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國民阿嬤陳淑芳的藝界人生:台語片時代的最佳女主角

第三島鏈打卡:中共遠洋演訓,打破美軍制海優勢?

中共南部戰區派遣的「161遠海訓練編隊」接近夏威夷進行演訓。 圖/南海艦隊公眾號
中共南部戰區派遣的「161遠海訓練編隊」接近夏威夷進行演訓。 圖/南海艦隊公眾號

1月下旬,中共派遣南部戰區水面艦隊前往中太平洋公海,進行小規模海空實彈演訓,經過1個多月航行,日前已接近第三島鏈的美國夏威夷海域。雖然中共官方將其定調為海軍已能自由進入第三島鏈,但從實際的軍事層面來看,中共海軍是否已真正具有突破第一島鏈、實施獨立作戰的能力,仍值得觀察與分析。

共軍「自由航行」第三島鏈?

此次中共海軍遠洋演訓值得關切的重點,首先,當中國遭冠狀病毒肆虐,而疫情暫不見降溫跡象下,軍方仍依照共黨中央訓令,實施遠洋實兵操演所望目標。其次,另個觀察重點,則是中共海軍在此次遠洋操演中的表現,是否擔的起所預期的戰略目標。

毫無疑問,中共堅持在疫情高漲、千夫所指下,還執意派遣艦隊實施遠洋操演的目的,就是為了維繫共產黨的統治權威,避免之前在西太平洋重資打造的戰略虛像因此破滅。

就合理觀點而言,在需要舉國動員對抗疫情的此刻,分散資源實施對外演訓不免本末倒置。但若從中共的根本利益來看,對外示弱絕不符合其樹立權威的原則。

再者,如果以薄富爾(Andre Beaufre)的行動戰略理論來看,中共對其具重大性的戰略目標,利用足夠行動自由採取直接行動其實頗為合理。1這也可以解釋,為何中共在疫情爆發後,始終未將防疫優先擺在第一順位。對中共而言,即便人民死傷枕藉,與維繫統治正當性與抓緊權力結構,兩相權衡下仍輕如鴻毛;特別在遭受外部強大壓力下,一旦示弱,後果絕對對其不利。

從戰術層面來看,即便中共南部戰區派出的特遣艦隊,看似具有區域防空和兩棲作戰能力,但不論中共官方如何宣傳,這支特遣艦隊充其量只是偏向演習用的艦隊,特別在缺乏海軍航空兵力和遠洋反潛能力下,在中太平洋公海實施小規模實彈射擊,並不能代表中共海軍在戰時,已具備在太平洋的行動自由。

共軍中太平洋演訓畫面。 圖/南海艦隊公眾號
共軍中太平洋演訓畫面。 圖/南海艦隊公眾號

事實上,在中共特遣艦隊到達操演海域之前,並沒有遇到任何敵對行動,且在中太平洋區域實施操演時,也未受到美國海軍的阻撓,僅有慣例性的監視。

而對美海軍來說,共軍特遣艦隊此舉等同自投羅網,進入美海軍主要巡弋區域實施操演,可說是全面蒐集情資的絕佳機會;由於遠離本土制空掩護,使各艦對空搜索勢不可少,也讓美軍得以輕易地截獲共軍艦艇雷達情資訊號,並透過艦隊內部通訊,分析接戰序列和資料鏈傳輸協定。以技術層面來看,共軍此次遠航操演的政治效益大於軍事目的,特別在鞏固共黨領導權威上更是重中之重。

當然,有不同意見指出,中共海軍在此次操演中展現了遠洋作戰能力,也讓美海軍倍感威脅。但從實際作戰表現來看,要說中共海軍特遣艦隊打破美軍制海優勢,恐怕僅是誇大其詞,過於渲染共軍遠航能力,卻忽略美海軍袖手旁觀的客觀事實。

持平而言,共軍這幾年來於藍水海軍所投注的心血不容小覷,對於西太平洋區域內的戰力投射能力也突飛猛進。但是要以次操演結果過度膨脹中共海軍能夠跨出棕水和美海軍分庭抗禮,仍屬天馬行空之見。

美海軍羅斯福號航艦與護衛艦艇海上編隊。 圖/美國海軍
美海軍羅斯福號航艦與護衛艦艇海上編隊。 圖/美國海軍

疫情對戰力的可能影響

雖然中共對維護軍警實力不遺餘力,但在日前官媒報導中,中共也承認疫情已開始影響部分軍隊,雖然就現階段來說,軍警無疑會優先獲得補給和衛材,但在民間疫情仍不見起色的當下,軍方早晚會受疫情波及。特別是以人員養成不易的海空軍來看,疫情可能將使共軍日常作業能量不復以往。

更重要的是,假若軍眷在疫情中遭受牽連而未得醫療協助的話,對軍心士氣的打擊恐難以估量。這或許也是中共之所以要在部隊仍具戰力時,遂行軍事示威行動的遠因之一。

然而,中共內部情報混沌不明,要對其作出精確判斷有一定難度。但如果避開宣傳意圖,從共黨政權的「自保本質」來看,就比較容易理解中共在國家危難之際,仍以對外武嚇為優先的思維。

同時,也相信會有論者不置可否地認為,政治與防疫應切割觀察。但從中共過去以來的行為模式觀察,其所有決策皆以政治優先和鞏固統治為前提,也就是統一戰線的具體表現。而此,也是分析中共所有決策不可忽略的根本因素。

因此,即便中共疫情未消,未來仍可能繼續實施類似軍事武嚇行動,借此轉移內部壓力並維繫軍方鷹派忠誠。

2月17日,中共投入解放軍軍力,支援湖北疫區防控工作。 圖/新華社
2月17日,中共投入解放軍軍力,支援湖北疫區防控工作。 圖/新華社

共軍作為強制外交後盾

面對疫情擴散,中共幾乎回到文革時期以維穩壓倒一切的做法。同時,藉由現代數位化監控技術,中共對人民的控管更加嚴密,也讓資訊傳播受到更嚴格的審查與限制。

是以,期望中共內部的草根民主透過資訊流通茁壯發揚,已被證明是過於樂觀的想像。中共政權吸取了其他獨裁政權的倒台經驗,對於資訊控制所投入的心力與資源,遠高過歷來政權。再者,配合銳實力影響國際組織和外交政策,以確保其擴張戰略能夠持續進行。

但在疫情考驗下,中共的危機處理面臨嚴格考驗,對於無法用錢擺平的國內危機,就展現出原有的決策慣性,讓極權專制捆綁社會機制,避免任何撼動現有體制的變化發生。如此一來,才能讓共產黨的統治正當性得以屹立不搖。

而這也意味著,中共軍方會繼續在黨的庇蔭下,形成中共版的「先軍政治」利益共同體,並配合作為強制外交的後盾。

面對疫情擴散,中共幾乎回到文革時期以維穩壓倒一切的做法。 圖/歐新社
面對疫情擴散,中共幾乎回到文革時期以維穩壓倒一切的做法。 圖/歐新社

  • 薄富爾行動戰略理論認為,當國家有行動自由——也就是國家可採取反應動作——可以選擇直接或間接行動。直接行動就是指軍事行動,間接行動是指非軍事行動。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