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再寫韓國】酒色文化系譜學(終)——凡人勿進.性愛街道.彌阿里

紅燈區彌阿里一隅。 圖/取自 http://cafe.naver.com
紅燈區彌阿里一隅。 圖/取自 http://cafe.naver.com

「彌阿里紅燈酒區」(미아리 텍사스),這是每個韓國人都知道的性買賣交易區(성매매업소촌),規模比起清涼里更大,且名聲更響。根據統計,彌阿里性交易業者店家在最鼎盛時期(2004年,韓國政府實施《性買賣特別》法之前),高達350間之多1

我記得,我剛到那裡上班的時候,每天都要鑽進貼在紅燈區入口處,讓人無法一眼看到巷內春光的通行長布條,這條街道,還被政府規範24小時都限制未成年者進入,為什麼呢?

因為這是條性愛街道,24小時不停地在工作的性愛街道。

來到這裡的,大多是酒醉者、尋歡客、好奇者,但可別誤會這種地方犯罪率會特別高,比起現在首爾城南的江南區,犯罪率還不到三分之一2

我們在這裡,安安靜靜地做著我們的皮肉生意。

「大姐我回來了」,隔壁的外國男生坐回我的右方。

「喔,呵呵,再喝一杯,我剛調好的」,我把剛調好的混酒,拿給他以及圭雅。

身邊的那個外國人,聽圭雅說來過我們店裡七八次了,看他長得倒也斯斯文文的,喔?還從皮包裡拿出一萬元韓幣遞給了圭雅?給小費啊?還真有點「sense」(禮貌、觀念)。

「歐膩,我去廚房弄些熱食,來給妳們配酒吧」,圭雅跟我說著,之後便走入櫃臺後方的小廚房。

而身邊的外國男生,只是靜靜地坐著,望著圭雅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紅燈區彌阿里一隅。 圖/取自 http://cafe.naver.com
紅燈區彌阿里一隅。 圖/取自 http://cafe.naver.com

再說到「彌阿里」,要進去這街道,首先得穿越一道遮住裡面風景的長布條,上面寫著「禁止未成年者進入」,而一旁還立有警方呼籲民眾取締雇用未成年少女業者的宣傳立牌。

有誰會去取締啊?進來這裡的顧客,十個就有九個是喝醉的,哪裡看得清對方的長相?且辦事時間20分鐘,與其花時間詢問服務小姐的年紀、身世背景,倒不如多摸幾下、多搞幾下、多搓幾下,還比較實在。

取締?我想警察根本就不瞭解這些顧客的想法。

拉開入口處的長布條走進去,裡面的街道是昏紅的,在只能供兩個成年人身材通過的巷道,兩旁矗立著玻璃房,與供老鴇休息的小紅色塑膠帳篷屋。

這裡的玻璃房不用大搞神秘地利用帆布布簾遮住,來這裡的人,都知道你要「買」,我要「賣」,抬頭往天空看去,頭頂上的視野早就被紅色的帆布遮住月光,令狹窄的街道像是血脈沸騰的處女女性的陰唇般吸引著尋歡客,以隱隱約約、不間斷的男女呻吟聲伴奏著,構成彌阿里獨特的風景。

在這,我們也不用穿上傳統韓服來上班,反正來這裡的人大多是當地人士,少見外國人,取而代之的是,店家會安排一些cosplay的服裝給我們,有的是女高中生制服、水手服、性感內衣褲,或者是黑絲襪、高跟鞋等物品,活像一場時裝秀。

但作我們這行的,再怎麼華麗的衣服到最後還不是被脫光光,任客人盡歡嗎?

韓國性工作者抗議政府掃蕩性產業。 圖/歐新社
韓國性工作者抗議政府掃蕩性產業。 圖/歐新社

「大姐,不好意思,我好奇的是,在韓國性交易沒有違法嗎?政府不取締嗎?」身旁的外國男生突然開口,打斷我的思緒,問了我這個問題。

「當然違法啊,但是政府怎麼抓?抓也抓不完啊!我記得在2004年吧?韓國政府通過什麼鬼法律,將性交易視為違法,像我之前待的彌阿里,之前在2002年還有2百多間店面,超過一千名以上的小姐在那邊工作,而2004年政府大量取締之後,在2006年,店面少了一半,小姐少了三分之二3,但抓不勝抓啊4」。

我喝了口酒,順了喉嚨繼續說:

聽說那個法律通過之後,國家揚言要取消紅燈區,要這些性服務者「從良」,每個月還補助她們50萬韓幣(台幣約16000元左右),說真的,50萬韓幣,大概只比她們工作一兩個晚上的收入多一點點而已,怎麼可能讓她們從良?我看,小姐們只不過是離開那個地方,跑去地下酒店、酒吧,或者是打零工,來到另外一個地方繼續上班而已吧。

你不知道,當時還有很多性服務者,集體跑到國會面前去抗議,因為這個政策,消失的只是「紅燈區」這個名號而已,但是性服務者並沒有消失。而好笑的是,當時力推此法案的盧武鉉總統也說,不管成效怎麼樣,也不管從紅燈區被趕出的小姐有無從良,這些都不是重點,反正不要讓外國人知道有韓國有這麼熱門的紅燈區,保住面子就可以了5

他人的目光。

而且,韓國生活壓力這麼大,當兵的阿兵哥,唸書的大學生,每天加班的上班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悶,我們韓國人又這麼愛喝酒,幾杯黃湯下肚,想的、要的不就女人,我敢打包票,將近有超過六成的韓國男性都嫖過妓,搞不好通過這個法律的國會議員,年輕的時候,自己也去過紅燈區!就像彌阿里,聽說現在要重新規劃,蓋大樓啦、醫院啦說要改善種那地方6,但是,那也只是把在那邊工作的小姐趕出去而已,並沒有完全解決事情。我們不偷不搶,靠身體賺錢有什麼錯呢?

