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鐵路刺警案:全副武裝提高見警率,是反應過度還是痛定思痛?

本月3日發生鐵路刺警案後,車站見警率大增。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本月3日發生鐵路刺警案後,車站見警率大增。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本月3日發生鐵路刺警案後,內政部長與警政署長召開記者會,向國人強調,總統及行政院長已經指示,「要錢給錢,要人給人」、「錢跟人都沒有問題」,內政部長並在記者會上深深一鞠躬,該畫面也迅速躍居媒體版面成為焦點。

在這場記者會後,筆者為文提出基層員警的意見,並質疑內政部長與警政署長的政策是否符合基層員警執勤的真正需求?有無更符合現實的專業訓練?會不會只是在人力與資源上挖東牆補西牆?等風頭過後,依舊「今日公祭,明日忘記」?

不幸的是,該悲劇發生迄今一週,觀察目前鐵路執法過猶不及、淪於形式、累壞基層的「新作為」,更讓基層怨聲載道。很顯然,這些該負責的政府官員、警政高層把作秀當作比務實改革更重要的「國家大事」。

反應過度,累壞基層

許多基層員警反映,本件鐵路刺警案的問題癥結,不是開槍時機,因為在乘客眾多的車廂空間內並不適合使用槍械,真正的問題在於勤務運作的方式和警力派遣的問題。但這已經是老問題了,基層多有反應,高層也充分展現「裝死」的能力,置之不理。

在本事件後,即便內政部長與警政署長提出對策,內行人大多持保留態度,不敢樂觀,因為多數基層質疑的是,「每次出事就是警力展示,人撒出去站好站滿,全副重裝,在新聞鏡頭下作秀一陣子,等新聞熱度過了,繼續檢討績效。」「開會檢討,關心基層執法安全10秒鐘,檢討專案績效1小時。」

果不其然,筆者友人日前搭乘高鐵看到重裝值勤的畫面驚呼表示:「說到見警率,我現在在高鐵上,4名全付武裝警察,有穿防彈衣喔!」接著便看到各家媒體大肆報導「雙警執勤巡邏」的照片,照片中的員警都全副武裝,充分展示警力「非常充足」。

但在這華麗的警力展示背後,真相又是什麼呢?

不少基層員警私下反映,警政署派保安警察總隊去支援鐵警各分局,結果有高層竟然叫外勤各所每天輪流派人「護送」支援的保警到各駐警站去,還要每天上傳「鐵警帶保警上班」的照片。

令人參不透的是,這種沒有意義的「警力展示」行為,除了作秀之外,意義何在?是不是覺得基層員警很閒,保護民眾以外,還要保護多餘警力?

此外,每當公共運輸一有重大刑事案件後,警方嚴陣以待的程度,活像接獲恐怖攻擊後的杯弓蛇影,大量警力的展示,讓媒體「報好報滿」。

以台北捷運隨機殺人案事件後的警方高層反應為例,竟然祭出持衝鋒槍的霹靂小組巡邏,此等景象不僅獵奇,亦引發質疑,例如台大李茂生教授當時即在臉書上表示:「捷運上有特勤拿MP5巡邏,民眾安全感破表?如果槍支在捷運上故障,或是再度發生悲劇,開槍時的流彈可能就會誤傷民眾,政府真是瘋了」。令人感到悲哀的,這是我國政府面對輿論抨擊時的典型作法,荒腔走板的對策背後,反而增加基層員警負擔——一方面執行勤務、一方面還要配合演戲作秀。

筆者實在不能理解,要基層「護送」支援的警力到各駐警站去,還要「每天」上傳帶保警上班的照片,要被保的到底執勤員警安全、還是你高層的烏紗帽?

為什麼不思務實改革,在警察訓練與教育上,重新規畫長治久安的專業化政策,反而是拿基層員警的血汗來暖自己的仕途?

