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球員薪資與福利:一場百萬富翁與億萬富翁的戰爭

中信兄弟球員兼任球員工會理事長的周思齊近日提出薪資仲裁。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中信兄弟球員兼任球員工會理事長的周思齊近日提出薪資仲裁。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春天的序曲輕敲,各國職棒的春訓也如同季節更迭一般規律地報到,然而,今年的棒球季,卻帶著不安的氣息。

台灣,身兼球員工會理事長的周思齊與中信兄弟隊友陳子豪踏出了薪資仲裁的第一步,希望透過該舉,正視球員長期以來被球團「單方面續約」的權益問題。

而美國職棒,自由球員市場連續2年的遲滯,儘管最終馬丁尼茲(JD Martinez、2018年2月26日簽訂、5年1億1千萬美金)、馬查多(Manny Machado、2019年2月21日簽訂、10年3億美金)、哈波(Bryce Harper、2019年2月28日、13年3億3千萬美金)所簽下的大約,有讓球員行情拉尾盤的高價薪情,但是一些中上級的選手,迫於市場的遲滯,簽下1年、或是低於行情的合約。甚至明星級的選手如凱戈(Dallas Keuchel)、岡薩雷茲(Gio Gonzalez)、金寶(Craig Kimbrel)迄今仍無定所。

此外,再加上一些球團刻意操作潛力新秀升上大聯盟的時間點,以便延長可以控制球員的時間1,資方這幾年凡此種種的類似行逕,已經讓許多球員心生不滿。再看看下面數字,球員就更有理由生氣了。

波士頓紅襪隊投手金寶(Craig Kimbrel)。 圖/美聯社
波士頓紅襪隊投手金寶(Craig Kimbrel)。 圖/美聯社

薪資仲裁:從美職到中職

根據美國職棒球員工會的數字,2018年大聯盟球員平均年薪為409萬5686美元,較前一年下降1436美元,這也是最近50年間,僅僅第四度的薪資衰退。然而,根據《富比世》雜誌統計,大聯盟的總收益卻是連續第16年寫下歷史新高,2018年來到103億美金之譜。資方收益屢創新高,勞方薪資卻倒退,這當中,不需要太多的精算,你我都可以嗅到不對勁的味道。

美國職棒球員工會在其悠久歷史下,一向是北美主要職業運動中最為強勢的工會,新一波的勞資戰雲已經瀰漫,待這次勞資集體協議到期的2021年,球員罷工將會是有可能的發展。

儘管在美國充滿許多勞資的緊張氣氛,但到底人家有堅實的制度支撐著,要吵也都有公開的數字可依,即便是吃虧的球員方只能徒呼負負,下次勞資談判再討回來。那台灣呢?中職各球團僅有在2016年公布過一次營收,但是在那次非常正面積極的營收報告公布後,由於工會藉此爭取更多權益,反倒使中職與各球團之後就再未公布相關數字了。

MLB球員工會主席克拉克(Tony Clark)。 圖/美聯社
MLB球員工會主席克拉克(Tony Clark)。 圖/美聯社

因此,這3年來,相關數字根本都查不到,尤其是轉播權利金部分,自從2014年MP& Silva公司那筆看的到吃不到的6年20.4億合約失效之後,由中央集權改為地方自治,各隊自行議定轉播權利金,原本還公開的轉播權利金數字就從大眾的眼光中消失了;其中,更有由同一集團的媒體單位負責,相關資訊更難透明。既然看不到,就沒的吵,還可以哭窮,是資方最擅用的策略。

職棒選手在成為自由球員之前,僅能由球團單方面決定其薪資。這點各國精神一致,差別僅在自由球員年份以及薪資仲裁機制的成熟度而已。

2016年賽季表現出色而獲得MVP票選第二名的貝茲(Mookie Betts),由於當時僅有2年又70天的大聯盟資歷,尚不具備薪資仲裁的資格(3年),因此紅襪隊僅單方面決定他的薪資由56萬6千元美金調升到95萬美金。儘管讓人為他叫屈,但比起2018年的賽揚獎得主史奈爾(Blake Snell)來說,紅襪隊已經夠意思許多了——史奈爾僅有2年又72天的大聯盟資歷,所以所屬的光芒隊意思一下,將他從去年的薪資55萬8200美元,調升到57萬3700美元,僅僅增加1萬5500塊錢而已。

