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國土防衛部隊如何建立可恃嚇阻力?淺談後備戰力改革方向

李文亮不是英雄:若有公義體制,何需吹哨烈士?

圖/李文亮微博
圖/李文亮微博

李文亮是君子?是英雄?是烈士?這種名銜在時代悲劇下顯得矯情而多餘。唯可確認的,則是在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下稱武漢肺炎)疫情下,對中共極權、殘暴與無能的諷刺。

武漢肺炎爆發初期,曾經質疑疫情類似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而被公安與官媒指控造謠的眼科醫師李文亮,於2月6日晚間不治身故,噩耗傳出,中國網路圈群情激憤,迅即引發輿論風暴。

年僅34歲的武漢中心醫院醫師李文亮,去年12月30日在微信群組向同學與同儕低調討論華南水果海鮮市場出現SARS確診案例,吩咐提高警覺,後隨同其他7位醫師被武漢公安當局以網路造謠罪嫌被捕約談,並於今年1月3日被要求簽下「訓誡書」。經公安訓斥後,李文亮在訓誡書簽下「明白」、按押指紋之後重回崗位行醫。

示警被批鬥為造謠

此8位武漢「造謠者」隨即被大量全國新聞聯播「文革式」批鬥,一時彷彿成為中國全民公敵。

不久武漢肺炎爆發,疫情超乎世人想像,比十多年前的SARS嚴重得多,不僅迅速擴散全中國,並且侵入世界多國,紙已包不住火。此時中國資深專家與輿論開始呼籲應該為李文亮等8名醫生平反,李文亮等也被封為「造謠八君子」、「武漢八君子」。

1月23日武漢封城,28日中共最高法院發文擬為8名「造謠者」平反,然而所涉單位與媒體從未道歉,事態發展已難平眾怒。

被媒體炒作為武漢肺炎最知名的「吹哨人」李文亮,其於1月8日治療一位青光眼老病患之後,10日開始咳嗽、11日發燒。李文亮病情迅速惡化,12日住院,後於2月1日確診,迅即於2月6日晚間病逝。

圖/李文亮微博
圖/李文亮微博

2月6日當晚李文亮噩耗傳出,網上驚懼與激憤四起,武漢中心醫院當局似乎為安撫情勢,竟持續以插管、電擊以及葉克膜作勢「全力搶救」逾3小時,李文亮遺體「配合演出」,院方於微博公告於2月7日凌晨2時58分病逝。

中國《生命時報》在6日晚間即於微博指出,李文亮已在當晚9時30分病逝。《澎湃新聞》6日深夜11點也報導,經李文亮同事證實,醫院當晚插管急救,但早已回天乏術。

日前因「造謠」平反以及接受外媒專訪而頓成輿論焦點的李文亮,突然去世的消息很快引爆網路,消息躍居中國熱搜榜首。截至週五凌晨4點,「李文亮醫生去世」等關鍵詞瀏覽量超過6億次。

中國網路迅速充斥悲痛、憤怒、問責之哀悼與謾罵,痛斥中共、痛斥當局應向李文亮公開道歉,而平日四處流竄、愛國愛黨的網路五毛與小粉紅竟也奇蹟似地消失無蹤。

中國網民情緒反彈、要求言論自由的呼聲頓時「地動山搖」,震驚中央當局,決定反向而行,中共宣傳部隨即指示降溫:「關於武漢市中心醫院李文亮醫生去世一事,要嚴格規範稿源,嚴禁使用自媒體稿件擅自報導,不得彈窗PUSH,不評論、不炒作。互動環節穩妥控制熱度,不設話題,逐步撤出熱搜,嚴管有害信息。」

由於警示疫情有功,李文亮在過世前受到當局與輿論「平反」,而且回到醫療前線奮戰並且受到感染,一時幾乎反被捧為抗疫英雄等中共式樣板,因而李文亮之死難以平復群情激憤,讓中共當局防不勝防。

然而李文亮本人並不需要這種平反與樣板,在病榻上也曾經以社群網路回應知名媒體,表明扛不起「英雄」這種稱號。

雖然親赴前線捨命抗疫守住了醫師的專業精神,但是從事蹟本質來看,李文亮並不是「英雄」,也談不上「烈士」。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平淡而殘酷的事實

事實平淡而略顯殘酷,李文亮除了單純是位盡職的醫師,另一方面,從其過往所留訊息可以看出,李文亮向來是中共極權體制的忠誠擁護者,堅決擁護中共意識形態以及極權統治,堅決擁護習近平修憲續任國家主席,堅決擔任五星旗護旗手,堅決反對美國批評中國人權,堅決反對香港反送中抗爭運動,堅決擁護香港警察對抗爭者施暴濫捕。在許多人士為民主自由理念奮鬥、與中共不義政權捨命抗爭之際,李文亮這位黨國菁英,在體制的溫室中,為中共暴政搖旗吶喊。

李文亮是中共極權體制的既得利益者,如果沒有武漢肺炎事蹟,李文亮可能依然無視中共對人權的戕害,無視普世價值與言論自由,更遑論與許多被中共當局消失的無名英雄一樣,挺身對抗極權。

逝者為大,願逝者安息,願家屬平安。本文指出若干事實,並非為污衊李文亮醫師的事蹟與名譽,而是提醒,李文亮就是單純做一件在普世價值中一般公民會做的正常事,或許連「見義勇為」都談不上,接著不幸被公安抓到了、明白了、閉嘴了、安靜地回崗位埋首抗疫了。

如今回顧,身懷醫療專業良知的李文亮,難道不是應該「加倍奉還」,讓更多社會大眾知道疫情的嚴重性,以及當局試圖隱匿疫情的事實嗎?如此,是否會讓更多更高當局了解武漢當地疫情的嚴重性而提早加強防範?是不是能因此拯救更多病患,甚至拯救自己?怎麼這麼容易就明白、就噤聲了呢?可見當時李文亮根本無意對抗體制,根本無意爭取什麼言論自由,根本不想當英雄、不想當烈士啊。

李文亮在疫情初萌時還特別小心提醒同儕別廣傳,顯然明白中共監管資訊的嚴密工夫。而今在李文亮病逝之後大量湧現的激憤人士當中,有多少人在2月6日之前曾經勇於公開向當局問責?勇於批判中共的極權專制?勇於追究至今依然令人質疑的真實病亡數據?勇於揭露防疫體系的不堪一擊?

事發至今,當初下令與執行拘捕的地方官員與公安,完全沒有出面道歉,完全沒有受到正式問責,即便廣大群眾已經怨聲載道、怒氣沖天。

可悲而且可以預見的是,在中共鋪天蓋地恩威並施的監控與河蟹技術控制下,這些一度地動山搖的激憤、悲痛、哭訴與呼喚,不必多久便會銷聲匿跡,一如往常。

作為殘暴而愚昧的中共黨國體制犧牲者,李文亮醫師倘若天上有知,此刻最思念妻兒、最不捨染上同病的家人。至於曾經熱情擁護的黨國社會,其所吹捧的樣板名銜在中國早已氾濫成災,何等多餘而諷刺,通通可以不必了。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