在公共運輸發生重大刑案後,經常採取的作法就是在事件後提高見警率。圖為2016年台...
在公共運輸發生重大刑案後,經常採取的作法就是在事件後提高見警率。圖為2016年台北捷運發生隨機殺人案後,警方於北捷巡邏畫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操控輿論的老路

7月8日,台鐵舉辦表揚大會,就事件中的「有功人員」予以獎勵,並為殉職員警「默哀1分鐘」,引發輿論譁然。有員警忿忿地表示:「最生氣的,是他們為了解決這次問題帶來的輿論衝擊,竟是用最無腦的提高見警率來應對!」」

在一片「消費殉職員警」、「不思檢討」的批評聲浪中,更離譜的是,有員警收到高層指示,「派出基層『網軍』替台鐵平衡報導」,讓某些自甘淪為平庸的基層「配合」高層進行逢迎拍馬、左右輿論風向。理由之一是警方與台鐵之間「有維持良好關係的必要」。這到底是什麼荒唐的情況?

請問警方高層:為了「關係」、為了仕途,連尊嚴和風骨都不要了嗎?

在刺警案案發之後,某前警大教授、某些警界人士大吃司改自助餐,將矛頭對準根本與本案無關的司法,帶動某些反智的輿論高喊「要尊嚴」。試問,那些將基層平庸化、網軍化的作為,叫做「要尊嚴」?

當然,筆者這樣的質問,可能會引發某些警方高層的無奈訴苦:「其實我們坐在這位子上,明明知道不對,但還是被逼無奈,也是很苦啦!」這類訴苦的內容,在筆者過去擔任檢察官的生涯中也聽過不少。但問題是:「都已經居高位了,你的苦只是為無法繼續升官而苦吧?」

近來有多少基層員警投書、公開發表改革的藍圖,結果高層還是滿腦子想著「上傳照片」、「警力展示」這種愚弄大眾的老路,順便出動個網軍,將焦點轉移、粉飾太平。

務實改革困難嗎?很無奈嗎?如果內政部長、警政署長、各單位局長、分局長這樣的層級都無法務實改善,那就代表沒有能力坐這個位子。我國又要一群月領十數萬甚至數十萬,卻只會搞媒體戰愚民的官員做什麼?

鐵路刺警事件後,內政部長徐國勇(左),與警政署長陳家欽(右)召開記者會,做出「要...
鐵路刺警事件後,內政部長徐國勇(左),與警政署長陳家欽(右)召開記者會,做出「要錢給錢,要人給人」的檢討方向。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輿論的反智化,是幫兇!

當然,我國政客、警界高層之所以能隨心所欲地任意轉移議題焦點,與向來好騙的民眾脫不了關係。

在討論現狀的問題與改革方向時,民間的鍵盤法官與鍵盤檢察官們只會在網路上發表各類不知所云,如:「你們都是為XX黨護航啦!」、「文青又在鬼扯」、「開槍就好了啦!」、「捍衛執法尊嚴,開槍就對了!」、「防砍服淘寶一件才賣5千台幣」(?)、「有空大家多看心海羅盤」(?)、「殺人現行犯本就該當場擊斃」等無數無法執行、對改革毫無幫助的言論,幹話講得震天價響,反正「我也是跟著鄉民進來看熱鬧的」,是吧?

對媒體而言,當社會發生重大刑事案件,任何捕風捉影來的訊息,都可以不假思索的賣給閱聽眾;「網友說」或是「意見領袖」的發言都成為煞有其事的公共討論,議題的核心就在一片片「XX痛批」「XX怒嗆」「XX打臉」中被隱沒,只有媒體賺到滿滿的收視與點擊。

此外,為了快速反應輿論與所謂的接地氣,政客是作秀還是提出實質的對策都有待檢驗,但閱聽眾真的在乎是作秀還是對策嗎?是痛定思痛,還是只要感覺到政府「有在做事」就好?等風頭一過,媒體不再報導,這座島嶼上的集體失憶症便再度復發,馬上就會忘記教訓。

如今的亂象,所有人都必須負起政治與道德責任。沒有人是局外人。

是作秀還是對策?等風頭一過,這座島嶼上的集體失憶症便再度復發,馬上就會忘記教訓。...
是作秀還是對策?等風頭一過,這座島嶼上的集體失憶症便再度復發,馬上就會忘記教訓。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