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歷史傷痕必然只能帶來仇恨嗎?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是一部黎巴嫩電影,在複雜龐大的文化歷史背景之下,此片卻選擇從...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是一部黎巴嫩電影,在複雜龐大的文化歷史背景之下,此片卻選擇從一件最小的事情開始說故事。圖為飾演東尼的Adel Karam。 圖/海鵬影業提供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The Insult)是一部黎巴嫩電影,這個國家夾在東邊、北邊的敘利亞與南邊的以色列之間,多年來飽受阿以衝突(阿拉伯-以色列衝突)之苦,除了敘利亞與以色列頻繁入侵,巴勒斯坦解放組織也在境內活動。

不只如此,黎巴嫩內部的種族與宗教問題同樣充滿衝突,曾經爆發大規模的內戰。這個中東地區最西化的國家,曾被稱為「東方小巴黎」的黎巴嫩,近一百年來始終必須面對受人擺布、難以自理的命運。

在一個這麼複雜龐大的文化歷史背景之下,《你只欠我一個道歉》卻選擇從一件最小的事情開始說故事。

一連串衝突的開端

基督教徒東尼住在黎巴嫩的首都貝魯特(Beirut),是一家修車廠的老闆,某天澆花時不小心淋濕了在家附近進行社區景觀更新的工程師葉瑟。葉瑟想幫東尼修理排水管以解決問題,卻被莫名地拒絕,他索性擅自從住家外自行修理。東尼發現後大為光火,便拿起工具砸壞了原本已被修理好的排水管,葉瑟氣得朝他罵了一聲「王八蛋」。

這句「王八蛋」,就是片名裡的「The Insult」(原意為羞辱),也是一連串衝突的開端。

東尼堅持葉瑟必須親自道歉,葉瑟迫於工作即將因此不保,前往修車廠打算道歉了事。沒想到東尼不斷當面咒罵他,最後葉瑟被一句「真該讓夏隆把你們屠殺殆盡」激怒,憤而出手打斷了東尼兩根肋骨。

這句話裡的夏隆,指的是在2001-2006年擔任以色列總理的艾里爾夏隆(Ariel Sharon),他被稱為「猶太之王」與「貝魯特屠夫」,曾在1982年第五次中東戰爭期間擔任將領指揮軍隊攻入黎巴嫩,並直接導致了1982年9月發生在貝魯特難民營的大屠殺,超過一千名巴勒斯坦平民被無辜殺害。

既然話講到這個份上,自然不可能善了,東尼控告葉瑟侮辱與傷害,官司進行期間東尼不聽醫囑勉強工作,斷骨插入肺臟造成氣胸,懷孕的老婆為了救助東尼而早產,嬰兒也有生命危險,使得情勢愈加激化。

與此同時,外界勢力也開始介入兩人間的官司,與政界關係匪淺的大律師為了操作政治利益與個人名聲無償擔任東尼的律師,他那同情巴勒斯坦人遭遇的女兒也主動請纓擔任葉瑟的律師,整起事件開始脫離兩人有能力掌控的範圍。

透過媒體的推波助瀾,東尼與葉瑟的官司被視為黎巴嫩境內基督徒與巴勒斯坦難民間的正義...
透過媒體的推波助瀾,東尼與葉瑟的官司被視為黎巴嫩境內基督徒與巴勒斯坦難民間的正義決戰,社會上到處爆發衝突,動盪不安。 圖/海鵬影業提供

此片不僅入圍威尼斯影展競賽片,飾演葉瑟的男主角卡梅爾巴沙(Kamel El Ba...
此片不僅入圍威尼斯影展競賽片,飾演葉瑟的男主角卡梅爾巴沙(Kamel El Basha)一舉拿下威尼斯影帝。 圖/海鵬影業提供

黎巴嫩基督徒與巴勒斯坦難民的正義決戰?

透過媒體的推波助瀾,東尼與葉瑟的官司被視為黎巴嫩境內基督徒與巴勒斯坦難民間的正義決戰,社會上到處爆發衝突,動盪不安,就連黎巴嫩總統出馬調停,也無法成功讓東尼撤告。

在激烈的法庭攻防戰中,終於揭露了東尼頑固不願撤告的背後原因,他是黎巴嫩內戰的受害者,這是一場自1975年持續至1990年,橫跨15年間的長期內戰。這場內戰造成大約12萬人喪生,100萬人為躲避戰亂逃至國外。

1976年1月,為了報復基督教民兵屠殺巴勒斯坦民眾,巴勒斯坦民兵襲擊了達穆爾鎮(Damour),也殺害了超過700名基督徒,其中包括許多東尼的親人與朋友。年僅六歲的東尼幸運逃過一劫,但對巴勒斯坦人的仇恨卻從此深埋在心中,正印證了政治人物在電視上的一席話:

現實中的戰爭雖然在1990年就結束了,但人們心中的戰爭卻依舊進行著,因為我們從未真正和解。

所有人背後都背負著巨大的創傷,這些共同的歷史創傷可以加深仇恨,也有可能成為和解的契機,只在一念之間。

所有人背後都背負著巨大的創傷,這些共同的歷史創傷可以加深仇恨,也有可能成為和解的...
所有人背後都背負著巨大的創傷,這些共同的歷史創傷可以加深仇恨,也有可能成為和解的契機,只在一念之間。圖為飾演葉瑟的Kamel El Basha。 圖/海鵬影業提供

以生活衝突推演國家歷史傷痕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的導演薩德杜埃希(Ziad Doueiri)一向是位充滿爭議性的導演,曾以《城西無戰事》(West Beyrouth)得到第一屆台北電影節的國際類首獎。他的上一部片《攻擊》(The Attack)因前往以色列拍攝,在黎巴嫩國內引起許多反彈,甚至一度因此被黎巴嫩政府逮捕。

但是,《你只欠我一個道歉》推出後獲獎連連,入圍威尼斯影展競賽片,飾演葉瑟的男主角卡梅爾巴沙(Kamel El Basha)一舉拿下威尼斯影帝。其後又入圍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成為黎巴嫩歷史上第一部入圍奧斯卡的作品。最後,不但電影順利解禁上映,黎巴嫩總理甚至親自為劇組送行去參加奧斯卡頒獎典禮。

這部電影的優秀之處,在於他用一件微不足道的生活瑣事作為梗概,隨著劇情的慢慢推進,把那些歷史文化的血肉一片片的貼上去,劇情越到後段,議題越深刻。一開始你會覺得這個衝突只是固執老頭與幼稚中年的無聊逞強,但角色與故事的深度不斷開展,他們的面目持續改變,觀眾的視角及思考更隨之變化,到了電影的最後,會擴展到一時半刻難以消化與判斷的地步。

在不斷加快推進的劇情節奏中,也有一些瑕疵。例如兩造律師父女關係的設定,便完全多餘,與劇情毫不相干;而相比起原告律師,被告律師的接案動機僅僅是單純的理想熱情,在電影裡更是只用一句話就交代過去,顯得單薄許多。將這些看起來像是具有商業目的般的設定去除掉之後,電影主議題本身反而能夠擁有更純粹的力量。

黎巴嫩國內由於歷史過往而形成的創傷,與不同群體之間長久無法消除的鴻溝,和台灣的命運與現狀社會有許多可資相況之處,相信台灣的觀眾看《你只欠我一個道歉》比起他人更能感同身受。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