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安樂死難題:許一個善終,完成人生旅途的《天堂計畫》

大台北地區捷運站更名建議(上):現行站名爭議與其問題根源

松花江上?還是南京城頭?其實捷運松江南京站僅得名於兩條道路的交叉口,但「中庄仔」才是這裡的固有地名。 圖/盧彥均
松花江上?還是南京城頭?其實捷運松江南京站僅得名於兩條道路的交叉口,但「中庄仔」才是這裡的固有地名。 圖/盧彥均

台北捷運車站命名屢招爭議

捷運車站該怎麼命名?為何政府與民眾經常意見相左?關於捷運站命名的爭議歷來屢見不鮮,在最早使用捷運的台北也最常見。

捷運「大橋頭站」營運前原定名「大橋國小站」,後經居民爭取而在2010年開始營運前順利依固有地名更名為大橋頭站,至於大橋國小則成為了副站名。

2012年民眾建議將營運中但容易與鄰站大橋頭站產生混淆的「台北橋站」改為「天臺站」,但此案並未有進一步發展。

捷運「南京復興站」原名南京東路站,後因松山線於2014年沿南京東路通車,而由台北市政府捷運工程局決定改名為南京復興站。

捷運「善導寺站」在2015年也有數千名附近居民連署,要求市府將該站改名為「華山站」,以彰顯該地近百年來的地名,並取代因寺內設有靈骨塔而易引發負面觀感的原站名,不過台北捷運公司表示改名牽涉龐大花費,本案最終僅以加註副站名華山作結。

清領時期所建的台北城有五座城門,唯獨南門沒有捷運主站名來紀念,2016年由里長透過市議員向市府爭取於捷運「中正紀念堂站」的主站名後加註副站名南門,此案最終獲市府採納。

得名於原台北縣政府(今新北市政府)的捷運「府中站」,亦因縣府遷離而由民眾爭取依當地歷史地標改名為「林家花園站」卻失敗,僅在2019年以加註副站名作結。

同樣在2019年,新北市政府捷運局研討欲提議台北捷運的「板橋站」改名為「新北市政府站」以提升新北市政府能見度,此事一經立法委員揭露即在網路上掀起大量討論,網友壓倒性地反對以設施名取代地名,亦反對更改已與高鐵及台鐵共站而同名的捷運站名,最終板橋區公所舉辦公聽會蒐集民意,決定以維持原站名而加註副站名新北市政府作為建議,函送台北市政府請求實行。

從這些前例看來,捷運站名的更改,在營運前較容易,民意要求下即可達成,至於營運後,即使民意要求也只會以加註副站名作結,而行政機關卻可主動決定更改主站名,不過民意仍足以將行政機關的這種意向阻擋下來。

捷運善導寺站雖經居民要求改名,卻僅以加註副站名作結,但不論善導寺、華山或樺山町等名稱都遮蔽了固有地名「三板橋」。 圖/盧彥均
捷運善導寺站雖經居民要求改名,卻僅以加註副站名作結,但不論善導寺、華山或樺山町等名稱都遮蔽了固有地名「三板橋」。 圖/盧彥均

捷運車站命名應重視市民文化認同需求

到底捷運站應如何命名才能避免爭議?對於一地居民而言,站名要能凝聚「文化認同」,宜取自具歷史意義的地名或顯著地標名。台北市訂定的法規《臺北市臺北都會區大眾捷運系統捷運車站命名更名或車站站名加註名稱作業要點》即指出,捷運站命名應以地方辨識性、地標顯著性及歷史意義作為原則。

捷運站若命名得當,除可回應民眾的文化認同需求,更是成功的文化資產保存。具歷史意義的地名或顯著地標名,乘載著社會的集體記憶,而從前述幾個民眾要求捷運站更名或反對更名例子,我們可以看出民眾希望這樣的文化認同載體,透過捷運站名獲得更大程度的彰顯。

歷史地名更是一座城市的無形文化資產,有形的古蹟建築若即將被拆除,易喚起人們的危機意識而挺身捍衛,但無形的地名保存卻相對未得到足夠的努力,越來越多尊重原住民族文化(原住民族語言地名的台語或客語音譯)、反映地形景觀特徵或富有移墾社會色彩的歷史地名因此為人淡忘。

因此,城市裡一座座熙來攘往、每月數十萬人次進出的捷運站,若能優先採用歷史地名來命名,豈不是非常理想的無形文化資產保存法?

