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政黨輪替與民主世代變革下,原住民「台灣認同」的焦慮

6月28日,原民立委高金素梅,與中共全國政協主席汪洋見面,並達成「堅持九二共識」...
6月28日,原民立委高金素梅,與中共全國政協主席汪洋見面,並達成「堅持九二共識」協議。 圖/中新社

日前(7月1日)港人舉辦「七一大遊行」,抗議港府硬推逃犯條例,主張「撤回惡法、林鄭下台」。

與此同時,港星譚詠麟、梁家輝、鍾鎮濤(阿B),卻在香港建制派議員組織的「撐警集會」中現身發言:「絕對值得支持香港警察」,並且指責香港「反送中」的年輕人「毫無邏輯」、「再這麼下去,香港沒得救」、「年輕人孝順父母及奉公守法是理所當然的事」等云云。

黑膠迷的骨氣和義憤

此番言論不僅遭到許多民眾臭罵,更有對其言行失望的資深歌迷,將家中珍藏的10多張譚詠麟的黑膠唱片帶到現場踩爛,在場幾位參與遊行人士也都一同加入踩踏譚詠麟唱片的行列。後來甚至有蒐購黑膠舊貨的商家公開聲稱「從今日起,本店不再收購任何譚詠麟、鍾鎮濤、溫拿、劉美君的所有黑膠唱片和CD產品,建議有的朋友可自行處理掉!」

由此可知,港人對於爭取民主體制的這份決心、被剝奪自由主權的無奈與憤怒,能夠讓一個黑膠迷甘願毀掉、丟棄他珍愛多年的收藏,也不願再看見(聽見)昔日的偶像因為政治權力與金錢利益而沉淪,如今更離棄了香港核心價值的這些歌手們。

反觀台灣,我們的原民立委高金素梅,卻公然與中共全國政協主席汪洋見面,並達成「堅持九二共識」等五項協議。而就在去年(2018)初,台灣原住民(兼有卑南族與排灣族血統)歌手胡德夫也曾接受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專訪,表示「大陸是父祖之地,希望台灣的小孩子不要一直聽台灣政客說教,被灌輸說大陸是你的敵人」。

我想,他們的祖靈要是聽到這些話,必然也要哭泣了吧!但是,我絕對會好好地收藏高金素梅與胡德夫他們這些人當年的黑膠唱片。畢竟有了過去的美好,才能夠對比現在的醜惡啊。

2018初,原住民歌手胡德夫曾表示「希望台灣小孩子不要聽台灣政客說教,被灌輸說大...
2018初,原住民歌手胡德夫曾表示「希望台灣小孩子不要聽台灣政客說教,被灌輸說大陸是你的敵人」。 圖/中新社

原民意識,政黨輪替與民主世代變革下的焦慮

研究原住民地方政治的學者早已指出,約自1950年代開始,國民黨的組織很快地進入部落地區運作,在各鄉鎮(含山地鄉)普遍設立鄉黨部(民眾服務站)。

平時除了從事地方選舉和中央公職人員的選舉事務,也會做些鄰里服務的工作,包括地方黨部人員參與婚喪喜慶等。長久下來,原住民往往將外來政權視為照顧者,希望國家提供資源照顧生活、改善環境並提供補助。他們篤信「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且認為「中華民國」黨政軍一體的現象,乃是國家政治的常態。

除此之外,看在許多原住民部落的長輩眼中,所謂「民主化」不過是世代爭奪權力的噪音。過去那些部落年長者的權威與智慧,對比年輕世代諸多革新的政策理念,毋寧只是帶來更大的焦慮和不安。

以至於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時,他們(主要包括國民黨政治人物,以及部分親國民黨立場的原住民立委)便指控李登輝是背叛者,民進黨則是竊國者,亦是刻意操弄台獨意識的政黨。再加上那些曾經和原住民通婚的外省籍親戚更是不斷告訴他們,民進黨若起來,原住民就會被趕走,而中華民國則會滅亡。

尤其近年來,自從台灣與中國開放陸客自由行之後,彼此之間的文化交流活動愈趨頻繁,隨之更有部分民間學術單位、學校團體、地方鄰里長,乃至政府公職人員(包括原住民立委)率團訪問中國,並私下獲得某些優惠和補助。或以公益之名在原鄉部落進行「交流」等時有所聞,亦令其對中國快速的經濟成長抱持美好幻想。甚至更有賽德克族立委於立法院內質詢時指稱:「憑什麼要北京放棄武力統一台灣」。

