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大戰後的「野球復興」:1945與2020的日本夢幻職棒(上)

日本天皇陛下與皇后出席75年中樞紀念儀式,攝於8月15日。 圖/美聯社
日本天皇陛下與皇后出席75年中樞紀念儀式,攝於8月15日。 圖/美聯社

8月15日,是日本的二次大戰亞洲戰場的「終戰紀念日」。1945年,昭和天皇透過「玉音放送」正式跟聯合國宣布投降;今年8月15日,現任天皇陛下與皇后也照例出席75年中樞紀念儀式。然而,由於COVID-19全球大流行的影響,今年儀式被迫縮小規模,天皇夫婦也睽違半年首次從皇居「出關」,前往非皇室用地參加活動。

天皇在戰死者紀念儀式上朗讀詞句時,強調過去戰爭慘痛教訓,日本人要銘記在心,確保永世和平外。此外,也罕見提到疫情下,日本人要一起共度難關。世界和平的維持,在此刻的疫情紛擾而存續一線。雖然全世界的確診病例仍未減緩,不過全球各大職業運動已陸續恢復,包括足球、賽車、高爾夫等。而棒球世界中,日本與美國職棒也分別在6月和7月恢復。

有沒有觀眾在場,絕對是職業運動重要的因素。日本職棒維持一場比賽不超過5,000人,也規定觀眾在場內需要保持冷靜,不准大吼與任何太過激動加油行為,以鼓掌或以短促的聲音如「好呀!」等鼓勵方式加油,以致現在日本職棒的應援也變得相當文靜,甲子園內更難得出現全體都相當冷靜與紳士風度的阪神球迷。

世界體育在漸漸復甦中,但片刻還是不能鬆懈防疫。台灣疾管署說的「防疫視同作戰」也絕非虛言。回顧過去的日本職棒歷史,在慘烈的二戰前後,如何從經濟極度衰敗中,重新用娛樂帶領國民大眾振作,當年確實也花了相當大的精力。

目前全球各大職業運動已陸續恢復,日本職棒也在6月開打。圖為讀賣巨人隊的菅野智之,攝於6月19日。 圖/美聯社
目前全球各大職業運動已陸續恢復,日本職棒也在6月開打。圖為讀賣巨人隊的菅野智之,攝於6月19日。 圖/美聯社

日本職棒規定觀眾在場內需要保持冷靜,不准大吼與任何太過激動加油行為,圖攝於7月10日。 圖/法新社
日本職棒規定觀眾在場內需要保持冷靜,不准大吼與任何太過激動加油行為,圖攝於7月10日。 圖/法新社

二戰前最後的日職

回顧日本職棒正式紀錄,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最後的球季是1944年。當時在戰局風雲下,日本職棒被改頭換面為「日本野球報國會」,整個職棒聯盟僅有六隊。4月開季時整個聯盟登錄球員也不過74人,每一隊都用12名左右的「少數精銳」作戰。此外,每個球隊除非經過「報國會」會長同意,否則不得任意交易球員。

當年資源窘迫,日本職棒採春季15場、夏季20場,總共35場進行。有意思的是,因為台灣籍的選手當時還未被動員到二次大戰戰場,因此來自台灣、效力近畿日本軍的岡村俊昭(漢名葉天送)拿下安打王(48隻)與打擊王(3成69);同樣來自名門嘉義農林的吳昌征與吳新亨,則共同囊括盜壘王(19次)。

就在進入1944年中期後,美軍開始大規模對日本本土展開空襲,日本國民開始了躲防空洞的生活,大多數的娛樂都被強制中止。日本野球報國會也在當年11月時,職棒宣布因戰局惡化而休止活動。

一路到了該年底,日本民眾已經在空襲恐懼與資源不穩定中生活,完全無暇迎接將到來的1945跨年。就在那時,被報國會「改名」的阪神軍(現阪神虎)為了鼓舞民眾與延續棒球風氣,決定在1945年元旦起,一連五天在西宮與甲子園兩球場舉辦「正月大會」五場比賽,讓半年多來持續不安的關西民眾獲得短暫安慰。

啦啦隊在無人的觀眾席前仍賣力表演,攝於6月19日,東京巨蛋。 圖/美聯社
啦啦隊在無人的觀眾席前仍賣力表演,攝於6月19日,東京巨蛋。 圖/美聯社

日本職棒維持一場比賽不超過5,000人的規定,也規定觀眾在場內需要保持冷靜,圖攝於7月10日。 圖/路透社
日本職棒維持一場比賽不超過5,000人的規定,也規定觀眾在場內需要保持冷靜,圖攝於7月10日。 圖/路透社

1945年的「夢幻職棒」

1945年元旦當天,天氣晴朗少雲,冷冽的風還有點刺骨。27名選手與目測數百多名攜帶著頭盔與防空頭巾的觀眾聚集在甲子園內,不少觀眾自己帶酒進場,享受二戰緊急下罕見的職業棒球。

27名選手來自阪神軍、產業軍(後中日龍)、阪急軍與朝日軍,前兩隊分別組成「猛虎軍」、後兩隊組成「隼軍」,採一日兩戰,共十場的方式。按照當時二戰緊急氣氛,任何娛樂活動都要經過日本軍方同意,因此這五場比賽進行得相當低調,不僅任何大型廣告都沒有,宣傳方式也多靠當地鄉親口耳相傳。

有一位來自大阪醫學專門學校伊藤利清的醫學生,是位古道熱腸的棒球迷,他當年在場紀錄了每場比賽,詳列當時攻守紀錄,讓這些「夢幻職棒」能夠以文字記錄留存下來。雖然沒有精確計算當時的觀眾人數,但他仍記錄下「少、普通、多」來作為參考,而依照1944年日本職棒平均一場1,500人左右來判斷,這次比賽一場約莫有千人上下的觀眾。

不過,這十場比賽中也有未盡美之處。1月3日的比賽,當時打到5局上半時還是3比3平手,結果在5局下時猛虎軍的塚本博睦敲出中外野兩分打點適時安打。怎奈,隨後球場就空襲警報大作,原來是美軍前來空襲,現場球員跟球迷趕緊撤離,隨後當天兩場比賽都遭到沒收。

最後,八場成立的比賽中,猛虎軍拿下7勝1敗,台灣人吳昌征以4勝拿下「勝投王」,另一位阪神虎傳奇名將若林忠志拿下3勝1敗。在場許多職棒球員在後來老年時回顧,當時比賽結束時大家都很開心,想不到在戰火逼迫的緊急時刻,居然還有片刻享受職棒的從容,大家還互相約定3月時要再打一次系列賽,「把職棒之火傳承下去」。

然而,1945年3月時美軍空襲已經進入高峰,隨後的職棒活動被正式停止,各隊球員解散回去做大戰動員,參賽正月大會的阪神軍名將藤村富美男,則是再度被徵召入伍。8月6日與9日,美軍分別在廣島與長崎投下原子彈;8月15日,昭和天皇正式宣布日本投降。

▍下篇:

大戰後的「野球復興」:1945與2020的日本夢幻職棒(下)

讀賣巨人隊在6月19日的閉門比賽,攝於東京巨蛋。 圖/美聯社
讀賣巨人隊在6月19日的閉門比賽,攝於東京巨蛋。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