Podcast《台北冷芝士》廣播節目主持人,交通政策社團「龍貓公車」研究員。曾待公視國際部但沒勞健保,自始踏入對抗惡勢力之路,一路從商業文案做到議會法案,曾為樹黨籍北市議員候選人。任第四屆金馬亞洲電影觀察團員,去過阿富汗當國際志工,又辦理林森北路勞動巡禮《#夜行林森北》,還是一位貓奴。)

2021年的交通安全月,從第一天到最後一天都充滿諷刺。「交通安全月」宣誓首日就出人命——宣示日當天一早就有騎士因為違停貨車伸出的擋板而亡,月中還有金鼎獎作家因交通設計不良而離開人世,在本文撰寫時,10月還沒有過完,交通事故仍然不間斷。

安全月第一天的悲傷

交通安全論述的三個支柱分別是 Education(教育)、Engineering(工程)、Enforcement(執法),合起來俗稱「3E」,然而,10月7日的立法院就剝奪了其中兩個E,交通委員會在這天通過新法限縮民眾檢舉項目,剝奪了教育以及執法端正駕駛環境的交通實踐。其實為了壓低檢舉案件,多年前曾推出實名制但仍然使檢舉案量居高不下,而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交通環境野蠻,加上警員不執法不取締,所以民眾才依法自救,即使無償無獎金也踴躍提出檢舉。

但是為什麼警員不執法呢?是因為警員在現有過於寬鬆且模糊的行政裁量權中,可以憑著個人喜好及不科學的抽象規範選擇「微罪不舉」,所以就會出現警員開單,反而還被台北市議會副議長關心的尷尬狀態。正是電視劇《火神的眼淚》中議員角色對著劉冠廷飾演的林義陽說:「我不是來關說,我是來關心。」如此這般的經典台詞之所以無違和,就是因為這個執法空間這麼寬,你偏偏不給人方便,不就是「不給我副議長面子嗎?」再加上十年前,毛治國部長任內取消的警員取締獎金預算,一個月影響了兩千到三千元的額外收入,也更強化了警員不願意執法的人性動機。

10月1日這天早上在新北市的板橋大觀路三段,一台標線工程車就這樣違規停在紅線上,而且側邊升降板未收起,現場無交通錐無告示也沒有車擋。其實,這位駕駛只是在重複著數十年如一日的習慣動作,他從來沒有被教育過這是不對的事情,又或者他其實知道,只是國家公權力沒有執法,所以他就習慣這麼做。而女騎士是先撞到右邊的違停工程車的升降板,然後往左邊倒下,倒下之際就被後車輾過。而一模一樣的悲傷也發生在10月19日的新北市永和區,一名騎著機車的Uber Eats外送員因與一旁要閃避違停車輛的騎士造成擦撞,導致外送員與機車倒下之後,遭後方隨之而來的公車輾過身亡。

圖為美食外送員工作示意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為美食外送員工作示意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安全月第15天的悲傷

Uber Eats其實在月初的交通安全月記者會上被列為「深度活動夥伴」,在新聞稿上排在第13位,但不只上述的悲傷案例,該公司的外送員還涉及另外一項事故,一台外送員駕駛的機車在新北市淡水追撞單車騎士,這位單車騎士昏迷多日之後不治。

這位單車騎士是一位擅長描寫時代,對人物刻劃有敏銳嗅覺的金鼎獎作家陳柔縉。立法委員也指出,事故發生地點的台灣綜合研究院大樓前是三線轉五線,五線裡面兩線畫作快車道,外側畫了機慢車專用道,尖峰時刻造成短時間內車流頻繁交織容易增加事故。交通安全月對於交通規劃的巨大漏洞,國家視而不見,金獎作家之死是意外還是人禍?第二個E,Engineering(工程)的缺漏跟便宜行事,導致我國每年有多少交通事故上的損失,但交通安全月的各種歡欣鼓舞的宣傳活動仍不間斷。

國家法規對交通規劃的缺乏,跟前面提到警員不舉發的後遺症是一樣的。其實內政部營建署對城市規畫很有想法,該單位頒布的《都市人本交通道路規劃設計手冊(第二版)》編排精美如建案型錄,網頁的目的寫著「從以往『車輛』為道路空間主角的觀念,逐漸轉變為以『人』為空間主角之思考模式」。雖然該手冊內容詳實完整,但因為「沒有強制力」只能淪為參考用的裝飾品,實際狀況是各縣市地方政府還是各行其是。

