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韓國的鳥類爸爸(上):為了妻小我必須出走

每年過年期間,仁川機場總塞滿了大批準備出國和回國的父親——這群父親被稱為「候鳥爸...
每年過年期間,仁川機場總塞滿了大批準備出國和回國的父親——這群父親被稱為「候鳥爸爸」。 圖/美聯社

韓國經濟目前還是持續低迷,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2017年2月的調查,年初正值南韓大學生畢業的求職旺季,然而15歲至24歲青年的失業率竟高達10.7%,創下2000年以來最高紀錄。

除了青年失業率飆高的問題外,許多不肖老闆聘請員工時,也愛使用約聘、僱傭等非典型雇用制度,以最低時薪聘請新鮮人到公司上班,這些約聘人員做的工作份量不比正職員工少,但是薪水卻慘兮兮地相差將近一半。

2014年,韓國統計廳提出《經濟活動人口調查》報告,指出正職員工每週勞動時間為40.1小時,約聘員工工作時間平均則約為33.8小時,但兩者薪水卻差了44.2%。

我們都知道官方數據往往是美化之後的數字,實際情況可能更惡劣。

此外這些在工作職場上的約聘人員,每天上班還得戰戰兢兢,忍受隨時可能被公司大刀一砍的解聘危機。易言之,約聘員工同時遭受到薪資地落、工作時間冗長,與隨時可能會失去職場的精神壓力等三重不公平待遇。

再者,約聘員工不僅是在「有感」的薪資和雇用期限遭到不公平待遇,更需要注意的是,約聘人員的社會福利也缺乏保障。依據南韓法規,正職員工在進入公司後必須加入國民年金與健康保險,而正職員工加入這兩項社會福利的人數比例分別達到97.0%與98.9%,換句話說,沒有公司敢虧待公司正職人員,那麼老闆若為了節省人力成本,往往都從約聘員工下手,這也造成約聘員工加入保險的比例相當低,有投保國民年金的約聘工只有32.9%,健康保險也僅有38.3%。換算下來,約有三分之二的約聘員工未受到最基本的社會福利保障。1

由於僱用關係極度不穩定,2013年韓國的勞工流動率高達63.7%。在韓國當地,勞...
由於僱用關係極度不穩定,2013年韓國的勞工流動率高達63.7%。在韓國當地,勞工能長期待在一間公司,且工作長達五年以上的比例只有19.7%。 圖/路透社

正因為韓國當地的僱用關係極度不穩定,其影響也就連帶地呈現在「勞工流動率」(worker turnover)數據上。勞工流動率(或「勞工移動性」)指的是所有勞工在每年更換工作的比例,計算方式為找到新工作的聘用勞工比例(hiring rate),加上放棄原來工作的勞工比例(separation rate)的總和。

2013年南韓勞工流動率為63.7%,在29個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會員國中,獲得了壓倒性的第一;更令人吃驚的是,從2000年開始統計勞工流動率數據年間,南韓在這十年以上的時間,都是位居第一。在韓國當地,勞工能長期待在一間公司,且工作長達五年以上的比例只有19.7%,換句話說,在五年之內,每五人之中將近會有四人,不論是自願或被強迫解聘,都會更換一次以上的工作職場。這樣的社會環境、經濟發展,怎麼能使韓國年輕人放心的年輕結婚生子呢?這也造成韓國年輕人三拋(戀愛、結婚、生小孩)、五拋(人際關係、購屋)、七拋(夢想、希望)、N拋、全拋時代之來臨

惡劣的社經環境造就了韓國年輕人的全拋世代,而對上一代45歲到65歲的中老年人而言,他們「候鳥爸爸」(기러기 아빠)的年代也一去不復返。很多人都知道,韓國相較於臺灣,社會氛圍仍屬大男人主義,韓語中也以「家父長主義」(가부장주의)一語來指稱,意指韓國家庭中,男人為最重要之核心,所要負責的基本責任,就是負擔起一個家庭的經濟收入。

1980年代,韓國在「漢江奇蹟」經濟復甦年代,社會尚未被財團嚴重扭曲,貧富差距尚未遽增之際,家中只要有一個力壯、肯負責上進的丈夫在外努力工作,仍可勉強供應一個家庭生活開銷、小孩子的教育費,但怎知不到短短三十年,卻全部都改變了樣。

韓國在「漢江奇蹟」經濟復甦年代,家中只要有一個肯負責上進的丈夫在外工作,仍可勉強...
韓國在「漢江奇蹟」經濟復甦年代,家中只要有一個肯負責上進的丈夫在外工作,仍可勉強供應一個家庭生活開銷、小孩子的教育費。 圖/路透社

