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顏色是解放想像力的泉源:色彩魔術師布萊希特.艾文仕的黑暗之光

2017年「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出版布萊希特.艾文仕繪製《巴黎遊記》。 圖/童里繪本洋行
2017年「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出版布萊希特.艾文仕繪製《巴黎遊記》。 圖/童里繪本洋行

我喜歡那些只能用圖像來述說的事物。

——Brecht Evens

閱讀文學作家描寫巴黎這座深受世人迷戀的「浪漫之都」,自當首推美國大文豪海明威在《流動的饗宴》(A Moveable Feast)書中記述1920年代移居巴黎歲月的激昂盛讚:「如果你有幸年輕時待過巴黎,那麼未來不管你身在何處, 巴黎將永遠跟著你,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

除文字之外,純粹以畫筆彩繪呈現巴黎的花都魅影、絕代風騷,私以為當今最令我著迷不已的,毋寧是來自比利時林堡省哈瑟爾特(Hasselt)的繪本藝術家布萊希特.艾文仕(Brecht Evens,1986-)應知名時尚品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之邀,運用其魔幻般的水彩(疊畫)渲染技法,精心繪製了100多幅城市景緻的《巴黎遊記》(Louis Vuitton Travel Book Paris)。

「我原以為自己對巴黎很熟悉,但創作這本書才讓我真正走訪巴黎」。沉浸於此城街巷的流光溢彩、往來人物的衣香鬓影;穿梭在羅浮宮、聖母院、夏特雷車站廣場、香榭麗舍大道的遊客如織;乃至行經孚日廣場、龐畢度中心、工藝博物館地鐵站的紅男綠女;以及艾菲爾鐵塔的夜色燦爛、全景拱廊街的可麗餅店與時鐘、盧森堡公園的花圃和噴泉等,這些著名地標風景輾轉投射在艾文仕即興奔放的繽紛墨彩下,就像塞納河的水波一樣悠長、清透而靈動。

2019年義大利Editions Acts Sud出版社以Lontano系列為名,發行艾文仕經典畫作繪本。 圖/童里繪本洋行
2019年義大利Editions Acts Sud出版社以Lontano系列為名,發行艾文仕經典畫作繪本。 圖/童里繪本洋行

Lontano系列的艾文仕繪本,採用復古大開本Books-Posters散裝形式。 圖/童里繪本洋行
Lontano系列的艾文仕繪本,採用復古大開本Books-Posters散裝形式。 圖/童里繪本洋行

多彩而神祕的狂歡氣息

布萊希特.艾文仕從小生長於比利時荷語區,同時接受當地「法蘭德斯」(Flanders)傳統藝術,混雜著法國民間風土和美式思潮等多元文化的耳濡目染。平日喜愛塗鴉的他,從幼兒園開始,每天放學後都會跟大他四歲的姐姐莎拉(Sara)一同競爭較勁畫漫畫,並大量閱讀《丁丁歷險記》(Les Aventures de Tintin et Milou)、《達達和貝貝歷險記》(Bob et Bobette)這些比利時本地創作的漫畫經典,讓他很早就能體會「用圖像說故事」的趣味及奧妙。

19歲那年(2005)艾文仕發表了第一部漫畫集《Een boodschap uit de ruimte》(英譯A Message from Space,中譯《來自宇宙的信息》),之後隨即進入根特盧卡藝術學院(Luca School of Arts)就讀。在該校繪畫教師Goele Dewanckel女士不斷在創作概念上給予顛覆性的思考衝擊與嚴厲的鞭策下,艾文仕開始擺脫以往先用線條勾勒出輪廓後才上色的寫實畫風,逐漸改以水彩、廣告顏料等流動性的媒材直接彩繪,作畫時全憑直觀意念,筆隨心轉。

起初從淺色部分慢慢堆疊,最後畫到深沉的暗黑色系,過程中完全不打草稿,一氣呵成。儘管有時候不小心畫錯,卻往往會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驚喜效果。對艾文仕而言,創作就像是在玩耍,一種嚴肅的玩耍(他強調小孩子在玩的時候其實是很認真的)。

透過不斷練習如何玩弄及駕馭色彩,艾文仕很快發展出屬於他個人風格的顏色敘事技巧。2009年以英文漫畫集《錯誤之地》(The Wrong Place)作為畢業後出版的首部作品;翌年(2010)譯為法文版《夜狂歡》(Les Noceurs)問世;隔年(2011)再獲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好書競賽最有膽識新銳獎(Prix de l'Audace du FIBD d'Angoulême),自此聲名漸開。

在《夜狂歡》書中,艾文仕以夜店派對上個性內向的邊緣人主角Gert,與長袖善舞的萬人迷好友Robbie作對照,彼此之間面臨人際互動的強烈差異而逐步展開劇情。讀者不難感受到一股熱烈狂歡的氣息,伴隨著畫面中的色彩和形象富有節奏地跳躍、起伏。

