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流行易逝,風格永存——版畫裡的巴黎百年服裝演化史(上)

舊香居藝空間策劃的「非常霓裳——巴黎時尚版畫展」,展出數百件19世紀末到20世紀...
舊香居藝空間策劃的「非常霓裳——巴黎時尚版畫展」,展出數百件19世紀末到20世紀50年代的石版套色印刷和銅版畫作。 圖/作者自攝

書店與收藏家的微妙關係,端賴魚水之間。唯有魚喜歡水、水包容魚,才會魚水相歡,攪動一池春水,帶來滿池生機。

位在師大夜市龍泉街上的「舊香居」古書店,除了讓讀者在這裡找到絕版的文學、藝術、攝影等書刊畫冊,並且作為一處彼此交流的媒介平台,也經常為不同領域的收藏愛好者舉辦主題展覽。

如此一來,不僅能夠激勵收藏家本人更具系統地持續搜羅想要的珍品,藉此汰舊循環、流通市場,同時也讓一般普羅大眾得以開拓眼界、增廣見聞,進而逐漸培養更多潛在的欣賞人口,以及新進年輕世代的消費族群。

時尚會褪色,風格才是永恆

時值2019年盛暑7月,「舊香居」藝空間與某位古文獻藏家(因其叮囑要低調,遂姑隱其名)合作,聚焦於歐洲近現代「時尚版畫」(Fashion plate),展出自19世紀末(約從1850年起)到20世紀1950年代的數百件石版(Lithography)套色印刷和銅版(Engraving)畫作,外加局部手工上色。

這批版畫包含上世紀初期法國最富盛名的尚.帕圖(Jean Patou,1880-1936)、保羅.波瓦烈(Paul Poiret,1879-1944)、呂西安.勒隆(Lucien Lelong,1889-1958)、馬薩爾.羅莎(Marcel Rochas,1902-1955)等諸位時裝界藝術大師的原始設計畫稿,以及當年在時尚之都巴黎出版的古早時尚雜誌、婦女畫報等珍稀藏品。

須知,「熱愛美麗事物」乃是人的天性,關於美感之論,畢生奉行唯美主義的19世紀愛爾蘭劇作家王爾德(Oscar Wilde,1854-1900)早在小說《格雷的畫像》(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告訴我們:

美是奇蹟中的奇蹟。只有淺薄之人才不以貌取人。這世上真正的奧秘在於可見之物,而非那些看不見的東西。

Beauty is the wonder of wonders. It is only shallow people who do not judge by appearances. The true mystery of the world is the visible, not the invisible.

如今,在這鼓吹「最美的書店」稱號已是過度氾濫的媒體時代,人們對於「顏值」和「外觀」,儼然產生了各式各樣的迷戀。但殊不知,那些真正具有絕代風華之美的古舊時尚版畫,雖然從表面看來只需一眼便會被震懾住,卻也是自有其深厚的文化底蘊、長久的積累灌溉,絕非如同滿屋子可見不用澆水的塑膠植栽般的速成淺碟能夠比擬。

「時尚會褪色,風格才是永恆」(Fashion fades, style is eternal),已故當代法國時裝界巨匠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1936-2008)如是聲稱。在他眼中,追逐一時流行只是短暫的狂熱,歷經歲月淬鍊的經典,才是永恆的時尚。

左:1924年尚.帕圖的服裝設計畫稿。右:1924年呂西安.勒隆的服裝設計畫稿。...
左:1924年尚.帕圖的服裝設計畫稿。右:1924年呂西安.勒隆的服裝設計畫稿。 圖/舊香居提供原件,作者翻拍

保羅.波瓦烈(Paul Poiret)百年風潮

就在前年(2017年),韓國新世界百貨集團(Shinsegae International)收購了以巴黎高級訂製時裝鼻祖「保羅.波瓦烈」(Paul Poiret)為名的品牌商標權,並任命年輕的法國華裔設計師殷亦晴(Yiqing Yin)擔綱藝術總監,期盼能為這個曾經在近百年前引領歐洲時尚界潮流的知名老品牌,帶來全新樣貌。

