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重擊者(一)假名的圭雅‧江南區援交女

示意圖,圖與內文人物無涉。 圖/取自Takumi Yoshida (CC...
示意圖,圖與內文人物無涉。 圖/取自Takumi Yoshida (CC BY 2.0)

我的本名不叫「圭雅」(규아),而是在我們國家(韓國)一個很普遍的名字,你可以猜我的名字是智英(지영)、智恩(지은),或者是靜熙(경희),但都不重要,圭雅只是我在職場的名字,也就是我在歌曲房與酒吧打工所用的「假名」(가명)。

問我為什麼要用「假名」?這樣我才能透過打電話或傳訊息過來的人怎麼叫我,來分辨出他是我的客人、還是我真正認識的人……

23歲的時候,我結束在歌曲房當伴唱小姐,也就是俗稱的「幫手」(도움이,臺灣「傳播妹」),輾轉在我家永登浦附近,找到一間叫做「無名」酒吧打工。

好險,裡面的歐膩對我不錯,但我想應該是歐膩在年輕也跟我一樣,都曾經在娛樂場所(유흥장소)打過工,所以可以瞭解我的感受吧。工作時,她倒也不為難我,每天讓我工作六、七個小時,沒有客人時,也讓我提早下班,因為她知道來到這酒吧喝酒的人,不是剛在紅燈區辦完事來休息一下,就是準備喝一杯後,前去辦事。且來的大多是熟客,喝洋酒的也不少,歐膩給我的全職薪水也不錯,算一算,一個月的薪水也將近兩百萬韓元(折合台幣約66,000元上下),比起現在八十八萬(韓幣)年代(折合台幣約30,000元上下),這份薪水應該還算不錯吧?

扣掉我所住的便宜地下室房間,押金一百萬韓幣(折合台幣約30,000元上下),月租三十三萬(折合台幣約10,000元上下),倒也還可以存到些錢。但我實在不喜歡地下室的環境,總讓我覺得悶,每當我光鮮亮麗的出門上班,一想到下班又得回到那陰暗的地下室,心情著實不好。

就像昨晚那樣,我也不敢把那位喝醉酒的外國歐巴帶回家,怕他笑我,怎麼會住在這種地方1。結果,我倆就去酒吧附近的motel睡了一晚。

昨天也是我最後一天在無名酒吧上班了,過幾天,我打算要回到家鄉——釜山。

 


 

手機傳來kakaotalk的訊息聲,打開訊息一看,「圭雅,是我……昨天我喝太醉了,我看到妳在床邊留的紙條,昨天我們沒怎麼樣吧?超害羞的!不好意思,給妳添麻煩了。」是昨天那個外國歐巴傳來的訊息。

現在上午十一點多了,他也應該醒了吧?

「歐巴,洗好澡,早點回家吧。」我順手傳了短訊回去。

我不是首爾人,而是來自南部釜山地區。當我19歲成年,想說大城市機會多,首爾男生帥氣又溫柔,於是在高中畢業之後,便獨自一個人前來首爾工作。但怎麼知道,人家說韓國是個「有情」(정)國度,但在首爾市內,我完全感受不到人的溫暖。剛到首爾,因為操著一口釜山的方言還被取笑。記得有一次買東西時,把首爾人說的「그게 무엇입니까?」(這是什麼東西?),不小心發成我老家釜山音的「그게 뭔디?」(這是蛤?)2老闆噗哧一笑,一聽就知道我是從釜山來的土姑娘。

我努力適應這個都市。

來到首爾第一份工作,是在咖啡廳打工,時薪不高,約5500元韓幣(折合台幣約180元上下),但怎麼知道裡面的老闆手腳不乾淨,明明結婚了,還硬是勾搭我們這些工讀生,幾次言語的性騷擾、鹹豬手之後,還大言不慚的對我說,他也不是情願要跟老闆娘結婚的,純粹是到了適婚年齡,要找個伴,所以去「相親」(맞선),現在家裡面的黃臉婆只是一位應付家族期待的女子罷了,他真正愛的是我,還跟我說首爾都市男生,有哪個男生結婚之後不搞外遇?哪個女生結婚之後不搞「不倫」(불률)?

