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薩30分鐘保證送達」為何成配送惡夢?韓國外送員的競速勞動悲歌 | 鳴人選書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曲未終,人不散的明日派對:熄燈之前,來到「海邊的卡夫卡」

「披薩30分鐘保證送達」為何成配送惡夢?韓國外送員的競速勞動悲歌

2021年12月23日,韓國首爾的外送員集體抗議,要求改善工作條件。 圖/美聯社
2021年12月23日,韓國首爾的外送員集體抗議,要求改善工作條件。 圖/美聯社

2011年,韓國達美樂披薩的「三十分鐘保證送達」曾引發社會爭議。他們標榜在訂購後三十分鐘內未送達的話,一份披薩就減免二千元;四十五分鐘內沒有送達,就不收錢。達美樂披薩的電話號碼「15773082」,也隱含了「三十分鐘內快速送達」的意義。

外送事故頻傳,「30分鐘送達」喊卡

外送摩托車事故接連發生,開始引起輿論關注。特別是二十歲出頭,甚至十七、八歲的青少年,在外送過程中發生事故死亡的案例頻頻發生,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慢點來也沒關係,請安全配送」的要求接連不斷,因此標榜快速送達的達美樂披薩,不得不廢除三十分鐘送達的保證。顧客都說可以慢慢來,那麼達美樂披薩也沒有必要堅持三十分鐘送到家。

但是三十分鐘送達的保證,真的完全是為了顧客提供的服務嗎?我不這麼認為。之所以可以實行三十分鐘的送達保證制,是因為披薩的製作時間需要十五分鐘,配送大概需要五至十五分鐘。

通常披薩外送的尖峰時間在晚上六點到九點之間,外送員來回一趟大概要十至三十分鐘。外送員在尖峰時間內盡可能多跑幾趟,才能迅速消化訂單。如果客人聽到「訂單太多,可能要等一個小時」的答覆,若不是這家披薩非常好吃,通常取消訂單的機率很高。因此三十分鐘送達保證不僅是為了讓顧客滿意,也是為了約束外送員配送的時間。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當年因達美樂披薩爭議而出現了「即使晚一點,也要安全送達」的口號,時隔十年,這句口號在2020年再現,因為外送摩托車交通事故劇增。過去五年間,普通汽車的交通事故件數和死亡人數持續減少中,2016年交通事故死亡人數為4,292人,2019年減低到3,349人,少了22%左右。但是摩托車事故卻持續增加,死亡人數也越來越多。

2019年1月至4月,因摩托車事故死亡的有107人。2020年1月至4月有123人死亡,增加了15%。整體交通事故死亡人數正在減少中,但摩托車事故死亡人數卻逐年增加,這並不是因為摩托車性能突然變差或駕駛者變得比以往更加粗暴、追求速度的快感所造成的,而是因為外民、Yogiyo等外送平臺迅速成長連帶造成的影響,尤其因為新冠疫情嚴重,點外送的人激增。

2019年3月,外送市場規模為6,349億元,2020年3月達到1兆1858億元,激增了84%。代理配送的快遞公司外送員大部分都屬「自營業者」,因此很難掌握準確數字。以2020年6月為基準,約有十萬多人在跑外送,其中二萬多人左右是全職工作,其餘八萬多人都是「斜槓」。

當年因達美樂披薩爭議而出現了「即使晚一點,也要安全送達」的口號,時隔十年,這句口號在2020年再現,因為外送摩托車交通事故劇增。示意圖,圖非韓國當地達美樂。 圖/美聯社
當年因達美樂披薩爭議而出現了「即使晚一點,也要安全送達」的口號,時隔十年,這句口號在2020年再現,因為外送摩托車交通事故劇增。示意圖,圖非韓國當地達美樂。 圖/美聯社

與時間賽跑的外送員:不是為了「更快」而是「更多」

隨著外送員人數劇增,為了拿到更多的訂單,難免展開速度競爭,也因此增加事故發生的頻率和死亡率。在民眾及輿論掀起議論後,政府也開始進行管制,但實際上要管制摩托車並非易事。在我們這個行政區有個交通量特別大的十字路口,因為是附近三個商圈的交會處,所以交通量很大。而外送員喜歡停留在這裡等訂單,因為可以接三個商圈的單,移動也很方便。

