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免費的陷阱:為何廉價的山域活動,是保育與遊憩的雙輸?

《國王與國王》是不當教材?別讓性平教育變成「國王的新衣」

抗議團體在9月9日召開記者會,指出教育部推薦繪本《國王與國王》是「不當教材」。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抗議團體在9月9日召開記者會,指出教育部推薦繪本《國王與國王》是「不當教材」。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世間無奇不有,但台灣怪事特別多,最近一本作為校園閱讀推薦的繪本竟然引起軒然大波?本來9月是開學季節,校園裡裡外外都忙得炸鍋,教育部作為主管機關,也緊鑼密鼓為新學年的「小學推動新生閱讀推廣計畫」推出書單。沒想到其中推薦的《國王與國王》繪本卻踩到一個不該存在的地雷:一群家長團體以愛之名發出抗議、召開記者會,認為這是「不當教材」必須退出校園,要求教育部收回這本繪本。

至於教材哪裡不當?這些團體話鋒一轉,表明《國王與國王》有把小孩「洗腦成同志」的疑慮,並指出過早替小孩子貼標籤,變成誘發孩子往性別多元的方向發展。隨著這些抗議遍地烽火,部分地方政府也「從善如流」收回繪本,貼上提醒語才得以重新上架。筆者看著家長團體的訴求與地方政府有求必應的動作,這是在哈囉?抱歉,這下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教小孩!

立意良善的「閱讀推廣計畫」

要知道「國民中小學新生閱讀推廣計畫」這個發想,其實跟12年國教息息相關,藉由閱讀的方式來培養孩子各方面的素養,而透過繪本的導讀,也讓父母親開啟和孩子的共讀時光。在數位產品盛行的年代,能接觸到紙本並翻閱的經驗格外珍貴,所以每位小一新生都會收到一份閱讀禮袋(內含童書和親子共讀指導手冊),筆者作為兩個小朋友的家長,也很喜歡曾收到的閱讀禮袋。

另外,學校老師也讓班上的孩子交換不同繪本,讓孩子學著閱讀與分享,在在都證明這是個立意良善且行之有年的政策。更不用說推廣計畫裡推薦的繪本,是透過專家審查後推薦出線(文化部與相關書審委員把關),質疑繪本是不當教材的團體,難道當這些專家都是塑膠?

「國民中小學新生閱讀推廣計畫」藉由閱讀的方式來培養孩子各方面的素養,而透過繪本的導讀,也讓父母親開啟和孩子的共讀時光。示意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新竹市政府提供
「國民中小學新生閱讀推廣計畫」藉由閱讀的方式來培養孩子各方面的素養,而透過繪本的導讀,也讓父母親開啟和孩子的共讀時光。示意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新竹市政府提供

愛是不分性向、需要摸索學習的美好事情

翻開《國王與國王》,裡面的片段都很有意思,例如:王子和他的母后在聊天,母后說這附近的王子都結婚了,催促著王子要結婚(這樣催促著下一代趕緊成家立業的對話,一看就很有共鳴),不過這時王子緩緩的回應:「媽媽我會結婚,不過我從以前就對公主沒有興趣。」在一個很日常的餐桌場合,雲淡風輕的跟母后透露自己的性向。

之後母后找來的公主都無法得到王子回應,直到王子遇見另一位王子才一見傾城。中間雖然有些許波折,但故事結尾寫到「愛是什麼?結婚是什麼?這是所有人不分性別性向,都要在漫長時光中摸索學習的美好事情」。

這樣的內容讓閱讀繪本的人瞭解,每個人都可能與眾不同,也讓人省思童話故事的結尾不該只是「公主與王子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王子和王子也該被接受與祝福,愛本來就該是包容與尊重,這樣的繪本為何要回收?

9月15日,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號召多個民間團體在立法院外舉行記者會,呼籲教育部秉持多元價值初衷,繼續支持性平教育。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9月15日,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號召多個民間團體在立法院外舉行記者會,呼籲教育部秉持多元價值初衷,繼續支持性平教育。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性別平等應從教育扎根

大法官在2017年做出了石破天驚的釋字748號解釋,而之後立法委員們通過了《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性平的道路看似一片坦途。但其實不然,由日前相關的民調發佈來看(由TEDS2020全國性面訪,調查期間為2020年1月13日至5月底,總樣本數1,680份),即使相關法律已通過,仍有52.4%的民眾不支持同性婚姻,支持則有42.6%。

年齡方面,20至39歲的支持度過半,達到66.8%,但40至59歲與60歲以上的族群皆是不支持度過半,從這樣的數字來看,沒有樂觀的理由,但世代的差異將會是問題的出口,改變的契機仍存在。

解方在哪裡?就是要從教育的源頭開始扎根,至少讓孩子透過適當的教材引導,能知道彼此的差異、認識與理解不同的性別特質、性別認同與性傾向,不用因自己與他人不同而焦慮,甚至感到害怕或愧疚。更不因別人和自己的不同,就歧視或性霸凌對方。

不一樣又怎樣,正因如此,《國王與國王》才應該出現在孩子的書單中,而不該讓口口聲聲倡導的性平教育,變成一件沒人看得見的國王新衣。

《國王與國王》書封。 圖/青林國際出版
《國王與國王》書封。 圖/青林國際出版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