那時大概因為我也年紀輕吧?竟然會相信老闆的鬼話,跟他約了幾次會,也上了幾次情人旅館。直到一日,老闆娘來到店內,當著客人與她老公的面前給了我一巴掌,才打醒我。當天,那個懦弱的男人,也只是在一旁忙著跟他老婆道歉。從那一刻起,我就知道,那個男人說他愛我,全是假話。過沒幾天,他私底下再約我到常去約會的旅館見面,除了塞給我當月的薪水,也希望我避避風頭,先把這份工作辭了,有機會一個月見個兩三次面,約會一下,因為他真正愛的是我。

我永遠不會忘記,他對我說話的那張嘴臉,以及他邊說愛我,手邊往我的胸部摸來的樣子。我當場甩開了他的手,離開了旅館。

男人,就是賤。

 


 

辭掉咖啡廳工作之後,我在歌曲房打工了一陣子。原本想說,只是幫客人倒倒酒,唱幾首歌,客人了不起可能會毛手毛腳之外,怎麼知道真正做了之後,才發現歌曲房小姐的工作比我想像中的還要複雜。

除了要好好的打扮自己之外,還要改掉自己的釜山音,免得讓客人聽出來,我是來自釜山的鄉姑呢。每天晚上八、九點,我們就坐在經紀人大哥車內待機,以一節兩小時十五萬韓幣計算的話(折合台幣約5000元),扣掉給經紀人大哥與歌曲房老闆的抽成,我大概也只能拿到五、六萬韓幣(折合台幣約1600~2000元左右),跟一般正常打工的時薪比較起來,高上了四、五倍之多,但那又如何?

除了歌曲房尋歡客的「看」之外,在我第一天上班,才剛坐到一位目測大概40歲的大叔旁,他馬上就是右手摟肩,左手就是往我的胸部摸來,那時候嚇得我大叫。結果,當場我就被轟出去了,且客人還氣呼呼地想找店家理論,怎麼找了一個白目的來坐台?

第二天上班時,我遇到的是已經喝醉酒的客人,我一坐到他身旁,他馬上靠在我的肩膀上,直接對我說:「小姐,妳要不要脫光上衣給我看啊?」當時我還以為他只是喝醉酒開玩笑,結果他還真的自己動手來,氣得我大罵他。結果,我也被客人轟了出去。

連續兩天發生狀況,連我的經紀人大哥都看不下去了,直接對我說:「幹這一行的,沒有在怕人家摸的。」而裡面大我兩歲的歐膩也跟我說,這也沒什麼,因為她以前還遇到揉她胸部揉到紅腫的變態客人,勸我進去就跟客人喝酒,灌醉他也好,麻醉妳也好,反正就那「短短」的兩小時嘛,撐一下就過了。最重要的是,「記得多喝洋酒,不要喝啤酒,這樣我們才可抽額外的酒錢,而且最好妳也學一下抽煙,因為當妳嘴巴叼煙時,男生都比較乖一點,怕亂摸被煙燙到,或者想親妳時,看在妳抽煙時,多少都會等一下妳的。」這算是在歌曲房待客小技巧嗎?

最令我意外的是,歐膩還說來歌曲房消費的客人算是客氣了,比起直接上「親吻房」(키스방),花個韓幣五萬元(折合台幣約1600元上下),十五分鐘給妳亂親、亂摸、亂揉、亂摳,而且還沒小費,叫我忍忍吧,反正兩個小時過去之後,誰也不是誰了,搞不好在這兩千八百萬人口數的首爾,一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了,就當作做善事,慰勞一下我們國家的辛苦男性吧。而且,他們也有付錢啊,運氣好一點的話,遇到善良的歐巴,搞不好還有小費呢,妳就別跟錢過不去了。

聽完歐膩的經驗談,從那天起,我坐台第一件事情就是跟客人喝洋酒,且開始學會抽煙……的確,幾杯洋酒下肚,客人不乾淨的手腳摸著我,倒也覺得還好,可能是酒精的麻痺吧?即使客人對著我講著下流的言語,或「半語」,聽來也沒那麼刺耳了。

