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再寫韓國】晉級又進擊的全拋世代

廣受台灣社會使用的22K流行語,也正在韓國上演,只不過韓國人是以「88萬元世代」...
廣受台灣社會使用的22K流行語,也正在韓國上演,只不過韓國人是以「88萬元世代」此字來稱之。 圖/美聯社

語言是活的。特別是觀察社會中的流行用語(유행어)或新造語(신조언),時常可以發現他們對於現今生活世界的體會。如臺灣年輕人往往被老一輩的人指責「草莓族」、「水蜜桃族」,而年輕人也自創「媽寶」、「靠爸族」、「22K」等語,自嘲當代社會氣氛與處境,都有一定的脈絡可循。但面對這些語詞,我們也不用急著下價值判斷,反倒要探討這些詞語發生的脈絡,與反應的社會背景——韓國也是如此。

比較兩地年輕人處境,當前廣受台灣社會使用的22K流行語,也正在韓國上演,只不過韓國人是以「88萬元世代」(88만원세대, 折合台幣約兩萬五千元)此字來稱之。

就筆者所查到的資料,88萬元世代早在十年前就已經出現了,而廣被他人使用,則是在2007年由朴權日(音譯,박권일)執筆,寫作出同名的《88萬元世代》之後。

朴權日筆下的88萬元世代,指稱韓國當代年輕人領著低薪生活之現況,其中朴權日提到韓國成年19歲年輕人,出了社會若是擔任非正職員工(即約聘制)人員,平均月薪約為119萬元韓幣(折合台幣約34,000元),但在這些非正職員工卻有高達74%以上的人,月薪僅有88萬元韓幣,且集中在20~30歲年輕人。低薪的生活苦不堪言,而他描寫的現實如此貼切,也讓此詞在韓國社會內不脛而走。

但緊接這樣一詞而來的,在「88萬元世代」流行到不到三、四年期間,韓國年輕人也自創出許許多多「拋棄世代」取代了88萬世代,形成一幅晉級又進擊的全拋世代。

在「88萬元世代」流行到不到三、四年期間,韓國年輕人又自創出許許多多「拋棄世代」...
在「88萬元世代」流行到不到三、四年期間,韓國年輕人又自創出許許多多「拋棄世代」取代了88萬世代,形成一幅晉級又進擊的全拋世代。 圖/美聯社

2011年,韓國當地出現「三拋世代」(삼포세대)流行語,此語為《趨勢新聞》(경향신문)特別企劃組,在報導「談談福利國家」專題時偶然創造出來的。「三拋世代」指得就是現今年輕人對於「戀愛(연애)、結婚(결혼)、生小孩(출산)」感到怯步,甚至拋棄與放棄。

韓國當代年輕人之所以會拋棄的這三項活動,如同拋棄的排列順序,從戀愛到結婚到生小孩,三者所需要的花費一項比一項龐大,雖然三拋世代如同88萬元世代,皆指向年輕人無寬裕的經濟能力,但更深層的一面,讓人看到年輕人斷絕與他人(異性)的交際關係,更壓抑自己的情緒與對社會之不滿。

如同筆者林姓韓國女性友人(1992年生),於四、五年前,前往中國學習漢語,學成歸國之後,因對教育懷有熱忱,想介紹韓國文化、歷史給外國人知道,所找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去文化教育單位任職、參加師資培訓班,進而接受一些韓語教學法、韓國歷史、文化等知識,計劃在成為正式員工後,派遣到國內外的貿易企業當講師,教導外國人瞭解韓國民情等。

然而她的約聘身份,領得薪水只有韓幣一百萬初,大約台幣三萬而已;而工作時間跟正職員工一樣,早上九點上班,下午五點半下班,但加班成慣性。在去年暑假,林姓友人因配合公司承辦三天兩夜的「全國文化教育機構,師資講座大會」,連續加班一個月至半夜一兩點,處理各類行政事項。諸如製作與會者的手冊、場地申請管理,邀請韓國境內有名的歷史、國語、地理等講師,申請請款,到尋求贊助商等,林姓友人都必須協助,做得完全就是正職員工之事,但是領得卻只有正職員工不到一半的薪水。筆者時常半夜一兩點接到她的電話,對我哭訴她回國工作的初體驗