儘管Paul Poiret本人在時裝史上貢獻卓著,包括他早在1903年即已建立了自己的服裝品牌,不僅常為劇場演出和電影設計戲服、舉辦奢華的「變裝派對」(Fancy-dress Party)來製造話題,並且從中東及俄羅斯汲取靈感、剪裁出寬鬆簡約而帶有東方色彩的長袍式高腰裙裝(La Vague),成功地將女性從馬甲束腹(Corset)中解放出來。

同時,Paul Poiret也推出香水與化妝品,比知名的香奈兒5號早了整整10年,無論是資歷還是開創性都要先於「香奈兒」(Chanel)創始人——當年曾以經典的「小黑裙」(Little Black Dress)徹底顛覆了傳統服裝美學(早年黑色在那個時代象徵著默哀和死亡)的時尚女王Coco Chanel(1883-1971)——但他的名字卻鮮為大眾知曉,他的傳奇故事也早就被當今世人所遺忘。

20世紀初期巴黎仕女石版畫。早年波瓦烈設計了一系列高腰線直線型裙裝。憑藉著對色彩...
20世紀初期巴黎仕女石版畫。早年波瓦烈設計了一系列高腰線直線型裙裝。憑藉著對色彩和裝飾元素極為敏銳的想像力,能將任何的奇思妙想迅速轉換為巴黎沙龍的最新服飾。 圖/舊香居提供原件,作者翻拍

早期時尚雜誌中的插圖藝術

憶想昔日Paul Poiret在巴黎最活躍的那些年,恰正是歐洲社會史上最輝煌燦爛的「美好年代」(Belle Époque)。

彼時普魯士王國(Kingdom of Prussia,德意志帝國前身)與法蘭西第二帝國(Second Empire)之間爭奪歐陸霸權的普法戰爭(1870-1871)才剛結束。歐洲各國紛紛以政治與軍事協約結成盟友、互相制衡,從而維繫了一段(表面上)相對和平的時期。

這段期間由於工業革命持續進行,科學技術發展日新月異、各式思想和藝術風格百花齊放,再加上資本主義興起,帶動歐洲工商業經濟空前的繁榮,因此產生了以往人類歷史不曾有過的、大批富裕的新興中產階級「布爾喬亞」(Bourgeoise)。

他們一方面開始追隨歐洲上流社會貴族階層的生活品味,同時透過閱讀《時尚畫報》(La Mode Illustrée)、《時尚的小迴聲》(Le Petit Echo de la Mode)這類女性流行雜誌來學習/模仿如何讓自己活得像個「巴黎名流」。此外,也以優雅奢華的穿衣打扮,來彰顯自身的地位及財富,並開啟了影響至今的現代流行文化消費模式。甚至在當時,穿著Paul Poiret所設計的服裝,即可能成為一張進入上流社交圈的入場卷。

在過去照片影像尚未普及的時代,19世紀附屬在《時尚畫報》、《時尚的小迴聲》這些畫刊雜誌裡的時尚版畫,遂成為當時傳達流行資訊的唯一管道。綜觀其雜誌內容,除了時尚資訊,亦會教導不同場合的服飾規範,並且探討女性美德、愛情、婚姻、日常生活點滴,還有連載小說。

版畫裡的大部份圖像,都是由服裝設計師提供構想草圖,與其共同合作的藝術家或插畫師先以水彩繪製初稿,然後再讓工匠按原畫樣貌雕版套色,製作成石版畫或銅版畫。

有些畫作人物的重點服裝部分還請來畫家一張張手工上色,即便經過了數百年後的今天看來,也依然愈加流光溢彩、鮮艷絕倫,搭配裝飾藝術(Art Deco)風格的邊框,可說是近代歐洲最具代表性的大眾圖像之一。

▍下篇:

舞會是時尚的最前線 ——版畫裡的巴黎百年服裝演化史(下)

1920年代發行的流行雜誌La Mode Illustrée提供了大量圖片,包括...
1920年代發行的流行雜誌La Mode Illustrée提供了大量圖片,包括童裝、男裝、女裝等,好讓主要讀者新興布爾喬亞婦女模仿當時歐洲上流社會的生活方式。 圖/舊香居提供原件,作者翻拍

▲ 非常霓裳——巴黎時尚版畫展(點圖前往活動頁)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