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李行與瓊瑤電影(十):《風鈴風鈴》,回歸鄉土寫實前的最後夢幻

秦漢、林鳳嬌,攝於1979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秦漢、林鳳嬌,攝於1979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上篇:

李行與瓊瑤電影(九):《風鈴風鈴》裡的新時代「瓊女郎」

《風鈴風鈴》由短篇原著展開,改編幅度相當大。前篇文章我們只約略討論到女主人翁沈盈盈夾處在她對海歸學人魏德凱教授的愛情,以及她對青年實業家孫健平可能提供她的物質享受三心二意。林鳳嬌雖然沒能成功塑造起一個立體可信、有明確心理活動和心路歷程的沈盈盈,但盈盈的人物形象,卻提供林鳳嬌一個展現不同於觀眾以往既定印象的機會。

影片中的高潮轉折,就是陶醉在健平承諾的豐美物質世界,不顧德凱苦勸,執意參加由孫家紡織企業主辦的親善公主選美大賽,如願膺選后冠,穿著國產衣料所製成的服裝,風光出訪新加坡。健平以護花使者的姿態陪同她這位「親善公主」也來到新加坡拜見父親,孫父不良於行,長住星洲別墅,遙控遍布全球的事業,台灣的紡織廠、成衣廠,就是由健平主掌營運。

孫父痛斥健平不務正業,更認為他手段浮誇、不切實際,爭吵之餘,萬里而來的盈盈反被眾家華僑巨賈捧在掌心,春風得意。其中更有秦董事長大獻殷勤,陪同盈盈暢遊獅城,背景響起崔苔菁甜嗲的歌聲吟唱道:「新加坡好風光,風和日麗天晴朗。草兒綠,花兒香,美麗整潔真清爽!」

秦董事長大宴賓客,熱情款待親善公主沈盈盈,健平醋海生波,闖入內室,打斷秦董與盈盈的酒前蜜話,秦董拂袖而去,盈盈氣極,健平更一不做二不休,強吻盈盈並欲強拉她房……。

盈盈與健平絕裂,含淚返台後在外賃屋獨居;表面上衣著光鮮,好似已被秦董包養,對於秦董的種種親暱要求卻又冷淡拒絕,內心其實徬徨不已。德凱終於登門造訪,兩人大吵,德凱痛責盈盈貪圖富貴,盈盈怨懟德凱在她最需要他的時候,沒能阻止她愈陷愈深,更恨自己這種自暴自棄的行為。

爭吵方休,哭聲隱隱,只聽得輕風入室,吹響兩人定情信物——一串風鈴。盈盈悔悟,重返校園,回到魏教授的「歐洲文學史」課堂。

林鳳嬌為拍攝《風鈴風鈴》,越洋到新加坡出外景。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林鳳嬌為拍攝《風鈴風鈴》,越洋到新加坡出外景。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沈氏一家的戲劇設定

瓊瑤的原著小說,基本上聚焦在德凱和盈盈最後重逢的一場,其餘的新加坡段落等等,都是編劇發揮想像。特別是關於盈盈整個家庭的戲劇設定,著實耐人尋味。

編劇張永祥筆下的沈家,有個教授父親,平時會待在家裡的研究室做實驗,這個空間也成為他和極其投緣的魏德凱高談闊論的所在,頗有點英國劇作家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r)、諾爾寇華(Noel Coward)所謂「閨閣戲劇」的情調。這個獨特的「談話空間」到故事後段,甚至還延伸到魏德凱的宿舍、研究室裡。

此外,教授夫人也妙,某種程度上好似延續自《浪花》片中黃曼的角色,只是少了轟隆竹戰,多了貴氣應對;她自謙懶得打理外務,不願陪盈盈出國,但盈盈參加選美時,坐在台下的母親儼然比台上佳麗還更緊張。

這個沈家,還有勾峰演的大學畢業生哥哥,再加上一個北一女妹妹。哥哥和家裡起的最大爭端,便是他決意放棄出國留學的機會,寧可與林月雲飾演的聾啞教師相戀相守;妹妹的機敏聰慧,本來有很大的發揮空間,可惜影片只讓她戴著近視眼鏡、抱著教科書、穿著制服或睡衣,在家裡來來去去,偶然展現對於盈盈社交生活的好奇或羨慕,原本具備極大的詼諧潛力,然而在最終的《風鈴風鈴》成片裡,我們看不到太多的伸展和發酵。

李行、張永祥在此所下的苦功、灌注的心血,和當前青年電影工作者習慣採取的「議題」導向,頗有相似之處,嚴格說起來,有那麼一點「貪心」的遺憾。既要處理女主角「愛慕虛榮」的關鍵,又要交代孫健平好高騖遠、不切實際的毛病,還要透過沈父(田豐飾演)、沈母(張冰玉飾演)跟兒子之間的矛盾,拉出另外一個屬於當代青年「別種問題」的思考象限。

除此之外,還有男主人翁魏德凱。這個角色在電影裡被安排成自小在國外求學,年紀輕輕便享有極高的學術成就,然而,他自謂性格古典而保守,喜愛的是源自於正統中國味道的脈絡。他初抵台灣、初入華人社會,第一眼就見到他覺得既現代又古典的沈盈盈,因此一見傾心。

這裡的「既古典又現代」,不單是魏德凱想像中的盈盈模樣,其實更是德凱自己的矛盾、自己的特色。無奈在電影中,這些屬於文化的、社會的、思想的、東西生活環境差異的對比和撞擊,在高潮起伏的情節之外,已然再無篇幅可以處理。只能重重舉起,輕輕放下;甚至,輕輕舉起輕輕放下,只有在台詞裡稍加點染兩句,就算已經涵蓋。

《風鈴風鈴》劇照。 圖/維基共享
《風鈴風鈴》劇照。 圖/維基共享

回歸鄉土寫實正本戲路的李行

在《風鈴風鈴》裡,我們可以看到李行所率領的創作團隊,已經不甘再繼續只停留在純粹的夢幻世界裡。早前幾年他們打造出的「夢幻」與「寫實」之拉鋸和平衡,很明顯地,「寫實」的面向在他們心底,已經不知不覺逐漸占了上風。

也無怪乎在《白花飄雪花飄》的商業失敗後,他們可以堂而皇之地「回歸」他們心之所向的鄉土寫實正本戲路,把屬於「夢幻」(還有「夢幻寫實」)的園地,交還給瓊瑤的創作團隊,讓他們承接自原著小說的養份,繼續耕耘下去,令其開花、結果、茁壯。

此外,在秦董事長(崔福生飾)精心安排的酒宴現場,余天客串歌星,先唱〈一個陌生的女孩〉,到孫健平(江明飾)意圖輕薄沈盈盈的高潮戲時,編導一筆宕開,畫面跳接至余天在席間高歌〈情絲〉,留下懸念。

秦董事長帶著盈盈遊賞花園新加坡各處風光時,畫面襯的是崔苔菁主唱的〈情人的樂園〉,不同版本的電影拷貝還配上不同唱詞,開頭第一句有的版本唱的是「這裡有好風光,風和日麗天晴朗」,有的版本唱的則是「新加坡好風光,風和日麗天晴朗」。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