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重擊者(三)著火的金曜日——首爾徹夜未眠

火金的週五是新村最熱鬧的夜晚,在這裡聚集全是在這個大城市寂寞的人們…… 圖/sh...
火金的週五是新村最熱鬧的夜晚,在這裡聚集全是在這個大城市寂寞的人們…… 圖/shutterstock

說到看電影,幾乎是韓國情侶約會course(코스)必定會有的行程,但問到韓國人,為什麼這麼喜歡看電影,我還真的不曉得,只知道每到週末假日,總可以看到電影院內擠滿了一對對的情侶,挑選著最新上映的片子,你儂我儂地走進電影院,欣賞兩個小時的電影。是放鬆心情嗎?或者是因為時間還早,來到電影院打發約會時間呢?這倒也不重要,只要能跟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做什麼都好。

跟著歐巴在電影院內,看了近兩個小時的電影,一出了電影院,歐巴問著我想要吃什麼?

韓國女生的標准回答,當然是「歐巴想吃什麼呢?」我反問著。

「跟韓國女生約會,當然要吃스파게티(spaghetti,義大利麵)囉。」歐巴不加思索的回答。

吃飯(義大利麵)——韓國人約會course第三個場所。

走出電影院,來到新村的街道,看一看時間,雖然晚上八點不到,但在街道上已經充滿著酒氣味。有一些大學生在街道上,呼朋引伴的唱起歌來,或是互相討論著下一攤的去處。新村這裡因為鄰近四所大學,學生顧客相當多,人潮就是錢潮,除了有著大型的現代百貨公司之外,大型超市、酒吧、餐廳、流行潮服店,到化妝品店等,幾乎吃喝玩樂的店都可以在這找到,但最特別的莫過於,剛剛我跟歐巴走過的「旅館街」。

在通往延世大學的新村繁華大學路上,只要一個右轉彎,來到小巷內就可以看到林立的旅館。不論是汽車旅館,到一般民宿旅館,應有盡有,有些旅店提供休息服務,但我想韓國情侶還是過夜居多吧?

旅館費用從最便宜的陽春式,即有著一張床以及基本室內桌椅擺設,過夜五萬韓幣(折合台幣約1500元上下)起跳,到全國連鎖店,經營模式的八到十二萬韓幣(折合台幣約2500-4000元上下)過一晚的情人旅館都有。

記得以前歐巴在店裡問過我,為什麼韓國連續劇內,或者是現實生活中,韓國男生女生約會時,想做那檔事的話,為什麼都不在家裡,反而多去旅館呢?

我想「上旅館」是韓國情侶約會course行程,到了夜晚小酌幾杯後造成的現象。幾杯黃湯下肚,氣氛又佳,誰不想溫存對方的體溫呢?這時,最快的方是就是上旅館了。再說,像我這種住在地下室套房的人,怎麼好意思帶自己的男朋友回家呢?

歐巴帶我去了一間義大利麵專賣店餐廳,店內裡面裝潢簡單、樸素,以純白底的牆壁擺著幾道名畫。有韓國人最愛的畫家——克林姆(Klimt Gustav),於1907-1908年所畫的「吻」(The Kiss, Le Baiser)。金黃色系的底色,男主角扶著女主角的頭,深情地吻著她臉頰。而餐桌上擺著小洋燭,洋燭上的小火焰似乎伴隨著店內鋼琴演奏聲,左右搖擺跳起舞般,滿羅曼蒂克的一道晚餐。

好久沒跟男生「真正」約會過了吧?每天在無名酒吧上班下班,看似可以遇到很多人,但只是個假象吧?在酒吧裡,客人無非是想趁酒酣之際,吃小姐豆腐、摸摸小手,就算他們要到我的電話,等他們結了帳出了酒吧店外,我也幾乎沒跟客人聯絡過,更別說是見面了。算一算,大概也將近有一年時間,沒這樣的跟男生「約會」了。

「歐巴,你是高手吧?常常帶女生來這間店對不對?這餐廳氣氛很好呢」,我邊吃著義大利麵,邊撒嬌的問著他。

「我?哈,기억안나(我不記得了)。」歐巴回答。

歐巴果然是「高手」,比起男生虛情假意地說,「沒有啊,我第一次來」、「怎麼可能啊」等回答,真正標準的韓式回答法,就是「不是我不願意告訴你,而是我不記得了。」

這時,歐巴突然伸出右手摸了摸我的頭,說了一句「嘴唇旁沾上東西了。」用他的右手大拇指,把沾在我嘴唇的義大利麵奶油抹去。

歐巴是故意的嗎?他應該知道大部分的韓國女生都認為,男生如果對我有好感,「스킨십」(skinship, 身體接觸)的暗示莫過於是摸她的頭髮……

我笑了。

 


