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精子向前衝,卵子等候」的醫學謠言(下):刻板印象形塑了我們 | 鳴人選書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中國禁台灣農漁產:可以用國際法制裁中共的經濟脅迫嗎?

打破「精子向前衝,卵子等候」的醫學謠言(下):刻板印象形塑了我們

圖/中新社
圖/中新社

▍上篇:

打破「精子向前衝,卵子等候」的醫學謠言(上):我們怎麼看精卵關係?

卵子/女性會養育男性啟動的初生生命,這樣的想法與期待主宰了主動精子/被動卵子的敘事。例如,威爾(18歲、大學新鮮人、喜歡生物科學)形容卵子的角色是滋養精子的遺傳物質:

精子進入卵子,將遺傳物質留在卵子內,然後退場,或是被吸收到卵子裡。而卵子必須吸收養分、進行分裂、經歷所有發育上的變化,最後成為一個胎兒或嬰兒。

安托萬(Antoine),36歲、兩個孩子的爹、高中畢、職業是維修屋頂。他結合了蓋房子和賽跑的比喻,同樣點出了精子是出擊者/卵子是接受者的區別:

OK,卵子就像,呃[停頓],讓我想想。精子是[沉吟]。精子就像旅者,卵子像接受者、持有人。所以卵子的角色是蓋房子,打好地基,但是精子更像―。你知道田徑場上的接力賽,有人把棒子交給下一個跑者?所以精子遞給你接力棒,一旦你拿到了接力棒,卵子就是[拍擊雙手表演卵子在跑道上飛奔]。這就是我的看法。

對男性與女性的刻板印象——陽剛聯想到積極與生產,陰柔聯想到照顧與養育,這些行之多年的想法也滲透到身體裡的細胞層次,而且顯然一直持續到今天,塑造大家對於男性如何影響生殖的各種想法。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值得注意的是,沒有一個受訪者把卵子放在主導受孕、負責創造生命的位子。大衛是唯一貼近這個定義的受訪者。他48歲、白人、男、單身、身障人士,採訪中一度對「今天男性的角色被社會嚴重閹割、喪失男性氣概」發表長篇大論。

卵子是單數。精子是複數,成千上萬的精子在敲門。但只有一扇門、一顆卵子。自然界有自己的方式,有特殊的方式淘汰較差者。例如狗,總是有個小傢伙,搶到乳頭順利吸到乳汁。精子也差不多是這樣。強壯的精子到達目的地,通常也只有強壯的能順利進入。和地球上許多動物非常相似,強者生存,女性(雌性)選擇強者。卵子就是卵子,是孕育寶寶的搖籃,是一切的開端。控制權通常在卵子上。通常情況下,女性(雌性)在很多情況下握有控制權,反觀男性(雄性)希望自己能控制,實際上卻不能。這就是事情的真相,從男性(雄性)/女性(雌性)的角度看。

大衛的版本異於其他人,他強調了卵子對精子的「選擇權」以及在很多情況下可行使「控制權」,但仍是由精子揭開受精的序幕。

他的描述提到自然和動物,這點完全不突兀也不罕見。男人借用各種動物比喻他們的生殖角色,包括鳥類、獅子、蝌蚪、豬、海馬等,種類之多,族繁不及備載,這是另一種用生物說故事的形式,把男人以及他們參與生殖的過程置於高度連結的人類領域之外。

本質上而言,主動精子、被動卵子的故事版本,讓男性成為懷孕這件事的主動行為者,亦即懷孕能成的原因。正如內森所言,「精子是製造寶寶的東西,少了它,你甭想有寶寶。」有關懷孕的想法,和有關男女如何參與生殖的文化表述,緊密交纏在一起;想想這句大家耳熟能詳的俗話:「他讓她懷孕了。」或是更粗俗地講:「他把她肚子搞大了。」不過退一步講,僅男性一方行動就能「成孕」,似乎也蠻奇怪的。大家大可同樣輕鬆地說:「卵子是製造寶寶的東西,少了它,你甭想有寶寶。」但是我採訪的男士中,幾乎每個人描述的生物版故事裡,男性細胞都是主角,擔綱演出懷孕戲碼,以及製造結果。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故事版本二:精子和卵子是一個整體的兩半

幾乎所有人的故事都提到了主動精子、被動卵子的情節:年輕/較年長男子、有孩子/沒有孩子男士、學歷低/學歷高男子、勉強餬口/收入優渥的男士。但是有一半的受訪男士提到另一種情節,一個更加平等的生物故事,卵子與精子「相遇」然後「結合」。在第二個版本的故事裡,兩個生殖細胞是「平等地位」,結合形成「一體」。派崔克(Patrick),25歲、大學上了幾個學期、現從事零售業。他笑著回答說:

我會把卵子和精子之間的關係解釋為,讓我想想,該怎麼說呢?就像兩個必要的組件,必須結合才能做出更大的東西。

同樣地,魯克(Luke),28歲、大學畢、負責維護登山路徑,借鑒了五金行的用語,描述卵子和精子如何結合:

