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再寫韓國】南韓袋鼠族與蛞蝓族之爭

韓國光鮮亮麗外表下,經濟狀況更顯惡劣。如我們舉貧富差異(빈부격차,「貧富格差--...
韓國光鮮亮麗外表下,經濟狀況更顯惡劣。如我們舉貧富差異(빈부격차,「貧富格差--」)為例,即可見端倪。 圖/路透社

在臺灣社會內,曾流行「窮忙族」或「青貧族」一語,來形容許多年輕人大學畢業之後,出了社會工作,因為低薪緣故每天窮忙賺不了什麼錢,甚至有的仍需要家裡父母親經濟支援,其中有很大的原因就是臺灣目前籠罩在22K的陰影之下。

但話說回來,誰都不想成為窮忙族或青貧族,若自己能努力工作,博得自己一片天,有誰會想要靠爸靠媽,伸手向家裡拿錢呢?

那麼韓國似乎也好不到哪裡去,相較臺灣而言,韓國光鮮亮麗外表下,經濟狀況更顯惡劣。如我們舉貧富差異(빈부격차,「貧富格差--」)為例,即可見端倪。

根據韓國當地報導,從1979年到2008年的三十年間,韓國社會最低層的10%受薪階級,一個月所得平均只來到101萬韓幣(折合台幣約兩萬八千元),但在社會最頂端,最高層的10%受薪階級,卻平均來到了88萬韓幣(折合台幣約二十五萬三千元),相差了八、九倍之多。

這樣的數據,在1993年的資料顯示,差距僅僅是是6.8倍,等來到1998年,已經來到9.4倍,而這樣的差距,從來沒有減少過,仍繼續維持著9倍前後的差異。

反過頭來看看臺灣,臺灣似乎也不太樂觀,甚至在這塊還可以看到南韓的車尾燈,因為臺灣前1%有錢人的所得,在2000年前後開始穩定向上攀高,迄今已占全國所得的10.85%,所得集中度已經超越日本9.51%,直追南韓12.23%,且臺灣所得前10%的有錢人所得,占比35.5%,但仍是低於韓國的44.87%。也因此,臺灣年輕人愛用「窮忙族」或「青貧族」等語來描繪當代社會年輕人之處境。

那麼韓國人?他們則是引用了來自1998年法國新聞周刊《快報》所發明出的「袋鼠族」(캥거루족)一語,來比喻20多歲年輕人,大學畢業後到社會討生活,但因薪資過低,仍須仰賴父母金援生活費用。

且根據之前臺灣引用外電報導,南韓年輕人在目前88萬年代氛圍的韓國社會,仍是有接近三成要依靠父母經濟援助,經濟援助不僅是每個月都當「伸手牌」,向父母平均要上約32萬韓幣(約9千台幣左右)的零用錢之外,最為重要的就是要跟父母親住在一起,讓他們像隻小袋鼠一般,居住在袋鼠爸媽的哺乳袋內,且很多南韓年輕人也表示,恐怕要等到他們結婚後,才會「考慮」不再接受父母親的金援,成為獨立的小袋鼠。那麼決定不跟父母住在一起,搬到外面讀書準備考試,或工作的南韓年輕人,又成為什麼族呢?那就成為了「蛞蝓族」(민달팽이족)。

南韓年輕人仍是有接近三成要依靠父母經濟援助,向父母平均要上約32萬韓幣(約9千台...
南韓年輕人仍是有接近三成要依靠父母經濟援助,向父母平均要上約32萬韓幣(約9千台幣左右)的零用錢之外,最為重要的就是要跟父母親住在一起,讓他們像隻小袋鼠一般。 圖/美聯社

什麼叫做蛞蝓呢?根據《說文解字》解,「附蠃背負殻者曰蝸牛,無殻者蛞蝓。」換句話說,有殼叫做「蝸牛」,無殼叫做「蛞蝓」,這跟臺灣之前流行語,指稱背負龐大房貸的喘不過氣來,緩緩工作還債的「蝸牛族」又有所不同,因為蝸牛族好歹還有個「殼」,但蛞蝓族可是沒有一個殼,一個家呢,類似臺灣「蝸牛族」近年進化的「無殼蝸牛」,連房貸也付不起,靠租屋度日。