韓國性工作者集結抗議政府掃蕩性產業。 圖/歐新社
韓國性工作者集結抗議政府掃蕩性產業。 圖/歐新社

我在彌阿里度過了七年,那時我年紀也快32歲了。

早就過了28、29歲的適婚的年紀,在幾次相親(맞선)的經驗下,有誰會喜歡我們這種低學歷、無一技之長的,說起以往工作經歷,我還真的是支支吾吾,不知道要編出怎麼樣的故事虛應對方。

且做這一行的,到最後,身邊也沒有什麼朋友了。想一想,我們每天幹到凌晨兩三點,回家倒頭就睡,起床也快下午了,趕緊吃個中餐,又要趕緊梳妝打扮去上班,哪有什麼時間去見以前的朋友、同學?

出來工作之後,認識的都是在床上遇到的客人,有些客人還會跟我要電話,說要做朋友?在紅燈區跟小姐作朋友?就像在地獄裡找天使一樣,那種男生不是太傻,就是想幹免費的。遇到這種客人,我一概不理,電話是可以給啊,但是電話號碼給的都是老鴇的電話,要找我就到玻璃房,反正交易結束之後,誰也不是誰……

32歲的我,也慢慢想著自己未來的規劃,年華老去的我,身體也已經無法負荷激烈的工作了,殘酷的是,我怎麼跟20歲出頭的小妹妹拚啊?再怎麼醉的客人也不會挑上我啊。

說也奇怪,比起成熟的技術,男人喜歡的還是年輕的女生肉體啊。這就是現實。

就這樣,我回到自己的熟悉的地方——永登浦區,在這裡又幹了三、四年小姐,之後轉職當老鴇來訓練底下新進的小姐,而這也算是回頭熟客居多的地方,倒也慢慢認識了幾位大哥、小弟,幾年後,湊一湊自己手上的錢,在十七、八年前開了這間「無名」酒吧。

我自己也沒想到生意還挺不錯的,雖然來這裡光顧的客人,沒有什麼年輕人,也大多是去完永登浦紅燈區之後,來這裡坐一下喝一杯的熟客,但倒也感謝他們,讓這間小店還能維持到現在啊。

 


 

咦?身邊的外國男生怎麼趴在桌上了呢?

在廚房內的圭雅拿著一盤烤好的魷魚,以及下酒菜花生出來,「歐膩,他怎麼了?」

「可能喝醉了吧?」

圭雅搖了搖趴在桌上的外國男生,「歐巴,醒醒啊,歐巴」。

外國男生並沒有反應……

「圭雅,沒關係啦,我們再喝一杯吧,等會叫計程車把他送走吧。」

「對了,圭雅,妳說妳只做到今天啊?」……

喝一杯的熟客,但倒也感謝他們,讓這間小店還能維持到現在啊。(全文終)

 

|作者按|

連載長達兩個半月的「韓國酒色文化系譜學」歷經十回後,我們將在此短暫暫停,因為作者又要去取材了……

酒醉的歐巴、無名酒吧的老鴇歐膩,以及在此系列中,唯一有著姓名的「圭雅」,不久之後,她將重新回來,帶領我們走入韓國社會進行更深層的考察與反省。特此感謝這段期間各位讀者的支持。

最後,也請大家繼續支持鳴人堂專欄以及許多優秀作家的文章,謝謝。

點圖看更多「韓國酒色文化專題」

 

[1].

資料來源:전국뉴스(2012.08.27)。以及韓國三大紅燈區——清涼里、梨泰院、彌阿里於2004年,韓國實施「性買賣特別法」之前的三雄鼎盛情況:點此(2003.01.06)

[2].

資料來源,오마이뉴스(2015.04.02):點此

[3].

確切的時間為2004年9月23日,韓國政府通過《防止性交易以及保護被害者相關法律》;在彌阿里從事性行業者,統計數字為:2002年270間店面,超過一千名以上的小姐賣春;2004年政府大量取締之後,還有230間店面,將近700位的小姐;2006年,就只剩下120間店面,420位小姐在彌阿里。資料來源(2006.09.19)

[4].

2007年的性交易情況調查結果顯示,藉由《防止性交易以及保護被害者相關法律》的實施,當年韓國嫖娼男性也從1.6884億人次減至9395萬人次,而韓國2007年的賣淫交易額達到14萬億韓元,相當於2006年韓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7%。但是,這畢竟是官方統計數字,真實的數字,應該比起這些更多。資料來源(2008.9)

[5].

資料來源(2007.01.11)

[6].

為韓國當地「彌阿里再開發」計畫,為2003年陸陸續續推動的計畫,預計於2016年,把城北區的「彌阿里紅燈區」改造成為觀光、購物以及文化商圈等計畫。資料來源:미니투데이 뉴스.(2012.08.31)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