「三拋世代」指得就是現今年輕人對於「戀愛、結婚、生小孩」感到怯步,甚至拋棄與放棄...
「三拋世代」指得就是現今年輕人對於「戀愛、結婚、生小孩」感到怯步,甚至拋棄與放棄。 圖/美聯社

三拋世代如同88萬元世代,皆指向年輕人無寬裕的經濟能力,但更深層的一面,讓人看到...
三拋世代如同88萬元世代,皆指向年輕人無寬裕的經濟能力,但更深層的一面,讓人看到年輕人斷絕與他人的交際關係,更壓抑自己的情緒與對社會之不滿。 圖/路透社

但對時代不滿的流行語仍在發酵中,且流行語被創造出來的速度越來越快。2015年,20~30歲的年輕人拋棄得更多了,不僅拋棄四年前所提到的「戀愛、結婚、生小孩」,還加上「人際關係(인간관계)、購房(집)」等,形成五拋世代(오포세대),除指控當代韓國社會內交際應酬之辛苦與花費昂貴外,也顯示出當地高房價高漲之現況。

2015年時,台北市長柯文哲因舉辦2017世界大學運動會之緣故,前往韓國光州接旗,並前往首爾進行考察。當時柯市長與首爾市長在野黨的朴元淳談到「社會住宅」等議題。朴元淳曾自稱自己為首位福利市長,並主張「首爾要讓人人住得起」的政策,迄今,首爾社會住宅擴建到23萬戶左右,且預計在2018年要拚到30萬6千戶。朴元淳的發言,再一次地顯示,政府試圖回應與解決年輕人欲拋棄的「房子」,甚至是精神性「成家」等議題。

但又如何?這樣的回應就筆者看來,似乎並沒有得到年輕人太大的迴響,因為在短短一年之間,2016年年初「七拋世代」(칠포세대)的流行語出現了。

這次韓國年輕人除了拋棄「戀愛、結婚、生小孩、人際關係、購房」等,這些有形、可見的物質生活外,更是指向「無形的精神生活」,即拋棄了自身「夢想(꿈)、希望(희망)」。

從88萬元到七拋,韓國年輕人除了拋棄「戀愛、結婚、生小孩、人際關係、購房」等,有...
從88萬元到七拋,韓國年輕人除了拋棄「戀愛、結婚、生小孩、人際關係、購房」等,有形、可見的物質生活外,更指向「無形的精神生活」,即拋棄「夢想、希望」。 圖/路透社

年輕人連夢都不敢想,不懷著任何希望,活在這個社會內,這也難怪韓國當地自殺率屢創新高,居於世界第一。

韓國年輕人越拋越多,對社會與時代的吶喊越來越大,但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

不!

在年初出現了「七拋世代」一語,不到一年的時間內,2016年年底,韓國年輕族群又默默產出,可以填入任何想放棄東西的「N拋世代」(N포세대)一語,正式宣告20~30歲年輕人什麼都可以放棄,當下行樂,對於什麼都不抱有理想,來描述他們自身所處的社會之困境。

而這個用詞也仍不斷地在晉級與進擊。有人嫌「N拋世代」用到英文太過隱晦,主張改由全漢字的「全拋世代(전포세대)」來指稱會不會更適合,但與其爭論語詞譯名之探討,讓筆者好奇的是,韓國年輕人從三拋、五拋世代,逐一拋棄戀愛、結婚、生小孩、人際關係、家等外物,再轉向七拋對於內在之夢想與希望,這些晉級又進擊流行語都呈現出一貫脈絡,皆產生於年輕族群中,且反應的對象也都為年輕人。

「年輕人是一個國家未來的希望」,這些流行語的誕生,就可以看到韓國年輕人現今的處境。

筆者也好奇,繼三拋、五拋、七拋、N拋到全拋,這些對社會、自身否定的晉級又進擊的流行語,會不會讓韓國年輕陷入到自身絕對之否定,成為臺灣為形容他們所創的「多餘世代」呢?嗚呼哀哉。

晉級又進擊的拋棄世代發展到了「N拋世代」,正式宣告韓國年輕人什麼都可以放棄,來描...
晉級又進擊的拋棄世代發展到了「N拋世代」,正式宣告韓國年輕人什麼都可以放棄,來描述他們自身所處的社會之困境。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