中華職棒中的非自由球員,在現行制度下,其薪資的決定權當然是倒向球團方的,這點無庸置疑,畢竟全世界職棒都是如此。而在可預見的未來,也難有太大程度的改變,但是薪資仲裁的制度及進行時間點卻是該明確建立的。

以中華職棒球員工會的聲明也可以看出,球員們無非只是要一個明確及合理的制度。很簡單道理,春訓期間都還沒簽定新年度薪資,但是卻要求配合隨隊如常練習、出賽等等,這段期間受傷的話怎麼辦?這樣簡單的問題不應該有複雜的答案。

2018年賽揚獎得主史奈爾(Blake Snell)。 圖/美聯社
2018年賽揚獎得主史奈爾(Blake Snell)。 圖/美聯社

職棒發展不應向後看齊

拿大聯盟薪資來相比,無非是比心酸的,但我們在制度的精神面上,卻沒有遠遠落後的道理。

例如,相較起美、日、韓職棒的退休金制度,台灣球員的「退休金」其實是自2009年之後,以「防賭基金」為名,讓球員完全從自己的簽約金與薪資提撥,當中僅有少數月薪不到7萬的選手,由球團提撥6%具有退休金的精神,絕大部分選手並未有雇主相對提撥的部分。

更何況,現行一半的球團中自家就是金控業,由他們來承攬此項業務,等於這筆由球員提撥出去錢都又回到了母企業的業務中。所以,我們在職業球員與球團間的戰爭中,不應該忘記這些看似高薪的球員也是勞工身分的事實。

每每在職業運動出現勞資爭議時,就會被球迷視為是一場「百萬富翁與億萬富翁的戰爭」,球團與聯盟就不用說了,通常都被視為邪惡的一方,但是球員們也不見得可以得到球迷的關愛。「你們賺的還不夠多嗎?」、「你們靠打一場比賽(玩一場遊戲)(game)為生耶!」是常見對爭取自身權益球員的揶揄。

美國職棒明星的天價薪資,被酸尚可以理解,而以中華職棒2018年賽季為例,球員平均每月薪資為15.3萬元,看來就是台灣整體平均月薪51,957元的3倍左右;不過別忘了,運動選手退役之時,正是一般人職業生涯要邁入巔峰的階段。

即便是今年要退休的彭政閔,雖然是要邁入第19年資歷的老將,但41歲退休之齡,卻比一般人要短了20餘年。更何況,當中多少球員在後浪推來之時,早早就已經被迫離開球場,長時間的退役階段,讓他們更需要退役福利制度的協助,以過渡退役之後,缺乏穩定經濟來源的生活。

周思齊與陳子豪踏出了薪資仲裁的第一步,雖然慢了些,但是至少能推著中華職棒制度一步一步往前走。是的,比起職棒初期的眾多前輩們,這一切都是他們所想都沒想過的,這輩球員也是相對幸福的,但真的什麼都要拿30年前來比的話,那麼職棒30年,不只無人出局,可能也還無人上壘。

中信兄弟明星球員彭政閔將在本季結束後退休。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中信兄弟明星球員彭政閔將在本季結束後退休。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 美國職棒年資計算方式為,若在大聯盟一季待滿172天以上為一年,若不滿則以天計,因此球團會刻意將選手留在小聯盟,待四月下旬再將其升上來,這麼一來,就可以犧牲幾天戰力但卻換取多一年的管控權,近年來小熊隊布萊恩(Kris Bryant,菜鳥球季在大聯盟171天)、勇士隊阿庫尼亞(Ronald Acuña Jr.,159天)都是著名案例。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