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母豬教」請進:仇女鄉民的賽局困境

圖/擷自批踢踢
圖/擷自批踢踢

最近鄉民世界裡有一股宗教勢力正在蔓延,不是妙禪也不是上人,這個教的八字真言是:「母豬母豬,夜裡哭哭。」教義是仇女──對不起我說錯了,在教徒的見解中他們並不仇女,仇的只有「母豬」──某些被歸類於其中的女性。

至於「誰才是母豬?」這個深奧的問題,許多教徒也說不清楚,總之大概可歸納成兩類:

(警告在先,底下的敘述可能引起某些讀者的不快,若不喜歡就不用看下去了。)

  1. 男女關係(性關係)混亂的女生,包括曾經混亂但現在想「從良」的也算,比方年輕時交過男友或會找砲友,玩過一陣子之後卻想找個竹科工程師安定下來結婚者(這些工程師被稱為「回收業者」,可見教徒把這種女性看做什麼)。
  2. 拜金女,利用女生的優勢,從男性身上獲得金錢套利者,例如大家一起吃飯卻等男生付帳,生日節日假日會向男生朋友凹禮物,把男生當工具人使用以獲得交通接送服務等等。

其他尚有爭議的「母豬條件」還包括:醜女、肥女、老女人(眼光甚高、嫁不出去的老處女)、喜歡外國人的女人(亦即所謂的CCR跨文化戀情)……等等。(延伸:ㄈㄈ尺、洋腸與臭婊子——歧視語言下的自卑、恐懼與失語症

總之,母豬教徒可以仇的對象是不特定多數,由於定義不明確,又多屬教徒自由心證,因此被說成仇女似乎不意外。但可以確定的一件事是:就算是教徒也喜歡正妹,只要正妹保持單純的性關係,並且不利用、不背叛、不傷害他們,教徒可是會把正妹捧上天的呢。

話說在先,我並不是教徒,這篇文章的目的也不在分析這個宗教的合理性與正當性,只是想把這個社會現象(姑且這樣稱呼)說出來,並且討論它的某些演變過程。結論說在前面:我認為這個宗教能蔓延開是很奇怪的事情,因為成為教徒一點好處都沒有,但又是為什麼,「把某些女性歸類為批判對象」對教徒會這麼有吸引力呢?

母豬教的策略

身為統治者,最好的策略就是「分而治之」(divide and rule),把被統治者分化成兩種,讓他們彼此對立,絕對不會團結起來對抗統治。

好比我們活著的資本主義社會,也把勞工分成好勞工(有競爭力、努力上進的)和壞勞工(沒能力、只想不勞而穫的),讓好勞工去批判壞勞工,讓好勞工覺得自己也是資本家,就形成美好的統治了。

把女性分成「聖女與妓女」,或者說「正妹與母豬」也是相同的策略,先強調我們不討厭所有女性,只仇視某種不好的女性,想獲得怎樣的待遇,就看你自己覺得屬於哪一邊囉!這是種簡單的分化技術。

所以說,就算是母豬教徒也絕不討厭正妹,反而愛得要死,那些漂亮的、敢裸露的(而且不會跟我收錢的)、對我無害的、不會背叛我的女生,屬於聖女階級;至於漂亮又敢裸露卻要收錢,或是漂亮又敢裸露但是會背叛我、陷害我、欺騙我的女生,絕對罪不可赦,屬於母豬階級。

然而這種對女生又愛又恨的心理,也形成了母豬教徒的賽局困境:

一方面他們分化了女生,另一方面,也永遠吸引不到自己喜歡的那種女生。

母豬教的賽局困境

教徒有句常用語是「價錢談不攏」,他們一方面視拜金女為眼中釘,卻又同時認為用金錢可以得到(至少某些)女性,認為自己不受歡迎是沒錢的原因,自打臉的濃度高到不可思議,卻無意跳出這個矛盾的邏輯。此外,教徒一方面賤斥性關係混亂的女性,卻又同時視性關係混亂的男性為英雄,採取雙重標準也不覺得怪異。

也許有人會說:「我不亂搞性關係,也不用錢交換女性,我就討厭那樣的母豬不行嗎?」

當然可以,不過多想兩秒鐘,這麼做只不過讓自己陷入賽局困境而已。

假設一般女性面對兩個男生,其中一個成天「母豬母豬」的喊,又強調「我不是討厭你,只是討厭母豬而已」;另一個則對女生一視同仁,你覺得哪個男生會比較受歡迎呢?母豬教徒的存在,對其他男性根本是「追求女生」賽局裡的好消息──就讓教徒盡情倡議,讓女性討厭他們吧,我只要不說話就能得利,出來阻止教徒的人還真是笨蛋呢!(從這個意義上看,我寫這篇文章真聰明不到哪裡去)

關於「仇視(某種)女生」這件事,女性要不就是置之不理,要不就是覺得反感,而對男性來說,放任「教徒」蔓延反而對男女賽局裡的自己有利,獲得最終正義與勝利的,只有教徒的嘴巴而已,這可能就是它能蔓延開的原因吧。

文末還是得來點建設性。不管你是不是母豬教徒,有沒有仇視女性,別忘記一個基本道理,批評某些女性並不會讓自己變得討喜,如果真想獲得正妹、聖女的歡迎,應該加強一下自己會如何對待她們的論述與行動吧,成天開發仇視母豬的言論,時時嘲笑母豬的下場,把注意力都放在這裡,不覺得搞錯方向了嗎?

你都沒拿出一套方法來吸引別人,在那裡嘴砲酸人就會有正妹喜歡你喔?是啦,像我這樣的異性戀男性,真的會很喜歡你。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