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大到不能倒?中國恆大危機,是金融風暴冰山一角?

恆大集團創辦人許家印。 圖/中新社
恆大集團創辦人許家印。 圖/中新社

日前中國地產界爆發重大財務危機,中國最大地產開發商恆大集團9月24日被傳出要求政府支持與上市國企重組的文件,內容宣稱若未獲官方協助,則會導致系統性金融風險,以及超過300萬人失業的骨牌效應。此事雖被恆大立即「闢謠」並在一週內暫被控制,但已重擊中國資本市場,並且凸顯台灣曝險問題。

中國《新浪財經》報導,中國地產界銷售額最大的恆大集團被傳出《恆大集團關於懇請支持重大資產重組項目的情況報告》,重點為希望廣東省政府儘速支持恆大與上市國企「深圳經濟特區房地產公司」(簡稱深深房)的資產重組計畫,印發給廣東省政府的時間是8月24日。然而消息引起熱議之後,《新浪財經》本則報導頁面已經被下架。

恆大「大到不能倒」?

這份恆大報告指出,如果這次與上市國企資產重組失敗,恆大必須在2021年1月31日前,向投資者償還高達1,300億(人民幣,下同)本金以及137億分紅,這些策略投資將會淪為負債,使恆大集團資產負債率大幅攀升至九成以上,恐將導致「現金流斷裂,進而引發金融系統性風險」,並且強調:「由於時間緊迫,懇請省政府予以關注、協調推進。」

關於1,300億策略投資的緣由,《華爾街日報》指出,2016年恆大集團欲以子公司「恆大地產」借殼深圳深深房回歸A股上市籌資,恆大地產將資產轉移至深深房,換取股票與現金。

於是恆大集團出售部分恆大地產資產給策略投資人,取得1,300億投資,議定倘若2020年1月未能上市,策略投資人有權要求歸還700億投資,之後因故協商同意展延至2021年1月,屆時若仍未能上市,1,300億投資將被全數索回。

然而也許因為近年中國A股政策不鼓勵地產公司上市,或者打壓地產界高槓桿、高負債的發展模式,恆大與深深房資產重組一案,進行了四年仍沒有下文。

根據恆大外流的這份「求救信」,恆大到今年6月底已經負債高達8,355億,涉及128家銀行等金融機構,如果不能儘快完成重組,恆大在銀行、信託、基金等金融機構及債券市場皆可能違約,危及與恆大合作多達8,441家上下游企業以及331萬人生計,其中包括14萬名恆大員工,遍佈全中國229個城市、7,792個恆大建案將受影響,超過200萬名已繳頭期款未交屋之業主將血本無歸,嚴重衝擊社會穩定,恆大將承受不起這種系統性風暴,儼然有「大到不能倒」之勢。該份文件並且列上恆大主要債權人以及債權銀行。

恆大報告外流後,恆大股價重挫5.58%,當晚恆大澄清該文件與截圖被「憑空捏造」並已報案,然而市場疑慮難解,仍導致9月25日恆大慘遭「股債雙殺」,中國地產業受到池魚之殃,股價全面下挫。

約莫同時,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9月24日也發布恆大降級報告,恆大的評級展望由「穩定」下調至「負面」。媒體報導恆大已經被視為中國「高槓桿」代表企業,9月24日有至少五家中國國家銀行與兩家信託公司緊急開會,評估恆大曝險以及抵押品。

創辦於1996年的恆大集團已不是第一次出現重大財務狀況,近年來幾乎倚賴中共國家資本輸血,債務問題嚴重,中國市場對此事件可能引發的金融海嘯甚為恐慌。《彭博社》指出,恆大文件外流事件驚動中南海,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親自主持會議討論救援恆大之選項,包括國企入股,但未定案。

另方面,密切關注與報導恆大事件的《路透社》在恆大「闢謠」之後,也迅即指出有三方來源可以證實文件之真實性,並非空穴來風。

恆大集團已非第一次出現重大財務狀況,近年來債務問題嚴重,中國市場對後續可能引發的金融海嘯甚為恐慌。 圖/路透社
恆大集團已非第一次出現重大財務狀況,近年來債務問題嚴重,中國市場對後續可能引發的金融海嘯甚為恐慌。 圖/路透社

暫時解除定時炸彈?

事發數日,《彭博社》報導全球負債最高的地產開發商恆大集團於9月29日宣布,已經和策略投資人簽訂補充協議,將863億元的策略投資轉為普通股權,此番恆大危機若未解決,不僅恐將攪亂金額高達50兆的中國金融市場,亦將衝擊全球市場。許多中國媒體也形容恆大暫時解除了「定時炸彈」。

中國《每日經濟新聞》指出,根據恆大發布公告,恆大與1,300億元策略投資中的863億投資額度之策略投資人簽訂補充協議,同意轉為普通股權長期持有,剩餘437億正在洽談中。在補充協議的簽約儀式中,多名企業家出席幫曾為中國首富的恆大創辦人許家印站台打氣。

恆大集團財務危機也引起台灣業界關注,傳言國內發行基金曝險高達450億台幣。對此,台灣金管會9月28日請投信投顧公會調查指出,到8月底止,國內投信發行基金投資恆大集團債券及股票數十檔,總金額約為39.4億,遠低於傳聞。

另有台灣投信法人指出,基金投資團隊在建構債券投資組合時,已對發債機構、產業以及國家的風險進行控管,以恆大在中國的規模,且在各檔基金比重亦低,目前違約可能性仍低,衝擊也有限。

然而,令投資人難以承受的所謂「黑天鵝」事件,發生機率本來就極低,而且往往不會在制式化的遊戲規則中出現,況且恆大事件只是中國眾多大型地產企業財務危機突然浮出海面的冰山一角,像恆大這種中國地產龍頭企業都能出怪事,而且至今依舊疑雲重重,其後續發展仍然不容樂觀。

恆大事件只是中國眾多大型地產企業財務危機的冰山一角,其後續發展仍然不容樂觀。 圖/路透社
恆大事件只是中國眾多大型地產企業財務危機的冰山一角,其後續發展仍然不容樂觀。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