相較於中國侵害人權、非法竊取個資之類的國際新聞,以及當下台灣年輕世代(也包含原青)所在意的「本土化」、「國家主權」、「統獨意識」等議題,仍有不少長輩(同時包括原住民與漢人)毋寧更關注的是生活、經濟等物質環境是否改善。而中國大肆鼓吹的一帶一路,似乎正如島內親中媒體所呈現的國力強盛,足以使他們悠然神往。

圖為1995年6月,蘭嶼達悟族代表抗議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計畫。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為1995年6月,蘭嶼達悟族代表抗議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計畫。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為何島內原住民對於「台灣認同」如此無感?

話題回到傾心於中國統一的高金素梅和胡德夫等原住民意見領袖的言論,我想對於絕大多數自幼接受民主教育洗禮的台灣年輕人而言,大概都會覺得很奇怪、很納悶。中國明明是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地方,表面上高喊「兩岸一家親」,實際上卻是對台灣處處打壓和武力威脅。

看看新疆集中營與維吾爾人的遭遇吧,就在前年(2017年8月),中共當局下達命令,要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學校教育單位,從學齡前幼兒園到高中,全面禁絕使用維吾爾語言與文字。另外,還有中國政府對基督教會的嚴厲打壓。

正所謂「毀壞語言則滅其族」,中共過去對於少數民族所強制進行的種族歧視、宗教迫害和語言壓制等等攸關「文化滅絕」(cultural genocide)的壞事還嫌少嗎?上述這些事情,同樣作為被壓迫的少數族群的胡德夫與高金素梅,難道都不曾聽過、也不曾感同身受嗎?

類似這般弔詭的現象,就好比國民黨過去明明就是欺壓原住民的專制政權。但每到了選舉時刻,卻又常見「原住民部落往往是國民黨鐵票倉」的既定印象。比如儘管過去多年來國民黨在達悟族世居的蘭嶼儲存核廢料,但蘭嶼人的投票結果卻始終並不青睞於代表本土政權的民進黨。這也意味著,民進黨的政治人物尚未有人願意真正下定決心蹲點深耕地方。

有趣的是,過去400年來原住民認為壓迫他們的最主要對象是漢人、平地人,這些族群在台灣又以閩南、福佬人為大宗。相較之下,他們反而對以「外省人」移民為主的所謂泛藍或國民黨比較沒那麼大的仇恨。再加上近年強調本土化政策的民進黨始終帶給原住民一種錯覺,即要會講「台語」才是台灣人,這無疑也讓他們產生了更大的語言焦慮,還有排斥感。

圖為2018年10月,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丁守中(右)穿上原住民傳統服飾。 圖/...
圖為2018年10月,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丁守中(右)穿上原住民傳統服飾。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嚮往大中國的台灣少數民族

如今執政的民進黨,早年自黨外時期一直以來作為跟隨民間公民力量推展民主運動的最大收穫者,一般福佬族漢人爽爽喊著「國民黨不倒,台灣才會好」的政治(競選)口號,對於原住民而言其實是相當無感的。

特別是民進黨上台以後,往往在執政團隊內部就有許多分歧意見或抵抗,導致未能落實某些福利政策,以及處理原住民的轉型正義(主要包括原住民傳統領域的劃設與原住民族自治法的實施)也做得拖拖拉拉。

甚至,就連一個簡單正式「向原住民族道歉」的國家儀式,都搞得既場面又虛假(一如阿美族歌手巴奈批評蔡英文的公開道歉就像扮家家酒)。上述種種現狀,更讓他們對於代表本土政權的民進黨政府,又多了一種「被欺騙」的感覺。

立足於這片生養自己的土地下,假若台灣本土的執政者往後無法更深入了解原住民的真實需求或部落困境,乃至進一步長期耕耘原鄉部落,並與原住民彼此達到真正的平等、尊重,其結果便會如今日的高金素梅與胡德夫,表面上雖是台灣少數民族,骨子裡卻反倒嚮往大中國意識般的人格分裂。

阿美族歌手巴奈曾批評蔡英文的公開道歉就像扮家家酒。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阿美族歌手巴奈曾批評蔡英文的公開道歉就像扮家家酒。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