以教育費用為例,韓國家庭小孩教育費用高昂到外人無法想像的地步。2013年南韓統計處提出《全國生育能力及家庭健康實際調查》,據保守估計,每個韓國人從出生到大學畢業,要一個家庭要承擔的平均養育費,超過了3億1000萬韓圓(折合台幣約833萬元),其中因南韓父母親對於家中小孩子的望子成龍、成鳳的「出世」(출세)的心態特別重 ,對小孩子的教育費支出毫不手軟,教育費佔整體家庭收入甚至可達33.1%,補習費更佔了教育總花費的58%。

收入越高的家庭,對小孩子教育更為注重,支出的花費也就越高。以月均收入未達100萬韓圓(折合台幣約27,000元)的低收入家庭來說,小孩子的補習費支出,約為是6.8萬韓圓(折合台幣約1,900元);而月均收入在700萬韓圓(折合台幣約18萬元左右)以上的高收入家庭,補習費的支出是42.6萬韓圓(折合台幣約12,000元),兩者相較下,呈現七倍左右的差距。

然而社會環境惡化之現況,恐怕是早期能負擔起家庭整個生計的韓國爸爸所無法想像的。許多已婚男性家長,為了提供給家內妻小更好的生活品質與學習環境,很多男性都忍痛在小孩子出生後,當起「候鳥爸爸」。

什麼是候鳥爸爸?此語在2002年就已出現,並收入到國立國語院2002年新造語內,指的是爸爸們像隨著季節變化,進行規律與長距離的遷居候鳥一般,尋找國外的高勞力、高危險性,但卻是高薪資的工作。諸如搭上遠洋漁船來到高緯度的大海打漁,或者是滲入地底礦坑工作等,只為了賺錢給家裡的妻小。

這樣的候鳥爸爸在早年不算少,如同候鳥多是整群遷居的鳥類,只要在村內有人想要當起候鳥爸爸,馬上就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候鳥爸爸在國外工作之際,期待的就是在一年之間,有機會回到國內跟家人短暫見上一面,但一過完假,馬上又得像隻候鳥,急忙地趕回到國外的職場上繼續打拼。

近年南韓候鳥爸爸開始有年輕化的現象。有些男性在尚未結婚時,有了穩定交往的女朋友後,就動念想當候鳥爸爸,到國外先賺一筆結婚錢。這樣的社會現象,在2016年韓國描述核災大片《潘多拉》(판도라)電影內也有 所刻劃。

近年南韓候鳥爸爸開始有年輕化的現象,有些男性在有了穩定交往的女朋友後,就動念想當...
近年南韓候鳥爸爸開始有年輕化的現象,有些男性在有了穩定交往的女朋友後,就動念想當候鳥爸爸,到國外先賺一筆結婚錢。 圖/路透社

但把家人、小孩子留在韓國國內,還不是候鳥爸爸還們的最終目標,「正統的」候鳥爸爸,無疑是想把家人送往北美或澳洲學習英文,給予更好的生活環境,盼望小孩回到韓國社會後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這些將家人送往國外、留在韓國國內的候鳥爸爸,為了省錢往往都是租廉價的套房,在每天加班完的夜晚,以簡單的食物裹腹後,便馬上打開電腦,與遠在世界另外一端正是白天時刻的家人聊天,看看小孩說幾句Hello Dad的英文。

家庭美滿可以用金錢換算嗎?若是可以的話,這到底值不值得呢?

每年過年,在仁川機場等待家人回來的候鳥爸爸不在少數;而辛苦工作存錢,想買張機票到北美看看家人的候鳥爸爸,則把機場入關處塞得大排長龍。候鳥爸爸們與家人分隔的時間,短則一年,長的話甚至是三、四年都沒見過家人一面。

家庭之樂、相思之苦,異化成金錢來換算,這真的是正確嗎?小孩長大之後,還能記清楚爸爸的面貌嗎?還是只記得每個月送到存摺上的數字呢?

但這些候鳥爸爸,在現今韓國社會也以晉級又進擊,以一個更為悲慘的面貌、多樣的名稱出現。而這就得從夜晚,從公司下班的候鳥爸爸談起。

(下篇:〈我們都是賺錢鳥爸〉

家庭之樂、相思之苦,異化成金錢來換算,這真的是正確嗎? 圖/美聯社
家庭之樂、相思之苦,異化成金錢來換算,這真的是正確嗎? 圖/美聯社

  • 《憤怒韓國》,張夏民著,光現出版社,p.117。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