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你們全都是共產黨:那些重啟威權幽靈的民進黨人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民進黨本次勞基法修法過程與之後,都可以觀察到一種宣傳的怪現象,就是指稱反對修法者是「共產黨」。從「左傾幼稚病」,到「勞團是中共資助」,到「時代力量目標就是要搞壞,台灣配合中共奪權」,這種「匪諜就在你身邊」的說法,讓台灣突然飄起一股濃烈的復古風。

就近期來說,這也不是民進黨第一次試圖這樣玩。他們之前就已全力抹「紅」柯文哲,抓著他「兩岸一家親」的說法,拚命指稱他是共產黨。這種做法或許能在獨派選票有點區隔作用,但民進黨這樣操作,真能產生什麼長遠的政治效益嗎?

熟悉政治語彙的人,一定會質疑賴清德的「親中愛台」到底和「兩岸一家親」有啥差別?而真正懂馬克思主義的人,更會直指「左傾幼稚病」就是正宗列寧式共產黨才會用的詞彙。那到底誰是共產黨?

有看過韓片《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者,應該都會對某一閃而過的鏡頭有點印象,就是主角計程車司機被情治人員毆打時,那情治人員罵他是「共產黨」,而明明就很右派的計程車司機只能邊慘叫邊說自己不是。但也拿不出什麼更進一步的證據來證明自己不是。

指人是共產黨,就是這麼便宜的生意。在威權時代的台灣、韓國,甚至是日本,這種抹紅手法都很常見,也確實能造成被抹者的困擾,有時甚至連命都丟了。但這種手法要真正奏效,牽涉到兩個要素。

你共產黨,你全家都共產黨

第一,是國家機器運作能量要夠強大。這要法律管制系統運作快速,政治監控完備,外加統治者在各社會領域的影響力都是最強大時,那這種「超級國家」指控你是共產黨,就會對你產生很大的威脅。

第二,是社群目標要集中在反對共產黨。不論是基於共產黨可能顛覆現有政權,或是做為一個主要的外來侵略者,又或是訴求不同的經濟與生活制度,只有當社群多數成員認為共產黨是主要的問題成因,那麼攻擊某人是共產黨,才可能產生共鳴效果。

在威權時代的台灣,上述兩點都能相對滿足,因此批評特定人是共產黨,就可能對其造成嚴重的打擊。當然重點並不在於「共產黨」,只要把受詞抽換,若一個政治社群能滿足上述二條件,也都能產生壓制力,像是當前中共對於「台獨」或「境外分裂勢力」的指控。

不過當前的台灣,並不符合這兩個要件。統治集團連最基本的內部事務都控制得亂七八糟,就很難產生外在的壓制力。此外,台灣社群目標已多元化,國內有些人就是親共,主打反共也不見得能趨動整體的情感。

因此,當某些民進黨人指控敵人是共產黨時,除了自爽之外,很難有外溢效果;而且他們近期使用這招太過頻繁,也出現了邊際效益遞減:中共當然是共產黨,新黨是共產黨,親民黨是共產黨,國民黨也是共產黨,時代力量是共產黨,社民黨是共產黨,勞團、環團是共產黨,柯文哲也是共產黨。

這也讓「共產黨」這個詞的定義越來越模糊,好像反民進黨的,就算是共產黨。

「共產黨」這個詞的定義越來越模糊,好像反民進黨的,就算是共產黨。 圖/聯合報系資...
「共產黨」這個詞的定義越來越模糊,好像反民進黨的,就算是共產黨。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那些重啟威權幽靈的民進黨人

如果這只剩自爽的效果,我們就可以轉向更內在思考機制的部分。在台灣社會中,當然有人是「真的共產黨」:像是至今仍非常堅持馬克思主義理念的行動者,以及中共在台灣派駐或支持的行動者。後者和前者不見得相同,因為中共已經不是很馬克思主義的政治集團了。

但上兩種人只是台灣社會的少數。就算如傳說中,台灣藏了幾千人的「第五縱隊」,那也是萬分之一的程度,大多數的台灣人都不是共產黨,但你卻把大多數的反對者都稱為共產黨,那麼這種脫離現實推理機制,大概就只會剩下一個理由:那就是逃避回應批判的責任。

因為共產黨就是壞,就是該殺掉,不該和他們講話,所以面對共產黨人,消滅他們就對了,別和他們對話,他們的話也不能聽、不需聽,因為那些話不是謊言,就是像傳染病一樣,具有毒素。

因此,如果將所有的反對者都劃為共產黨,那「我」當然就不需要回應反對者的質疑了,只要以其他力量排除、消滅他們就好。這不就是近來勞基法修法衝突後,許多民進黨人所持有的價值態度嗎?他們拒絕深入溝通,認為質疑者就是「別有居心」的壞,應該在政治上全力打擊,徹底消滅。

人一旦陷入了這種思考模式,往往就很難自拔了。國民黨就算最初真的是在抓共產黨,後來也是亂指控一通,反對自己的就是共產黨,是「三合一敵人」(海外台獨、島內黨外、對岸中共),通通是串成一掛的。

威權時代的國民黨就這樣一直和自己設定的虛空、錯誤敵人搏鬥,最後浪費了自己的能量與時間,就這樣垮台了。

隔了十幾二十年,這種威權的幽靈又被啟動。勞基法修法過程確實讓許多民進黨人感到相當挫折,但他們之中某些人並沒有面對挫折並檢討改進,而是將挫折簡單定位為共產黨的陰謀,然後把政治責任推給虛無、不存在的他人,安心回頭去的過著一如往常的生活。

當然,有些民進黨人會說,指控他人是共產黨,只是口頭說說,有時近乎玩笑,不是真的這樣想。但說說笑笑之後,是否真有認真面對問題呢?

有存在主義者認為,人的存在之所以會走向虛無,正是因為把自身的道德責任推給空虛、不存在,或是沒有責任的他者,因而失去了自我真實的存在意義,到最後連自己是誰都認不太出來了。

就像是賴清德所屬的新潮流,許多成員的身上或所屬空間,都曾經大方的展示過馬克思主義者的各類符號。那到底誰是共產黨呢?

再展開政治行動前,就先弄清楚自己是誰吧。

在勞基法修法爭議上,民進黨拒絕深入溝通,認為質疑者就是「別有居心」,應該在政治上...
在勞基法修法爭議上,民進黨拒絕深入溝通,認為質疑者就是「別有居心」,應該在政治上全力打擊,徹底消滅。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