我們之前撰文提到,韓國首爾租屋文化與臺灣大不同,除了地下室房間多之外,年輕人在外面租個套房,沒先押個五百到一千萬韓幣(折合台幣約140,000-300,000元)保證金(보증금,即「押金」),很難找到好房子。付完押金之後,一般房租大多也從每個月40萬韓幣(折合台幣約1萬1千元)起跳,這對年輕人又是一個負擔。試問,88萬元時代的南韓年輕人,別說是買房了,就連租屋恐怕也都成一個問題。

因此,韓國當地就以「蛞蝓族」一語,來指稱當下20-30歲年輕人獨立門戶,搬出去住之後,還得時常打聽那邊有便宜、不需要租金的房子,馬上就得移居過去,而且所找的房子只能是最便宜、簡陋的,甚至還有一些是頂樓加蓋的房間,為得就是來節省生活費用。

且我們知道,蛞蝓是軟體「雌雄同體」動物,正可象徵這樣的蛞蝓族,不分男女,皆發生在年輕人身上。此外,蛞蝓族還有一個特徵,就是隨身的行李少。家裡用的碗盤、家具、寢具等,大多是依賴前輩、朋友,或者是房東附贈的物品為主,這些年輕人全身一身輕,就像一條滑溜溜的蛞蝓,遊走在首爾大城市之內。在2015年,這些繳不起昂貴押金與房租的年輕人,已經高達了一百三十萬名。因此,韓國當地也對此居住不友善的現況,指稱21世紀初期,也是一個「蛞蝓世代」(민달팽이 세대)。

蛞蝓族還有一個特徵,就是隨身的行李少。這些年輕人全身一身輕,就像一條滑溜溜的蛞蝓...
蛞蝓族還有一個特徵,就是隨身的行李少。這些年輕人全身一身輕,就像一條滑溜溜的蛞蝓,遊走在首爾大城市之內。 圖/路透社

但能忍受當蛞蝓的南韓年輕人似乎不多,因為袋鼠族仍是逐年增加,根據2017年的二月中最新的報導,2005年的韓國首爾還僅是高齡化社會,也就是65歲老人佔全體人口數7%以上。且專家預估,等來到2019年,老人比率將會來到全體國民總數14%,但是讓韓國人頭痛的是,目前南韓老是在與臺灣爭世界生育率最低排名之窘境,恐怕首爾在2026年,就會成為65歲老人人口,佔全體國民人口數高達20%以上的「超高齡社會」。這些超高齡社會跟袋鼠族可是有關連呢,因為小袋鼠的人數越來越多,脫離哺乳袋的時間越來越晚。

目前全首爾人口(包含仁川廣域市和京畿道的大部分地區)約有2,300萬人,有20.1%,也就是將近450萬人口為年輕人(25-34歲)人口,在其中又有約68.2%,也就是310萬人尚未結婚,易言之,年輕人口中,未婚人口超過一半。

而在這310萬人口中,有55.9%的年輕人(約有173萬人)是與父母親、弟妹(三人以上的家人)住在一起,而44.2%的年輕人(約有137萬人),則是與父母親(兩人以下的家人)住在一起,且皆依賴父母親金援生活費用。

易言之,在十名未適婚年齡的年輕人(25-34歲),有將近六位就是袋鼠族,可說袋鼠族比率極高,且逐年暴增

看來,處在俗稱「地獄朝鮮」社會內的年輕人,出社會前除了面臨不要成為袋鼠或蛞蝓的壓力外,自己也會在心裡盤算著,若是真的失敗,他們是想成為一隻啃老的袋鼠,或是一隻爭一口氣到處流浪的辛苦蛞蝓呢?

處在「地獄朝鮮」社會內的年輕人,若是真的失敗,他們是想成為一隻啃老的袋鼠,或是一...
處在「地獄朝鮮」社會內的年輕人,若是真的失敗,他們是想成為一隻啃老的袋鼠,或是一隻爭一口氣到處流浪的辛苦蛞蝓呢?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