這樣子,一天晚上下來,運氣好一點的話,可以陪到三場客人,可能是因為我年紀輕,每天晚上幾乎都有客人選我,那時每天不休息的話,一個月有兩三百萬的入帳,算是不錯了。

直到一天晚上,一位喝著醉醺醺的客人,問我有沒有做「外場」……

當時我還懵懂不知「外場」是什麼,以為是陪客人吃吃宵夜、伴遊聊天,且聽歐膩說,出外場要收錢,但可以不用分給店家,只要跟經紀人大哥平分就可以,畢竟萬一出事的話,經紀人大哥可是第一個跑來保護我們的人。算一算,一小時還可以淨賺四萬(折合台幣約1300元上下)。

結果,「外場」不是吃宵夜,而是去開房間。

公定價,客人在歌曲房「臨時起意」的邀約,一小時約二十到二十五萬韓幣(折合台幣6300~8000元上下),扣掉給保護我們的經紀人大哥的抽成,我大概可以收到十八萬左右的皮肉錢……

 


 

「卡偷!」手機通訊軟體kakaotalk聲又響起,我打開訊息一看,「圭雅,妳今天晚上十點有沒有空?在新羅Hotel 201號房,有客人預約。36歲,上班族。」

這是我在「無名」酒吧工作前,短暫待過的江南區,即建大S工作經紀人傳來的訊息。

這種所謂的「外派小姐」,大多集中在首爾江南區,而且還有專門網站經營我們。辦事前要求顧客先付三分之一的定金,我們自己「移動」到客人指定的旅館,或是在住家進行服務。但客人大多要求來旅館的多,畢竟花錢當大爺,不差那房間錢,且聽說現在外派小姐還有跟特定旅館合作,幫客人省下房間錢之外,客人在晚上八點之前預約還有打折呢,服務時間包括2小時、6小時以及8小時的套餐,供君選擇。

讓我覺得好笑的是,網站貼出來的照片,總會在我們小姐臉上打上馬賽克,只標示三圍,或是籠統的特徵。如這個女生是大學生、很會撒嬌,或者是二線模特兒兼差之類等宣傳文字。但臉被打上馬賽克的小姐,派誰去都一樣,要大學生?就穿的年輕點,搞張複製的學生證。要撒嬌就講話溫柔點。要二線模特兒,江南、建大那邊可是不缺同樣的臉孔、同樣的服裝、同樣的香水、同樣裝扮的小姐呢。

可是,我已經不做了,不是嫌錢少,而是變態客人還滿多的。辦事時,有的客人要求我們穿黑絲襪、學生服與高跟鞋來服務,這都算還好,最怕就是遇到會趁妳不注意,偷錄交易過程的。記得有一次,我的姊妹去上班時,當場發現客人在旅館內用手機側錄,結果馬上通知經紀人大哥前來處理,想當然爾,就是一頓拳打腳踢,雖然韓國政府強力取締流氓攜帶槍械,但就算身上沒槍,但帶刀的還是很多啊。那天經紀人大哥亮出把刀,沒收那個客人的手機之外,還要他付了將近約兩百萬(折合台幣60,000元上下)的小姐精神賠償費,才肯放他走。

但當我聽到這樣的消息,當天就決定不做了。我可不想哪天在這號稱全世界網路最快的韓國社會內,看到自己的影片在網路上瘋傳,那多尷尬啊?

正當我不理這條短訊時,手機又伴隨著Katalk聲,螢幕跳出條短訊,「歐巴洗好澡,正要離開旅館,但是房間錢妳先幫我結了?這真的不好意思啊,下次有空的話,跟我約會吧,我買好吃的給妳吃。」

「約會?」我回傳著。

「對啊,我們都認識快一、兩年了,都沒在白天見過面,哈!我也想看看妳素顏的樣子啊,ㅋㅋㅋㅋ。」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短訊就回傳回來。

「콜,好啊!後天下午三點,我們在新村見面吧。」我笑了笑,回傳短訊給歐巴。

「오케이, 그때 봐.」(好的,那時見吧。)

我決定跟那位外國歐巴約會(데이트)……

(待續)

 

點圖看更多「重擊者

 

[1].

有關於韓國首爾租屋「地下室」的分析,請參閱筆者之前〈住在地下室的人〉一文

[2].

有關於首爾音與釜山音的日常生活句型比較,請參閱筆者《手機平板學韓語迷你短句——從「咯咯咯」(ㅋㅋㅋ)開始》一書。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