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韓國的鳥類爸爸(下):我們都是賺錢鳥爸

在1998年,韓國的候鳥爸爸約有1,562位,但短短十五年間,到了2013年人數...
在1998年,韓國的候鳥爸爸約有1,562位,但短短十五年間,到了2013年人數已經突破近30萬位以上,且候鳥家族的人數也創下115萬人之高。 圖/路透社

▌前篇提要:〈為了妻小我必須出走〉

韓國,許多父親為了給家人更好的生活品質與學習環境,開始如遷居候鳥般,尋找國外的高勞力、高危險性,但卻高薪資的工作...

由於社經環經的變化,韓國近年有越來越多前往外地工作的「候鳥爸爸」,根據報導,臺灣的候鳥爸爸人數也不少。臺灣的候鳥爸爸大多是前往中國工作,只有每逢佳節才能抽空回到臺灣與家人相聚;不過就算臺灣爸爸待在家中,一天平均下來,能在家裡陪伴小孩的時間也只有69分鐘,這樣的數據看似悲慘,但與南韓相較之下,南韓的候鳥爸爸是為了工作犧牲與家人相聚時間,最為極端的例子。

在南韓一提到候鳥爸爸的圖像,就是孤單爸爸坐在家裡,望著窗外,遙送搭機前往異國的美麗妻子與可愛的獨生子女。候鳥爸爸為了讓家人有著更好的生活,只能忍著相思之苦,咬緊牙關留在職場上努力賺錢。

根據報導,在1998年,候鳥爸爸約只有1,562位,但短短十五年間,2013年的最新數據,已經突破近30萬位以上,且候鳥家族的妻小人數也創下115萬人之高。

在韓國當地受訪的151位候鳥爸爸指出,候鳥爸爸日常生活所攝取的飲食營養素,只有25%達到均衡狀態,其他76.8%都為不均衡。飲食不均衡之主因,也是為了省下幾個銅板好送到國外給妻小,候鳥爸爸工作之餘,大多用速食泡麵或紫菜包飯裹腹,簡單地解決一餐。而在精神狀態上,也有高達29.8%的爸爸認為自己平日慣性失眠,並有白天提不起精神等憂鬱症病狀。此外候鳥爸爸的運動頻率也低的嚇人,每天沒時間或只運動一次的比例人數就高達40%。

候鳥爸爸把自己異化成工作、賺錢的機器人,把自己的「價值」換算成匯入國外妻小帳戶的「價錢」數字。

由於候鳥爸爸人數與日遽增,社群網路上也陸續成立大大小小的「候鳥爸爸俱樂部」,讓同...
由於候鳥爸爸人數與日遽增,社群網路上也陸續成立大大小小的「候鳥爸爸俱樂部」,讓同樣身為候鳥爸爸的同伴們有個抒發寂寞的園地,或彼此交換國外生活情報。 圖/路透社

由於南韓候鳥爸爸人數與日遽增,社群網路上也陸續成立大大小小的「候鳥爸爸俱樂部」,會員人數從十幾位到上千都有,讓同樣身為候鳥爸爸的同伴們有個抒發寂寞空虛心靈的園地,除了網路上有定期的集會外,有些討論區還會互相分享如何讓妻小順利拿到北美等國家的簽證、永久居留權等有利情報。

一切都是為了家人好,儘管犧牲再大,這些候鳥爸爸也甘之若飴。

面對如此社會現象,韓國當地即有人寫出「候鳥爸爸」(기러기 아빠)的歌曲,旋律也被改編成抒情版、搖滾版、Rap版等五花八門的版本,可說是自娛娛人,讓這些候鳥爸爸們在集會相聚時,能在歌曲房高歌一曲,發洩一下相思情緒。

往韓國演藝圈一看,也有幾位知名藝人同為候鳥爸爸。演員金英浩(깅영호)、李誠宰(이성재)、鄭浩根(정호근)、鄭明才(정명재)與歌手柳賢相(유현상)等人,都算是成功候鳥爸爸的典範。

當然,承受不了相思之苦壓力的候鳥爸爸,也造成了不少社會悲劇。2013年就發生了將女兒送到美國唸書後,獨自在南韓做了將近十年的50多歲的候鳥爸爸,因受不了相思及經濟窘困雙重壓力下,選擇在自己的牙科診所自殺;或者是當了數年候鳥爸爸,最終卻以離婚收場,也大有人在。

