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孫健智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司法日常的奇異展演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司法日常的奇異展演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毋寧是一場司法日常的奇異展演:即使在值得寫成劇本、拍成電影的特殊案件中,訴訟制度先天上就存在的、惱人的性質,仍會如影隨形,在慷慨激昂、感動落淚、義憤填膺的法庭時刻,時不時出來搗亂。

孫健智
跨不過的鴻溝:淺談法學專業與閱聽人社會經驗的衝突

跨不過的鴻溝:淺談法學專業與閱聽人社會經驗的衝突

如果理解或尊重都行不通,接下來還有什麼呢?我不知道,或許唯一不蒼白、不無力的建議,就是大方地承認,法學專業跟實務經驗,就是一道跨不過的鴻溝,並學會跟這種難以理解、缺乏尊重的無力感相處。

孫健智
你的案件不是你的案件:一個司法倫理的省思

你的案件不是你的案件:一個司法倫理的省思

讀者們或許注意到,中秋節之前那個禮拜,法界掀起一股「連署風」,主要是針對前幾週台北律師公會做成張靜律師不予處分的決定,司法官群體共同投書〈律師自律的「真實」惡意〉一文,批判決定理由與律師自律制度的缺失。

孫健智
民意與正當性的大混戰?——再談終審法官遴選程序

民意與正當性的大混戰?——再談終審法官遴選程序

司法院為落實「金字塔訴訟制度及組織」而提出的《法官法》等修正草案,在終審法官的產生方式,有極大的變革。其中,「立法委員二人擔任遴選委員」的設計,引起法官的反彈、媒體的訾議,面對天上掉下來的權力,立委也紛紛走避。

孫健智
你為什麼還沒殺人?——巴夫洛夫的狗與死刑

你為什麼還沒殺人?——巴夫洛夫的狗與死刑

別人是禽獸,我不是;別人會殺人,我不會;別人需要死刑來嚇阻,我不用;別人怕死刑,我不怕(咦?)。你看,人連在守法這方面,都低估別人、高估自己。現在是誰自以為道德高尚?

孫健智
民主正當性不是司法改革的萬靈丹

民主正當性不是司法改革的萬靈丹

為什麼行政或立法部門的參與,能夠給予法官民主正當性?負責挑人的那組人馬自己具有民意基礎,他們挑出來的人就會因此具有民主正當性嗎?

孫健智
顏值、態度,還是社會經驗?——淺談審判者的偏見

顏值、態度,還是社會經驗?——淺談審判者的偏見

參與該模擬審判的一名國民法官坦言,自己有婦人之仁,當被告頻頻高喊無罪的同時,感受到對方的態度誠懇,加上稍有顏值,所以整個人都被影響,最後投下無罪票。這說法嚇倒了不少人,也在法官之間傳為笑柄。

孫健智
免職改罰錢,病灶何在?——談法官陳鴻斌涉嫌性騷助理案

免職改罰錢,病灶何在?——談法官陳鴻斌涉嫌性騷助理案

與其忙著怪罪制度,不如坦白承認,有些法官就是對「性別平權」這回事沒有概念。

孫健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