魯克:[停頓]。這就像雙液型黏合劑,分 A 劑與 B 劑,兩劑顏色不同。將兩劑混合在一起,形成黏合劑,之後會硬化,讓你想黏合的東西被密封。

我:[笑]我從沒有聽說過這種說法。

魯克:也是。這麼說吧,精子只靠自己成不了任何事,卵子靠自己也做不了任何事,所以兩者必須結合,才生得出孩子。

不同於主動精子、被動卵子的故事,這個版本沒有比賽、沒有穿透。沒有競爭,只有「結合」。也許最令人驚訝的是,精子和卵子都不是造成懷孕的主動行為人。兩者都是必要角色,但都不夠充分,無法單打獨鬥。

講述第二個版本的受訪男士多半同意遺傳學的觀點。塞斯(Seth),23歲、越南裔美籍、剛自藝術學校畢業。他的答覆很簡潔:「精子和卵子,兩個都提供遺傳訊息。差不多就是這樣。」馬克(Mark),38歲、白人、護士,他根據遺傳學的角度回答這個問題:

呃,卵子顯然來自女性,精子來自男性。兩者都有一組基因,受精後,各分享一半的遺傳訊息。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亨利(Henri),28歲、法國工程師、與另一男子結婚,將五五各一半的遺傳訊息,搭配「完美婚禮」的抒情歌詞,形容精子與卵子之間的關係:

你需要的基因,百分之五十來自精子、百分之五十來自卵子。所以這是共享的關係,各分一半。就像一場完美的婚禮,彷彿你被一分為二,一半來自這方,一半來自另一方。

在第一個版本的精子故事裡,男性細胞與女性細胞被賦予不同的特徵,並各司其職。不同於第一個版本,第二個版本的精子故事把精子與卵子視為地位類似:兩者都「進入」完成受精,以及各「提供」一半的DNA,「五五分」的概念。米蘭達.瓦戈納(Miranda Waggoner)和我研究臨床醫師對男性參與生殖有何想法時,我們發現,如果他們根據遺傳學的角度看這件事,最有可能認為男性的貢獻與女性不相上下。這裡有證據顯示,遺傳學版的精子故事和男性平等看待精子與卵子細胞的現象有關聯。

值得注意的是,兩個版本的精子故事,並非完全互斥、零交集。受訪的33名男性被問及精子與卵子之間的關係,幾乎所有人(N=30)都提到第一個版本:主動精子、被動卵子的故事。然後大約半數男性(N=14)也提到了第二個版本:精子與卵子之間有較平等的關係。提到第二個版本的人,幾乎每個人也都講了第一版的故事;只有兩個人講了第二個版本而沒有提到第一個故事。顯示這兩個版本很容易共存,儘管故事內容非常不同。事實上,有些訪談內容看起來非常接近。肯尼斯(Kenneth),49歲、保險公司經理,回答第一題有關男性生殖角色的問題時,說出了主動精子/被動卵子的典型答案。然後在回答精子與卵子的問題時,想法變了,說出更平等的版本:

陶德:你會如何描述男人的生殖角色?

肯尼斯:呃,男人提供精子,讓卵子受精。所以這就是他的角色。

陶德:OK,你說「提供」……

肯尼斯:是的[笑]。呃,我的意思是,如果他提供精子的話,這是唯一能讓卵子受精的方法。所以基本上,他和另一半發生性行為,射精後、精子開始游泳,大量的精子(數百萬計),但是通常只有一個能讓卵子受精,按常理講[笑]。

陶德:OK,那麼你會如何描述卵子和精子之間的關係?

肯尼斯:呃,我想想。女性體內的卵子必須由男性的精子受精,對吧。兩者沒有結合,生命無法誕生。所以基本上,他們需要彼此。他們互相依賴。

我訪問的女性中,偶爾會兩種版本都提到,一如肯尼斯,但大約三分之一女性受訪者只提到比較平等的第二種版本。這是男性和女性在描述生殖細胞的生物故事時,有趣的性別差異,這點特別讓人感到玩味,畢竟被問到「男性生殖角色」的問題時,女性很大程度上呼應男性的看法。女性在定義卵子與精子之間的關係時,也用了不同於男性的隱喻;其中三位女性形容精卵是「浪漫」關係,一位女性用了危險一詞。這兩個形容詞不見於任何一個男性的敘述裡。

※ 本文摘自《父產科:孩子的健康不能只靠卵子,男性生殖醫學重磅登場》第五章,標題為鳴人堂編輯所加,時報出版授權刊登。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父產科:孩子的健康不能只靠卵子,男性生殖醫學重磅登場
作者:雷內.阿爾梅林(Rene Almeling)
譯者:鍾玉珏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2/08/09

《父產科:孩子的健康不能只靠卵子!男性生殖醫學重磅登場》書封。 圖/時報出版提供
《父產科:孩子的健康不能只靠卵子!男性生殖醫學重磅登場》書封。 圖/時報出版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