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國民阿嬤陳淑芳的藝界人生:台語片時代的最佳女主角

賴天恆/台灣與法西斯的距離:十個線索

下一個時代,會重新成為法西斯的時代嗎?耶魯大學哲學家史丹利(Jason Stanley)指出,近年全球支持極端民族主義的右派崛起,追求極權、貶低民主、漠視人權:川普崛起、歐洲極右派政黨獲得前所未有的勝利、土耳其執政者全面掌控媒體與學校、反移民反難民反女權反平等的暴力事件層出不窮。

全球法西斯的共通點,就是極力劃分「我等」與「他者」。如果要避免法西斯進一步崛起,帶來過去的災難,眾人必須先有能力指認出法西斯如何運作。

在史丹利2018年發表的著作《法西斯如何運作:『我等』與『他者』的政治》(How fascism works: the Politics of Us and Them 暫譯)裡,他整理了「法西斯的十大棟樑」:法西斯主義崛起的十個徵兆和手段,我們有必要理解這份清單,因為當中要素跟台灣歷史、社會現象的重合讓人害怕。

法西斯的十大棟樑

一、主張重返「偉大」的傳統榮耀

民族有神話。這些神話往往令人振奮:偉大的黃金時期,在英明領袖帶領之下,我們的祖先克服各種艱難、征服了敵人、建立了樂園。男性捍衛家園,女性則在家生兒育女。但是好景不長。各種悲劇層出不窮,我們失去了我們所應有的一切。「他者」入侵,不但摧毀了樂園,更摧毀了人心。

然而,有天我們必定可以重新奪回那一切屬於我們的應許,重返過去的榮耀。過去的神話是否符合歷史事實不重要,只要有人相信就好。(至於過去的不公不義,我們就不提起,也不准別人提起。)

二、藉由政治宣傳入侵民主社會

民主社會是敵人。民主社會建立於人人平等的理念,連「他者」都可以享有自由與人權。然而,民主不穩固。我們表面上會提倡各種民主價值,但最終目的是要撼動、侵蝕民主社會的根基。

這就是政治宣傳(propaganda),如同納粹宣傳部部長戈培爾(Joseph Goebbels)所說:「民主最大的笑話,就是賦予死敵摧毀民主的利器。」我們可以主張言論自由,藉由不加管制的言論自由,讓仇恨言論掩沒其它聲音,讓民主審議無法進行。我們可以主張,為了和平,必須發動戰爭;也可以主張,為了人民的安定,有時侵犯人權是逼不得已。

三、反智、攻擊大學

大學本當是多元意見交流,學術發展的場域。然而,多元意見交流有害於傳統榮耀神話的普及,更有可能揭穿政治宣傳。我們自然要閹割大學,讓人民從小到大只接受一種「正確」的意見:重返榮耀必須倚靠偉大領袖,「他者」則是對這一切的威脅。一些呈現少數族群觀點的研究,包括女性主義等領域,必須立即關門,因為他們跟「他者」站在一起,給「他者」有機會腐化年輕人。把異議趕出校園後,自己人便可進駐。

四、攻擊真相,提倡陰謀論

以情緒言論取代理性討論,告訴人民不可相信他們自己的感官、常識,因為主流媒體、自由派菁英、所謂的科學家都在欺騙社會大眾。(別以為「更多的觀點」只會讓「真理愈辯愈明」。當你相信全球氣候變遷,你的對手卻只相信氣候變遷是挺同科學家的陰謀時,你們根本無法對話。)沒證據則可以說成政府、媒體、自由派很會隱瞞。當彼此不再信任時,有魅力的領袖自然就會成為許多人所崇拜、追隨的對象。

五、提倡階級,「主流」團體優越於其他人

美國內戰前,南部邦聯的基石是「黑人劣等」的「自然事實」。納粹的基石是「猶太人劣等」的「自然事實」。自由派、馬克思主義者否認「自然事實」主張「人人平等」。這種「謊言」必須拆穿,因為「人人平等」就等於迫使「優越人種」跟「劣等人」享有一樣的權利義務。「我等」是「優越人種」,有使命、有權利,不容退讓。

六、假扮受害人

對習慣享受特權的人來說,平等就像迫害;光榮歷史神話無法實現時,更可以把一切過錯怪給少數族群。是「他者」妨礙我們的經濟發展,是「他者」騙了我們,奪走了我們的名分。這等憤怒,多好利用。領袖可以給出承諾,重返榮耀,讓「我等」重返應許之地。

七、提倡法律與秩序

「我等」犯罪時,是他個人的問題,或者情有可原;「他者」犯罪則是「罪犯」。罪犯本質上邪惡,所以必須處理甚至除滅他們。民主自由卻以平等、人權之名阻礙這些必要的工作。

八、煽動性別焦慮

他者不只是「罪犯」。他們是一種特定的「罪犯」。他們是強姦犯。他們會污染我們純淨的血緣。他們會讓我們無法保護屬於我們的女人與小孩。希特勒堅稱,猶太人就是打算利用「黑人強暴犯」污染亞利安人的純淨血緣,消滅白種人。同樣可憎的,是那些同性戀、女性主義者,這些都是「他者」入侵「我等」的陰謀。