在這裡等單時,經常會看到警察在抓違規,幾乎每五分鐘就有一台車被攔下,大部分都是走直行車道卻左轉的車輛,可是喜歡搶快的外送員卻一個也沒有被攔下。因為眼尖的外送員看到警察在,都會乖乖地等號誌轉換才啟動。當然還是有一些勇敢過頭的外送員無視警察的存在,在號誌轉換前搶先駛出,原本想左轉,但發現有警察而只好直行,逃過一劫。有一次我問警察:

「為什麼不管制摩托車?」

「很難管啊。如果是未戴安全帽,他們比較難脫身,但有的硬說沒有闖紅燈或不是要違規左轉什麼的,就很累人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事故危險性很高,很多摩托車是在逃跑時發生事故的。所以我們有個原則,若摩托車逃跑的話盡量不追車,用其他方法抓人。」

外送員的「弱勢」,也是警察對外送摩托車遊走法規邊緣,會比較人性化處理的原因之一。外送員一天賺個五至七萬元(編按:韓元),一旦被抓、被罰錢,那麼整天的薪水就全飛了,所以警察多少都會網開一面。但是隨著事故率增加,加上大眾輿論有不良觀感,警察也只得採取特別措施,也就是「市民監督團」。現在汽車普遍裝有行車紀錄器,鏡頭的解析度提高,連手掌大小的摩托車車牌也能清楚識別。因此警方推行由民眾提供行車紀錄器來檢舉違反交通法規者,一經查證屬實就給予檢舉獎金。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雖然特別措施的效果還需要進一步觀察,但在警方宣布這項措施後,外送員們開始小心翼翼,有些外送員還開玩笑說:「乾脆別跑外送,拿檢舉獎金說不定賺得更多呢。」

但我認為這項措施的效果不會持續太久。因為外送員們想「突破」交通號誌、疾馳在人行道上的慾望並未消失。一旦管制鬆懈,外送員隨時又會重新在街頭上演各種飛車特技,因為這與他們的生計息息相關。

最近市民意識提高,晚一點送達也很少接到顧客抱怨。無論是用App訂餐,還是打電話訂購,都會提前告知預定送達時間。如果需要四十分鐘,那麼顧客可以先洗澡、洗碗、打掃家裡,悠閒地等待餐點到來。如果需要一小時,那麼顧客可能先出門買東西再回來都來得及。如果需要等超過一小時,那麼顧客可以直接放棄,改訂其他可以早點送到的餐點。一般訂購後取消,通常是因為未在預定時間送達,讓顧客等太久的關係。只要事先告知確切需要的時間,通常消費者都會做好等待的準備。

外送員在街頭上演飛車特技,主要不是為了「更快」配送,而是為了配送「更多」,因為多送一件,就能多拿一筆手續費。所以為了能送更多,只能減少停等紅綠燈的時間,或逆向行駛,甚至騎上人行道來抄捷徑,在奔馳中還要不時查看手機接單,只有這樣才能賺更多。這也就是許多「自營」外送員無法停止奔馳的理由。

※本文摘自《什麼都能外送!比臥底報導更真實的故事,資深社會記者轉行做外送、代駕、揀貨員,揭露惡性競爭內幕、拆穿高收入假象》第二章,原標題為〈不能安全配送嗎?〉,三民書局授權刊登。

外送員在街頭上演飛車特技,主要不是為了「更快」配送,而是為了配送「更多」,因為多送一件,就能多拿一筆手續費。示意圖,圖片非本文當事者與外送業者。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外送員在街頭上演飛車特技,主要不是為了「更快」配送,而是為了配送「更多」,因為多送一件,就能多拿一筆手續費。示意圖,圖片非本文當事者與外送業者。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什麼都能外送!比臥底報導更真實的故事,資深社會記者轉行做外送、代駕、揀貨員,揭露惡性競爭內幕、拆穿高收入假象
作者:金夏永(김하영)
譯者:馮燕珠
出版社三民書局
出版日期:2022/09/28

《什麼都能外送!比臥底報導更真實的故事,資深社會記者轉行做外送、代駕、揀貨員,揭露惡性競爭內幕、拆穿高收入假象》書封。 圖/三民書局提供
《什麼都能外送!比臥底報導更真實的故事,資深社會記者轉行做外送、代駕、揀貨員,揭露惡性競爭內幕、拆穿高收入假象》書封。 圖/三民書局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