在這裡,有的人是因受寂寞的驅使來找尋一夜情,有的人則是過度注重表象的歡愉,最終淪為消失在人群裡的社交動物。而不同的顏色之間也分別隱喻著每個故事人物的性格特徵——比如Gert冷淡孤僻屢遭忽視的灰色,相較於Robbie充滿自信引人注目的藍色——彷彿欲將這些角色的內心情緒直白袒露出來。

從早期的《夜狂歡》到後來的《巴黎遊記》,艾文仕的畫作經常展現大都市夜生活燈紅酒綠、宛如夢境般超現實的奇幻氛圍。水彩顏料的透明狀態彼此層疊交錯,每每能令讀者聚焦於細節並製造某種懸念,加諸清淡濃烈的恣意表達,時刻隱含著夜色光影下的情慾流動,同時亦表露出某種奔放、不羈、陰暗的神秘感,讓人看了以後不自覺就會上癮,然後漸漸迷失其中。

左:2009年出版的《錯誤之地》,隔年譯為法文版《夜狂歡》。右:2019年出版的Lontano系列。 圖/童里繪本洋行
左:2009年出版的《錯誤之地》,隔年譯為法文版《夜狂歡》。右:2019年出版的Lontano系列。 圖/童里繪本洋行

維繫畫面的「空間感」,讓圖像閱讀更自由

夜色是一種解放,一種冒險,適於搜索與遊蕩。在暗黑的環境下,只要一點點的亮色便能表現出光。赤裸裸的人性,在黑夜的壟罩下,顯得既虛幻又真實。

出生80年代後的青年繪本畫家艾文仕,對於巴黎夜晚城市魅力的深刻體會,儼然與近百年前紀錄1920年代巴黎之夜的攝影界前輩、同為異鄉人、來自匈牙利的布拉塞(Brassai,1899-1984)有著某種異曲同工之妙。乍見艾文仕筆下的黑夜裡似乎並不孤單,但凡點著燈的各式建物樓房與街道顏色,都會讓你感受到人的氣息蔓延在城市的各個角落。

2012年,艾文仕首度與法國時尚品牌「Cotélac」進行跨界合作,推出一系列插畫家服飾作品,並以「一個小女孩坐在一隻豹上」的經典圖案,作為該公司新標誌的品牌Logo。其後,艾文仕將這個小女孩與花豹的具體形象,進一步發展成一個完整的寓言故事,並將之繪入書中角色,於2016年出版了繪本作品《花豹紳士》(Panther)。

《花豹紳士》主要講述自幼與父親相依為命的單親小女孩克利絲汀(Christine),當她失去了心愛的小貓露西(Lucy),這時在臥房衣櫥裡卻突然出現一隻色彩多變、彷彿幻想中的花豹。起初花豹原是為了安慰克利絲汀而現身的單純朋友,豈料後來逐漸演變成一味蠱惑人心、狡黠而不真誠,甚至有點危險,藉此隱晦地表達真實社會裡的邪惡、誘惑、腐化及汙穢。最後也讓小女孩意識到逃避現實並無法解決真正的問題,虛幻的遊戲終有結束的一天。

天生充滿童趣、性格雖有些古怪卻仍不失黑色幽默的艾文仕,不僅能將色彩運用得出神入化、直擊人心,在圖像搭配文字對話的表現形式上,他更強調保有整體視覺畫面的空間感。為此,他捨棄了傳統漫畫常見的分鏡對話方塊,以便讓文字話語更加開放、流動,並且融合在畫中人物與背景色塊之間。艾文仕宣稱,漫畫就是漫畫,既非以「插畫」形式運鏡串接的「紙上電影」(Paper Movies),更不是僅將文字故事內容予以視覺化的「圖像小說」(Graphic Novels),而是應該要能充分發揮平面圖像自身的獨特性。

「最近有朋友教我『空想性錯視』(Pareidolia)這個字」,艾文仕在《巴黎遊記》的宣傳影片訪談裡指出,當你看著牆上的一個痕跡,或者是咖啡裡的牛奶,你會看到某種圖案,很隨機地看到臉孔、動物、耶穌的頭像。「我希望我的作品有時也有這樣意想不到的正面效果,邀請讀者參與,觀看時主動重建圖像。」艾文仕滿是期許地坦然自道。

(※ 原文授權轉載自「童里繪本洋行 Maison Temps-Rêves」,原標題為〈顏色是解放想像力的泉源 色彩魔術師布萊希特.艾文仕〉。)

艾文仕於2016年出版了繪本作品《花豹紳士》。 圖/童里繪本洋行
艾文仕於2016年出版了繪本作品《花豹紳士》。 圖/童里繪本洋行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