台北捷運是台灣最早開通、規模也最大的捷運系統,其車站命名問題,比起其他捷運系統而言更需優先檢討,又由於台北捷運與桃園捷運、新北捷運相互連通,故適合將這三個皆處於台北都會區的捷運系統視為一體來檢討。

台北城五座城門獨留「南門」沒有捷運主站名來紀念,即使經居民爭取,捷運中正紀念堂站也僅止於加註副站名。 圖/盧彥均
台北城五座城門獨留「南門」沒有捷運主站名來紀念,即使經居民爭取,捷運中正紀念堂站也僅止於加註副站名。 圖/盧彥均

地名是東亞主要城市大部分的地鐵站名來源

地鐵站命名的國際共通慣例是什麼?若我們能回答這個問題,或許就能更看清楚台北都會區(以下簡稱台北)捷運站命名的優劣之處。由於公共場所命名一事牽涉歷史、語言與文化,且讓我們將視野限定於台灣所在的東亞地區,以求得出較適合台北參考的慣例。筆者挑出東亞各國與台北的世界性影響力相當的代表性城市,檢視其地鐵站名。英國的「全球化及世界城市研究網絡」(GaWC)所做的「世界級城市」(World Cities)2020年排名將東亞八座城市列入為最高的Alpha級,分別為香港、上海、北京、東京、首爾、廣州、台北、深圳。

這八座東亞城市地鐵車站命名的第一個共通點,就是都以地名作為絕大部分車站的命名依據。地名比起設施名或道路名來說歷史更長,能承載更豐富的社會集體記憶及文化意涵。第二個共通點,則是所有城市在使用地名之餘也都有以機場、火車站、單一道路(在此包括橋梁)及宗教場所名稱為地鐵站命名的例子。

機場與火車站由於是城際交通樞紐,其名稱已具備高可辨識度,與之共構的地鐵站直接採用其名稱,不難理解。以單一道路名作為地鐵站名來源,這種作為則有明顯的城際差異,上海、廣州與深圳大量採用,北京、台北與首爾次之,東京與香港則極少。至於宗教場所,能成為地鐵站名的宗教場所大致都是具有高知名度的宗教信仰中心。第三個共通點,則是絕大部分城市也採用大學、公園及運動場館作為地鐵站名。

看完了主要的共通點,接著讓我們留意顯著的相異性。台北有哪些顯得格外與眾不同的地鐵站命名來源?最稱得上獨樹一幟的有兩類:道路交叉口(台北多達七站,但其他七大城市僅首爾有兩站也這樣做)、中學或小學(台北多達六站,但其他七大城市僅深圳有一站也這樣做)。其次有六類也與大部分城市相異,每一類在其他七大城市中只能各找到兩座城市也這樣做:市場、政府機關、動物園、政治紀念、醫院、大樓。醫院在台北多達五站,但全東亞僅上海與廣州有同類的地鐵站名。政治紀念在台北有兩站,但全東亞僅首爾與廣州有同類的地鐵站名。

因此,台北捷運站的命名,優點在於地名、機場、火車站、單一道路、宗教場所、大學、公園、運動場館是與其他城市共通的命名來源,缺點則在於道路交叉口、中學或小學、市場、政府機關、動物園、政治紀念、醫院、大樓是最不符國際慣例的命名來源,而後者造成的結果即是台北以地名命名的地鐵站比例與東亞大部分主要城市相比偏低(參見下表)。

在下一篇文章中,筆者將對大台北地區各路線車站提出站名檢討原則、命名適合來源及優先順序層級,以及建議站名。

東京北京首爾香港上海台北廣州深圳
地名90%78%72%88%20%51%74%84%
單一道路1%11%2%1%68%8%5%2%
道路交叉口0%0%2%0%0%7%0%0%
大樓0%0%0%0%0%2%0%0%
大學0%2%6%2%1%3%0%1%
中學或小學0%0%0%0%0%4%0%0%
公園2%2%3%0%2%1%6%4%
火車站 0%1%1%0%1%1%3%0%
市場0%0%2%0%0%1%0%0%
宗教場所3%2%1%2%0%4%1%0%
社區/商圈0%0%0%1%4%2%2%0%
政府機關1%0%5%0%0%2%0%0%
政治紀念0%0%0%0%0%1%1%0%
娛樂場所0%1%0%3%1%1%0%3%
展覽館0%0%0%2%0%1%0%0%
動物園0%0%0%0%1%1%0%0%
產業園區0%1%2%0%2%1%2%0%
博物館0%1%0%0%1%0%0%0%
圖書館0%1%0%0%0%0%0%0%
機場1%1%1%1%1%3%1%1%
醫院0%0%1%0%0%3%1%0%
運動場館0%0%2%0%2%1%1%1%

▲ 東亞八大城市地鐵車站命名來源比例之比較(台北含台北捷運、桃園捷運、新北捷運)(0%不一定代表無,有可能只是四捨五入未達1%)。表/吳亞軒、盧彥均

▍下篇:

大台北地區捷運站更名建議(下):以新站名乘載地方歷史記憶

北京地鐵國家圖書館站。 圖/中新社
北京地鐵國家圖書館站。 圖/中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