在南韓當爸真辛苦啊。

儘管犧牲再大,為了家人候鳥爸爸們也甘之若飴。 圖/路透社
儘管犧牲再大,為了家人候鳥爸爸們也甘之若飴。 圖/路透社

候鳥爸爸近年也出現各種變形。首先是「禿鷹爸爸」(독수리아빠)。禿鷹爸爸原意是指在職場上薪水、收入都算中上水準,雖然妻小都在國外,但只要想見面,爸爸馬上買張機票就飛過去團聚,一個人來與家人見面後,一個人又坐飛機回到職場工作,行動力十足,像隻禿鷹一樣。由這些爸爸沒有經濟壓力,可能在受不了相思之苦之際,轉念之間,就變成「禿鷹爸爸」,代表著容易傳出不倫、外遇的高危險群已婚男性。

除此之外,做不了候鳥爸爸的,有些父親則會委屈自己做「麻雀爸爸」(참새 아빠)的。麻雀屬於小型鳥類,體型平均約只有14公分,典型的食穀鳥,少吃肉。麻雀爸爸不比候鳥爸爸,有決心或寬裕經濟,無法將妻小送到國外,因而退而求其次,把妻小安置在非首都繁華地帶的郊區或南部家鄉,犧牲與家人團聚的時間,自己單身前往首爾江南區找尋工作機會。麻雀爸爸住的大多是兩三坪不到的小套房,像麻雀般每天省吃節用、減少與公司同事團聚應酬時間,省下上館子吃烤五花肉等額外費用,把賺來的錢幾乎全部送回給家鄉給妻小,正所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在餓不死的狀況下,勉強支付起家裡費用。

而與麻雀爸爸相反狀況的是「海鷗爸爸」(갈매기 아빠)。海鷗爸爸是將妻小留在繁華首都圈,讓小孩接受都市教育、補習,以考上名校為目標,爸爸則隻身前往消費不高的中南部地區工作,相較於可能一個月都吃不到一次肉的麻雀爸爸,在消費指數不高的中南部地區,到外地工作的海鷗爸爸還能跟同事吃上幾頓烤肉,同時能存錢寄回家裡。

但不論是麻雀爸爸或海鷗爸爸,也都只有在佳節期間,才能與家人短暫相聚,其本質跟候鳥爸爸相差不大,差別只是家人在國內或國外罷了。

候鳥爸爸近年也出現各種變形。如經濟收入較好的「禿鷹爸爸」,在首都圈工作的「麻雀爸...
候鳥爸爸近年也出現各種變形。如經濟收入較好的「禿鷹爸爸」,在首都圈工作的「麻雀爸爸」或是前往中南部地區發展的「海鷗爸爸」。 圖/路透社

其中最令人悲傷的是所謂的「企鵝爸爸」(펭귄아빠)。企鵝是一種不會飛行且是不怕冷的鳥類,可謂「耐力」十足,同時因為身材肥胖、腿短,行動比起其他鳥類顯得笨拙更不善於奔跑。如前文所提及,候鳥爸爸們因繁忙的工作,下班後也沒時間從事運動,日積月累白髮滄桑、肚子也因久坐而大了起來,身材慢慢變得像隻企鵝一般。然而企鵝爸爸每個月雖然勉強能固定送錢給在國外的妻小過生活,但是從來沒有多餘的錢能為自己買張機票,飛過大海去看看家人,唯一見面的時刻就是在仁川機場,家人短暫相聚後,又像隻企鵝一樣,不會飛、不會跑,只能在機場內緩緩地揮揮手,送別美麗的妻子與投注了所有希望的子女離開。

不過,不論是候鳥爸爸、禿鷹爸爸、麻雀爸爸、海鷗爸爸或是企鵝爸爸,與女性相較,候鳥媽媽倒是少了許多。但是這樣全面性的爸爸鳥類化,把男性異化成賺錢的機器,為了家庭犧牲的社會現象,不禁想問一句,沒有妻小在身邊,這樣還是一個健全的家庭嗎?

也許這些鳥類爸爸們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去想這個問題吧。他們所想的,只是這個月,匯入到銀行帳號給妻小的金額數目,會有多少?有沒有增加,如此而已吧?

將男性異化成賺錢的機器,候鳥爸爸為了家庭犧牲、家人分離兩地的社會現象,能算是健全...
將男性異化成賺錢的機器,候鳥爸爸為了家庭犧牲、家人分離兩地的社會現象,能算是健全的家庭嗎?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