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自願為奴」後,還要「甘願為奴」嗎?——再談勞基法修惡

曾懷著「民意為主」夢想下而「自願為奴」的國人,在民進黨的獨裁行徑下,還要「甘願為...
曾懷著「民意為主」夢想下而「自願為奴」的國人,在民進黨的獨裁行徑下,還要「甘願為奴」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1月10日,這天是生活在台灣的人民最寒冷的一天。寒冷,不只是因為寒流來襲,而是今早民進黨政府近乎冷血無情的作為——強行三讀通過勞基法修正案。

在號稱民主殿堂的立法院裡,民進黨政府完全漠視人民的意見與聲音,要說是民主後的「獨裁」也不為過。不到一年八個月的時間,民進黨政府在提出各項以改革為名的政策與法案之際,始終沒有正視與認清:

為何民眾的抗爭一次比一次激烈?

民進黨政府的施政,如同直立在中央政府機關前的一排排拒馬,民眾的抗爭強度與其形成正比,一次比一次大陣仗。拒馬前,人民的回應與抗爭依然遭到漠視;拒馬後,執政黨依舊蠻橫主導修法方向。如果執政者連民主的精神與價值都摒棄,即使聲稱所推行的政策內容是為民著想,那也不過是與「獨裁」同流。

「啊我選上了,不然要怎樣?」

民進黨兩次執政的經驗,其執政幾乎貫徹了阿扁「啊我選上了,不然要怎樣?」之精神。其中,以一年多前吳秉叡的「反對修法不要投民進黨」一席話最具代表性。

在戒嚴時期長大、解嚴時期成年的我,從沒認同過國民黨的政治理念,也不認為國民黨是一個民主的政黨,因從沒看過他們在執政時有任何「以民為主」的作為。然而,平心而論,過去國民黨執政的時期,即使不願意正視民意,但也從不敢如此強勢違背民意、一意孤行地蠻幹到底。

反觀民政黨執政後的一例一休、年金改革、到這次的勞基法修惡,有多少社會人士提出意見,希望為台灣社會建立合乎「政策該有的精神與原則」之改革與立法。然而,作為號稱「民主」「進步」的民進黨政府,有哪次是真心進行溝通及討論,並尋求最佳的可行方案?

一次都沒有,所有看似溝通的過程,就只是「跑程序」的態度。1

因政府漠視人民聲音,導致怨聲載道,更無管道請求政府傾聽,只好憤而走上街頭表達不滿。民進黨政府這個在街頭成長、茁壯、博暖而獲得全面執政的政黨,卻以強勢警力、史無前例「盛大」的拒馬圍籬,限制及打壓曾經並肩的人民,這才是國人憤而上街抗爭的主因。

民進黨政府的施政,如同直立在中央政府機關前的一排排拒馬,民眾的抗爭強度與其形成正...
民進黨政府的施政,如同直立在中央政府機關前的一排排拒馬,民眾的抗爭強度與其形成正比。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為何人民要「自願為奴」?

今日,民進黨政府的種種作為,無疑是想跟人民宣告:我們是經過一票一票投票選出來的,不論民進黨政府做什麼,都是「來自民意」,都是「符合民意」。如果當年蔣介石被稱為「視人民如草芥」,那麼民進黨政府是否應該被稱為「視人民為奴」?

說到這裡,不禁讓我想起約兩年前蔡英文就任總統時,出版界發行過一本法國哲學家艾蒂安波埃西 (Etienne de La Boetie)的重要著作《自願為奴》(Discours De La Servitude Volontaire)中文譯本。

波埃西認為「自願為奴」是將自己所擁有的自由交出(或放棄),以交換某種自認為更重要的價值。比如,在社群中放棄自己的自由,以賦予一小群管理者權利作為交換,讓管理者經由政策管理社群,期望得以獲得社群的穩定與平和。

波埃西指出,在自願為奴之前,人民必定受兩種力量驅使:武力與(自我)欺騙。在專制獨裁的政權下,這兩種力量的確驅使人民「自願為奴」:武力令人民不敢反抗而「甘願為奴」;言論的欺騙讓人民有所期待而「自願為奴」2

然而,在對抗專制獨裁的政權時,參與的大多數群眾,有無可能是被少數「言論倡議者」所欺騙,而將自己原本的自由交付給他們,成為「自願為奴」的人呢?那麼,群眾要如何才能不被「統治者」與「言論倡議者」欺騙,擺脫「自願為奴」的處境?

波埃西認為只有「存在有德者之間」且「靠美善生活維持而產生之友誼」,才能讓雙方認知到彼此的誠意。因此,要喚醒自己的道德美善,也同時讓周遭人的道德美善被喚醒,一而十、十而百,終於能夠將「所託非人」的權力取回,不再為奴!

面對民主後的獨裁,還要「甘願為奴」嗎?

在《自願為奴》一書的導言中,國立中山大學哲學研究所洪世謙教授提到:

權力不再以具體的(例如暴君、獨裁者)的形式出現,而是以無人稱的形式(部署、意識形態、資本主義)鑲嵌於社會關係之中。因此,抵抗不僅在於是否賦予統治者權力,而是必須更基進地思考,如何拆解整個社會結構中無臉孔、非具形/非具形狀態的意識形態或權力部署。也因此,比非暴力抵抗更急迫的事,是如何徹底改變社會結構,不僅個人獲得解放或自由,而是整個社會獲得解放,終至人能獲得徹底的解放。

民進黨的獨裁,是「民主後」的模式,是建立在民主投票結果下而取得的政治權力,是人民因為相信選前民進黨的政見,才願意將手中的個人權力經由選票交付給民進黨——也就是在民主政治體制下的「自願為奴」——讓民進黨執政之後得以實踐選前政見。

如今,曾懷著民意為主夢想下而「自願為奴」的國人們,在民進黨全面執政的獨裁行徑下,還要「甘願為奴」嗎?

因政府漠視人民聲音,導致怨聲載道,更無管道請求政府傾聽,只好憤而走上街頭表達不滿...
因政府漠視人民聲音,導致怨聲載道,更無管道請求政府傾聽,只好憤而走上街頭表達不滿。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 參見2017年11月22日勞基法修法公聽會陳正亮秘書長第一次發言逐字稿
  • 在《自願為奴》書中,波西埃這麼說:「人自願為奴的首因,即是他生而為奴,並且被以奴隸的方式養育成人。」…「僭主會用愚民的詭計,利用公共娛樂與公開獎勵來催眠人民,讓他們自願套上(被奴役的)枷鎖」…「捍衛僭主權力的,不是騎士兵團,也不是隨身護衛,也不是武器,也許大家第一時間無法置信,但卻是無庸置疑的真理:維護僭主的永遠都只來自四、五個人,也是這四、五個人讓整個國家維持奴役狀態。」…「他們為了取得利益而願意被人奴役,但他們什麼都無法獲得,因為他們身不由己、言不由衷:既然在僭主之下沒有人能保有任何屬於自己的東西,他們想要透過奴役讓自己得到一些好處,但他們卻忘記是自己給僭主權力,讓僭主奪走所有人的所有財產,那些可說是屬於任何人的東西,他一點也不留給居民。」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