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疾病的隱喻:「毒癮」與肺炎,中共政宣的欺世謊言

中共官方經常使用病理學論述,將伊斯蘭教信仰描述成一種意識型態疾病。 圖/路透社
中共官方經常使用病理學論述,將伊斯蘭教信仰描述成一種意識型態疾病。 圖/路透社

摧毀人民最有用的方法是抹去他們自身的歷史。

——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

根據聯合國專家和人權團體估計,中國新疆仍有100多萬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族裔被關押在新疆再教育營,以「維穩」和「職業培訓」之名,強制接受各種非人道的全面「集中教育」。

這些人很可能因為有家屬、親戚朋友曾經在海外留學,或者接聽海外電話,間接或直接涉及其他通訊聯絡管道,而遭到拘捕、審問、監禁。在所謂的「再教育營」或稱「培訓中心」裡,人們的日常生活一舉一動都在官方的監控和管理之下,周遭附近每隔兩百公尺就有一個監控站,負責檢查你的身份證和手機。

12歲以上的維吾爾人,都被迫提供生物識別資訊,包括聲音、血液、DNA樣本和虹膜掃描。中共當局藉由強制性健康檢查等手段(諸如驗血、打針),來採集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血液樣本,以便建立發展人臉辨識技術所需基因檢測(大數據)資料庫,藉此加強社會控制。

無論男女老少,被押進「再教育營」後,每天上課八小時規定都要學習中文漢語、政治思想;每周固定收看習近平的宣傳影片寫心得、學唱〈義勇軍進行曲〉等愛國歌曲來歌頌共產黨的寬大及恩惠,促進他們「悔過自新和檢舉揭發」。

上課時,「老師」與學員之間不僅有鐵欄阻隔,「教室」四周也有像是監獄一樣的圍牆、刺絲網、制高崗哨等設施,宿舍和教室內的影像監控更是達到「全覆蓋、無死角」。在這裡,你甚至連哭的自由都没有,若是有任何過度激動的情緒反應,就會被關到只有一平方公尺、大約0.3坪大的黑牢,不少人因此而發瘋。

即使你很幸運「結業」離開,後續還有所謂「追蹤」制度,人們也都仍會被所在地的派出所、司法單位納入列管,且一年內不得脫離視線。

香港反送中運動也有不少聲援新疆維吾爾人權的民眾,攝於2019年12月,香港。 圖...
香港反送中運動也有不少聲援新疆維吾爾人權的民眾,攝於2019年12月,香港。 圖/路透社

當異己的宗教信仰與思想作為一種疾病

關於新疆再教育營,中共官方經常使用病理學論述,甚至將伊斯蘭教信仰描述成一種意識型態疾病(mental illness)。根據新疆當局2017年公告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當地民眾連蓄長鬍、戴面紗、在家實施齋戒(Ramadan)都被視為「極端象徵」。

自此之後,已有數十萬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和其他穆斯林被關進了拘禁營。他們強調,維吾爾族人的思想因感染了如同SARS一樣的病毒,必須接受隔離治療,清除病毒才能獲得自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不斷以「傳染病」、「毒癮」等詞彙,來比喻維吾爾族、哈薩克等族的宗教信仰與生活習慣,並宣稱解決這類「問題」需要「治療陣痛期」,甚至將這個過程稱作「治病」。

他在2014年視察新疆期間曾指出,「被宗教極端思想俘虜的人,無論男女老少,都變得良知泯滅、喪失人性、殺人不眨眼」。之後,他在一場會議中再次強調,「一但信了它(宗教極端思想)就像吸食毒品一樣,喪失理智、精神瘋狂,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因此,在習近平的鐵腕政策下,現今新疆幾乎所有年輕一代的維吾爾人,皆被分送到中國各地大學就讀,予以培養效忠共產黨的菁英。此外,還建議官員告訴暑期返鄉的學生,他們的家人接觸了伊斯蘭激進思想,為了大家的安全、家庭的幸福,必須讓他們在第一時間(拘禁)參與集中教育學習,同時接受為期少則幾個月、乃至長達數年的思想灌輸、審問及感化教育。

若能將思想上的「病毒」清除乾淨,身體健康了,就可以自由了。目的是為了將他們轉化為忠於黨的支持者。官員們還被指示,要將這樣的「治療」延續到每一個家庭內。於是在2014年,中共開始指派官員定期到民眾家中寄住,且於2018年擴大執行該政策,動員逾百萬幹部和警員監控人民居住在當地民眾家,同寢同食以外,更為他們上「政治教育課」。

疫情真相與欺世謊言

在社群媒體時代,語言一向都是政治宣傳的利器。

類似上述疾病隱喻的說法,亦可見於不久前北京當局對香港反送中抗議運動的一貫態度。中共官媒總是指稱抗議者為「暴徒」,並且認為他們對西方自由民主的訴求是一種「惡性病毒」,一種意識型態的「感染」,給中共政權帶來國家威脅與生存危機。

然而,最矛盾且荒謬的是,對照中共當局屢屢大張旗鼓鎮壓「被思想病毒感染」的維吾爾族、香港人、維權分子等,卻往往對於自己內部爆發「真實的病毒感染源」視而不見,甚至刻意隱匿疫情。

包括從2002年最早在廣東悄悄流傳的SARS冠狀病毒,以及2018年在遼寧瀋陽爆發的非洲豬瘟疫情,乃至今年中國湖北省武漢市又再出現新型的冠狀病毒性肺炎。這一次,中共也極有可能隱瞞疫情,重蹈當年SARS大爆發的嚴重錯誤。

70年前(1949),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在他的著名小說《1984》描寫了在「老大哥」掌控下,人民普遍受到嚴密監視的瘋狂社會。17年前(2003),當代學者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以無比的勇氣和銳利之筆,揭穿疾病的隱喻外衣,帶領我們看穿重重迷思之下的疾病面貌。

如今,兩位前輩大師所幸早已離開人世,要不然的話,我想他們必定也會對於如此「殘忍、骯髒且毫無人權底線」的中共政權仍然存活在這世界上,還吸引了許多「親中人士」殷切嚮往而感到不可思議吧。

中國爆發新型冠狀病毒(又稱武漢肺炎),圖為北京西站的安檢人員。 圖/路透社
中國爆發新型冠狀病毒(又稱武漢肺炎),圖為北京西站的安檢人員。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