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有了民主,法治在哪裡呢?《時代革命》帶給台灣人的啟示 | 孫健智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舞伎家的料理人》遭批粉飾太平?解析是枝裕和的創作企圖

我們有了民主,法治在哪裡呢?《時代革命》帶給台灣人的啟示

《時代革命》劇照。 圖/《時代革命》提供
《時代革命》劇照。 圖/《時代革命》提供

反送中運動為主題的香港紀錄片《時代革命》在2月25號上映,筆者因緣際會,能在首映會上先睹為快。本片記錄2019年6月間至2020年初,香港《逃犯條例》草案(全名是《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引發的抗爭。

反送中運動的導火線,是香港政府在2019年3月底公布的《逃犯條例》草案,但坦白說,本片其實不太能夠幫助我們更了解,什麼是《逃犯條例》草案、為什麼要反對它;本片的主軸,比較像是在訴說抗爭者的生命故事,而不是記錄抗爭運動本身。

這個視角,恰好呼應了全片反覆出現的訴求:在那半年多的期間,屢屢失控的香港警察跟不斷上升的抗爭行動,相互辯證得出的教訓是,中國共產黨沒有將「一國兩制」的承諾當一回事,當民主、法治、公義離香港越來越遠,理念與訴求就變得奢侈無比,無論用筆、用麥克風,還是用「火魔」(又名摩洛托夫雞尾酒,俗稱汽油彈)講給它聽,這個政權都聽不進去。

面對這樣的現實,面對足以令人捨棄希望的極權政權,與其徒勞地梳理運動的理念與訴求,不如直接呈現抗爭者跟體制的碰撞,看看碰撞時擦出的火花——無論是生理上的,還是心理上的碰撞所帶來的傷痕。

《時代革命》劇照。 圖/《時代革命》提供
《時代革命》劇照。 圖/《時代革命》提供

我們如何談民主、法治、公義的問題

影片裡許多的受訪者一再哀嘆,在一國兩制之下,香港已經淪為沒有民主、法治、公義的社會。筆者廁身法曹,看在眼裡,除了共鳴之外,也有另一番的感觸。

沒有民主,就很難有法治,歷經長期威權統治的台灣對此應頗有同感,但有了民主之後,法治並不會像買一送一那樣,理所當然地伴隨而來,當代台灣就是極佳的例證,畢竟解嚴四十多年以來,台灣已經成為民主制度高度成就,法治素養亟待深化的社會。

法治國的意思是,政府必須守法,法律還必須合乎憲法預設的若干基本原則。威權時期的政府很喜歡講法治,但它經常將法治解釋成「人民必須守法」;而在民主轉型之後的台灣,法治素養的低落,卻反過來挑戰民主制度的正常運作。

政府必須遵守法律、必須受到憲法預設的基本原則拘束,這表示,法律有其所能,亦有所不能,而許多人沒有意識到,這同時也表示,人民不可以對公權力提出毫無限制的要求,不可以要求政府違法,更不可以要求政府無視那些基本原則,即使在民意的高度支持下,也是一樣。

《時代革命》劇照。 圖/台北金馬影展提供
《時代革命》劇照。 圖/台北金馬影展提供

看看香港,想想台灣:還在路上的法治?

從這個觀點來看,本片在台灣上映的時點,其實有點尷尬。媒體才剛報導,親友送給受隔離者的包裹與食物,疑似遭到集中檢疫所違法搜索的事件,而指揮中心顯然沒有意識到,公權力機關要做這些事情,必須要有法律授權,而對普羅大眾而言,這根本不痛不癢,因為我們的國民法律情感仍然停留在「沒做壞事就不怕人搜」、「做壞事還藉口一堆」的程度。

你可以把民主法治理解成政府必須要有的中心思想,問題在於,在我們的社會裡,沒有中心思想的政治人物也可以討人喜歡,朝野皆然,或許在大多數的民主國家都有這種狀況。正因為這樣,講到司法改革,執政者開口閉口就是社會期待、國民法律情感,裁判品質是什麼?重要嗎?能吃嗎?

話說回來,如果一定要這麼挑剔的話,本片無論何時上映,都十分尷尬。太陽花運動到今年3月就滿八年了,323事件打人的警察,到現在還沒找到,跟香港那些逍遙法外的黑警比起來,狀況好像也沒好到哪裡去。

323事件的受難者在國賠案件獲得勝訴判決,或許讓人感到欣慰,但同樣地,這個勝訴判決也頗受非難,因為我們的社會期待就是,抗爭者違法在先,警察執行職務不需要法律綁手綁腳。

這樣的社會期待將我們帶到最最尷尬之處。《逃犯條例》草案的爭議在於,它開啟了香港人被送到中國去接受審判的門,這牴觸了一國兩制的基本前提,中國的人權環境與司法體制也讓人不敢恭維。然而,全世界最喜歡中國司法體制的人,卻非常可能就在台灣。

畢竟,台灣司法接受西方法律思潮,推崇獨立審判,要看證據,要照程序來,經常令人不耐煩,相較之下,中國的司法,人治、落後又粗暴,對許多台灣人來說,就是這樣它才這麼棒啊!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香港加油,台灣加油!

本片快要結束的時候,有稍微帶到2020年的台灣總統大選,結果是什麼,你已經知道了,對於永遠爭取不到雙普選的香港人,親眼目睹嘉年華般的台灣選舉,想必是感慨萬千吧!

如果沒發生什麼意外的話,台灣總是會有下一次選舉,無論出於什麼樣的中心思想,或者單純因為不想被選民教訓,各黨各派總是要為下一次選舉打算,決定選舉結果的,終究還是選民。

在我們這樣的民主國家,有怎樣的人民,就有怎樣的政府。在《時代革命》帶給我們難過與感動之餘,我們大可以喊香港加油、香港人加油,但在這同時,台灣更要加油、台灣人更要加油。

《時代革命》劇照。 圖/《時代革命》提供
《時代革命》劇照。 圖/《時代革命》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