只有追隨偉大的領袖才能讓我們重新實踐保護女人與小孩的核心使命。(當然,即使在傳統父權社會,男人也不會真的「保護」女人,只會予取予求。但是神話不需要符合歷史事實,對吧。)

九、城市與慾望是萬惡的淵藪

就如同希特勒痛恨維也納一樣,我們也看見城市掏空鄉村的資源,更帶來道德的敗壞。放縱摧毀了傳統家庭,墮胎降低生育率,造成國安危機。這些都侵蝕國家的根本。(相對地,「他者」、「劣等人」卻生個不停。)

十、「外人」不只是罪犯,更極其懶惰,會拖垮我們

「他者」懶惰,是社會的蠹蟲。別以為我們講話沒有證據。我們可以剝奪「外人」的教育、就業機會,迫使他們成為乞丐一樣的難民。此時,他們不像「我等」可以認真從事生產。既然他們無法認真從事生產,無法自給自足,我們還有必要為他們架起社會福利的保護傘嗎?

此計畫的重大阻礙是「工會」。工會完全無視「優越我等」跟「劣等他者」的差異,主張人人平等,守護基本工資、勞動條件,不但給予「他者」生存空間,更妨礙「我等」追隨偉大的領袖:記得不能讓任何人倚賴領袖之外的任何東西。

這就是法西斯的十個支柱,目的是建立一個基於權力與忠誠的意識形態,來取代真相。自由民主需要真相,要攻擊自由民主,就要攻擊真相。法西斯立基於極端的民族主義、父權體制、男子氣概,要效忠一個群體,仇恨「他者」,而群體的化身是偉大的領袖,是我們的大家長,可以藉由個人魅力、魄力、效率、決心解決所有的問題。

法西斯的十大棟樑,台灣版

回顧台灣的歷史,眼看社會現狀,我們不難看到許多法西斯的蹤影。以下我列舉一些我想到的對照,大家可以自己判斷。

一、過去有中華道統、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現今則有蔣經國神話。過去百姓純樸,治安良好,經濟突飛猛進。這就是我們想要回歸的社會,獨裁不見得不好。(當然,數據是說以前殺人案明顯比較多、經濟起飛靠外援、民主自由更是因為獨裁者挺不住國內國際內外夾擊的壓力...但我們靠感受不靠證據。至於白色恐怖,誰提誰就是煽動仇恨。)

二、民族英雄、人類的救星同時也是自由的燈塔。他為了保護自由,限制眾人自由也是必要的。現今我們則可以提倡宗教自由來迫害性少數的自由、提倡政治自由來引進外來資金與網軍、提倡新聞自由提供充分的平台給外國政治宣傳,提倡言論自由以便高談武力統一等恐嚇性言論。以和平之名,提倡多半帶來戰爭、動盪甚至屠殺的「和平協議」,或者乾脆說:為了促進「和統」,必須準備「武統」。

三、「四六事件」、軍隊以教官的名義進入校園、台大哲學系事件、必修「國父思想」都聽過吧。但這些多半也只是冰山一角。現今的話,民進黨「控制校園」,「成大、台大都被滲入,學生都是被洗腦的」,不愛(中)國、不懂得尊重長者,只覺得嗆中國很爽。

四、黨外都是匪諜。前總統是日本人的私生子,現任總統為日本人的私生子墮過胎,總統黑手伸向國外對明星大學施壓偽造學歷,總統挺同是為了散佈愛滋病圖利自己經營的藥廠。「追蹤器」在「有跟沒有之間」。

五、「漢人中心主義」強迫原住民取漢名。「我不說方言」。「新南向政策」沒必要,不然「鳳凰都飛走進來一堆雞」、「瑪麗亞怎麼變老師」。「非洲黑人家庭真的需要蘭花嗎?」。「母語回家學就好」。

六、就算債留子孫,年金一毛也不可以少。國家欠我們的,年輕人要懂得敬老尊賢。都是女性主義的錯,害我交不到女朋友。太多「女權自助餐」了。沒收不當黨產就是掠奪。

七、黨外人士「煽動叛亂」。回歸嚴刑峻罰吧!這樣才能嚇阻犯罪。菲律賓籍博士生被當成「逃逸外勞」拘捕。忍受不了殘酷勞動條件的移工被當成「罪犯」,甚至直接槍殺(即使這些人的犯罪率遠低於一般台灣人)。

八、提倡守貞教育,拒絕性教育,因為「肛交」「性高潮」荼毒無辜的小孩,「害我不知道怎樣教小孩」。同婚通過讓台灣人絕子絕孫,更會鼓勵亂倫、人獸交。

九、三零年代強調「整齊清潔簡單樸素迅速確實」。現在則有人強調要讓「北漂青年」回鄉,而更重要的是年輕人要有責任感,不可以自私,要乖乖生兒育女。至於墮胎?絕對不可。

十、「原住民專用米酒」。年輕人懶惰、不上進、又愛埋怨、缺乏狼性(原住民也一樣,而移工則一邊偷竊台灣人的薪水一邊又總是想逃跑),至於他們和當下受薪階級是否受到良好的起薪和就業保障,並不是我關心的。

有多像?87分像。台灣就是「太民主了」對吧?要怎麼解決這些問題?不就是要選一個重新轉世投胎的領袖,超越民主,帶領我們重返榮耀嗎?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