一台外送員駕駛的機車在新北市淡水追撞單車騎士,這位單車騎士昏迷多日之後不治。這位單車騎士是一位擅長描寫時代,對人物刻劃有敏銳嗅覺的金鼎獎作家陳柔縉。圖為當時案發現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一台外送員駕駛的機車在新北市淡水追撞單車騎士,這位單車騎士昏迷多日之後不治。這位單車騎士是一位擅長描寫時代,對人物刻劃有敏銳嗅覺的金鼎獎作家陳柔縉。圖為當時案發現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沒規範?安全就是好感度提款機

最經典的例子就是在六都中的台南市新化區信義路的菜市場,違法停車卻被市府「人情味」地就地合法,經監察院發函之後才改正。還有,同是學校前的接送交通大打結,國民黨議員葉元之在新北市打算拆掉國小人行道以便車輛通行,但是同黨議員陳重文卻認為台北市國小前一味拓寬汽車道無助於改善交通安全,呈現如此一南一北意見相左的現況。以上皆是地方政府權限與規範過於寬鬆,中央立法沒有邊界的後遺症。地方勢力可以任意畫設紅線、白線,建設人行道也可以隨心所欲想拆除就拆除,獲得個人以及特定團體的政治利益。違反人本交通的概念等於變相鼓勵私人運具,交通就更為混亂。

仔細想想,為何家長不讓小朋友走路上放學呢?去年新北市一位女童放學時被違規停車貨車倒車輾破內臟,根據影片可見,事發當時對面滿滿的整排空的停車位,空車位無人聞問,司機就是要停在正門口的紅線,而打開Google地圖可以看到違停車輛就在畫面中,顯見經年累月沒有公權力的執法,誰還敢讓學童自己走路上學呢?還有久旱逢甘霖一般的「交通大執法」,讓老百姓大喊感謝城市大家長關心、愛護我們,宣示或是震怒來表達交通安全的決心獲得好評價,殊不知平時要是積極做好執法工作,哪有什麼空間輪到公權力大執法。

學校旁人行道示意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學校旁人行道示意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結論

利用國家的行政力量調動宣傳無可厚非,交通部這次的推廣甚至是立意良善。但是這種宣傳手段就像一場又快又急的傾盆大雨,沒有紮實土壤以及根系的台灣社會,在制度以及硬體都沒有完備的狀態下,這場大雨除了增加了警員站在人行道上舉牌宣導的畫面之外,以及除了文壇巨大的悲傷之外,什麼都不曾留下。

10月雖已結束,但卻幾乎每天都有交通事故,交通環境的根本要從基礎建設以及執法教育開始做起,否則只會讓交通部長王國材在交通安全月首日「目標零死亡零重傷」的宣示,明明立意良善但卻看起來是種嘲笑及諷刺,不只是政策無法貫通和執行,也讓本國國民見識到我國交通部對於國家機器的掌握度極低。

行人走入街頭巷弄違規停車仍多,人車爭道,而收費停車格卻空閒無人聞問,警員多是滑過去而鮮少駐足。交通部無法調動內政部警政署,六都首長在交通安全月記者會上利用螢幕合體,但各地方政府也沒有更為安全。例如:新北依舊交通事故不斷、台北的公共運輸也頻頻出事導致乘客受傷。除此之外,少子化和觀光危機也跟我國交通的慘況有關,也導致我國多次被國外媒體指證交通亂象。而且各位讀者知道嗎?觀光局的直屬機關正是交通部。

擅長描寫時代的作家,在這個國家頒布的交通安全月,因為國家道路設計不良而離世,是單純的意外或者是惡劣交通時代的犧牲者?相信各位心裡都有答案。截稿前我隨意瀏覽社群網站,名為「#交通安全月」的Hashtag仍充斥著各地方政府的警政、交通機關的社群專頁,一顆顆的氣球、紅布條,甚至還有安排祥獅獻瑞的各式交通安全月記者會活動照片,直到10月的最後四天仍在中華民國各縣市歡興鼓舞地舉辦和張貼,而於此同時,擅長描寫「小寫history」常民生活史甚過於「大寫History」制度史的陳柔縉,她在這個官場大勝利、常民仍吃力的國定月分中乍然逝去,替所有身處城市的你我都得到了一場震撼教育。

交通宣導月除了增加了警員站在人行道上舉牌宣導的畫面之外,以及除了文壇巨大的悲傷之外,什麼都不曾留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交通宣導月除了增加了警員站在人行道上舉牌宣導的畫面之外,以及除了文壇巨大的悲傷之外,什麼都不曾留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