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房貸階級如何影響政治?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中產階級並沒有一個很精確的定義,隨著不同的社會和年代,我們也只能含糊的找出一種中產階級。中產階級的特徵包含:高教育程度、專業資格等,但是擁有這些東西特徵,也不等於你就是一個中產階級。所以這是一個很含糊的定義。

最常見的,就是自認中產——如香港的財政司司長——月薪三十萬港元,一樣自稱中產。結果使同樣被稱為中產階級的這群人,在社會地位與收入有著巨大的差距。

在這樣的前提下,雖然很多人自稱中產,他們的立場卻有很廣闊的光譜,純以中產立論,他們並不是一群利害立場相近的人。如果要說,在香港和臺灣,真的能產生政治影響力,處境近似的階級,其實是有的,這個階級比起中產稍為狹窄,和中產有相當程度的重覆。

這個階級就是「正在背房貸的人」。

我們在這篇文章裡,將之稱為「房貸階級」,在香港叫作「供樓」,意思都是一樣的。

這個階級簡而言之,就是一群向銀行借了很多錢購置房地產,在二、三十年的時間內,必須每月還款的人。這些人擁有自己的房產,但是卻同時背負著會讓擁有的房產(很可能是唯一的房產)隨時消失的貸款。萬一有一天還不起這筆貸款,就很可能會變得一無所有。

這形成了一個「階級」,這些人的特徵,在於不論他們收入如何,他們面對風險的能力特別弱,為了償還貸款,每個月都比別人多了一筆必然開支,這筆開支,很可能吃掉他們收入非常大的一部份。

這導致了「收入下降」和「資產價格下降」對會對他們帶來很大的衝擊。如果收入下降,對他們生活品質的影響是幾何性質的,因為既要付貸款,也要預備足夠的現金,預防在突然失業時還能繼續償還;而資產價格下降則會使他們淪為負資產,也就是負債比起資產還要多的處境。

但是經濟全球化後,單憑專業是不足以保障收入的。以資訊工程來說,差不多每十年技術就全盤翻新,技術價值大起大落,今天能有的市場價值,明天就會失去。在這些行業裡,憑市場價值,想要長期保持收入穩定,甚至上揚,其實是很困難的事情。隨著世界經濟飽和,像物業工程這些行業也很可能失業,為了要保障他們的收入不會下降,就需要保護已有的產業利益,而新興產業就會成為威脅。特別是高科技產業,當能夠拍照的智慧型手機普及化,影像產業做得再好,也難以阻止萎縮。為了保障已有的收入穩定,往往代表社會對於新興產業的態度會走向保守。

對於資產價格下跌崩潰的恐懼,則令政府走向要保障資產價格,換句話說,房貸階級希望政府能夠保障房價是在高位的,而且最好能夠不斷上升的;這就導致了房貸階級樂意、甚至是被迫支持一切抬高房價的政策,例如緊縮房屋供應,反對開徵空置稅等。

房貸階級立場會非常強硬,因為對他們而言,這是生死存亡的問題。

這迫使了港臺的政府,都走向放任房價,保障舊產業的道路。為何房價不能崩潰?因為很多人借了錢,房價一崩盤,借錢的人跟著崩盤,被借錢的人隨之受到牽連。而舊產業為何一定要保護?因為舊產業保障了很多人的收入,如果這些人的收入不再受到保障,房價就會崩盤,而一旦有這樣的跡像,房貸階級就會產生巨大的不滿。

房貸階級影響了港臺二十年的政治,這衍生出另一個問題:舊產業和坐在位子上的人被保障,再加上房價租金升上去就回不來,剛進入社會的新鮮人,發覺自己是這個系統的邊緣人。年輕人的收入,特別能夠反應市場現實,而沒被保障的產業,待遇天差地遠,但他們要追上的,卻是那些已經被托住的房價。

房貸階級的存在,其實正是產生太陽花與雨傘革命的前因。這個很像中產的階級,並不是改革的推進者,可是為了維護他們的利益,卻孕育了另一群人推動爆發改革的環境。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