 

吃完義大利麵,歐巴結完帳之後,我們倆走出餐廳外,時間還早。

在韓國境內情侶結帳的方式,大多是男生請女生吃飯,之後女生回請男生喝杯咖啡,但是,今天下午跟歐巴見面時,他已經在咖啡廳坐過了,我想再去咖啡廳就無聊了,不然跟歐巴提議去喝一杯吧。

「歐巴,我們去喝一杯吧?」

「可以啊,圭雅妳有推薦的地方嗎?」

晚上的酒吧(喝酒)——韓國人約會course第四個場所。

新村最熱鬧的時間是星期五的晚上,韓國年輕人稱這天為「火金」(불금)1,因為這裡有為數不少的「俱樂部」(클럽,舞廳)。新村的俱樂部多是給大學生跳舞的地方,每個月底的最後一個星期五,還有只要花上一、兩萬韓幣(折合台幣約300-500元左右)的CLUB DAY門票,一張票即可暢行全新村、弘大地區俱樂部的促銷活動。

當然,這種俱樂部是比較單純的,我年輕時也去過幾次,遇到的多為二十歲初的大學生。撇開我在舞池內跳舞時,總有一些男生會突然黏上來,在女生臀部、腰上毛手毛腳的「鹹豬手」外,星期五能跳上一整晚的舞,流流汗放鬆心情,也算是個「正常」場所。和在非校園區的搭訕相比,街上男服務生詢問路過女性素人,要不要進去跟帥哥朋友喝杯酒的「부킹」(booking, 預約座位),我想是單純多了。

此外,俱樂部店名還分成「30代俱樂部」(30대클럽)、「40代俱樂部」(40대클럽),從舞廳店名一看就知道,是限制三十歲或四十歲以下的人士進出。

簡單而言,在30代俱樂部的舞廳內,不會發現剛成年的弟弟妹妹,也少見二十歲中半的人士出入,那邊聚集的就是年紀相同、背景相似的男女;也看不到有人帶著結婚戒指,每個人都把戒指收了起來,將左手的無名指空出一晚的時間來享受。

在這聚集的是,全是在這個大城市夜晚寂寞的人們。要喝什麼酒,要跳什麼舞,之後要做什麼事,一切任憑當晚的感覺。

我挑了一間有著各式各樣小菜的WARAWARA全國連鎖酒吧,走了進去。歐巴點了份炸薯條,我們倆一起喝著啤酒聊著天。

真的很久沒有這麼放鬆了吧?正打算結束在首爾做了四、五年的工作,即將離開這個大城市、回到我的故鄉釜山展開另一段新生活時,能跟這位外國歐巴有著這麼美麗的一晚,讓我漸漸感受到首爾這個大城市,其實也並沒有這麼冰冷。

我該跟歐巴說我心中的話嗎?他會怎麼想呢?還是,他也只是把我當作一位短暫萍水相逢的人呢?

「圭雅,妳在想什麼?」正當我在遲疑時,歐巴突然打斷我的思緒問著我。

「沒有啊,歐巴。」我回答。

「妳該不會在想,前幾天我在酒吧喝醉酒,之後發生的事情吧?」

「沒關係的,歐巴。嗯……可是歐巴,我有個秘密想跟你說……」我鼓起了勇氣。「其實,我不叫做圭雅,那是我職場假名。」

「是喔?」歐巴有點吃驚狀,但似乎同時在他的表情上,看到了失望的皺眉。

這也沒辦法,我跟歐巴認識也超過一年了,每次他來店裡,總親切叫著我「圭雅」。其實我一直想跟他坦白,但遲遲沒有機會,直到那天他喝醉了酒。

我看著歐巴,用著嚴肅又帶點歉意的語氣,告訴他我的本名,以及正在考慮回釜山的事情。當然,還有我想與他交往的告白……

「歐巴,以後你願意到釜山來看我嗎?」我問他。

歐巴又伸出他的右手摸摸我的頭,笑笑的,之後就陷入一陣沈思……

(待續)

 

點圖看更多「重擊者

  

  • 「불타는 금요일을 줄여서 말하는 신조어.」意味「著火的金曜日」,也就是結束一個禮拜辛苦的工作,可以好好玩上一整晚的星期五晚上。有關於韓國流行語的分析,請參閱筆者《韓語超短句—從「是」(네)開始》、《韓半語—從「好啊」(콜)開始》(統一出版社),以及《手機平板學韓語迷你短句—從「咯咯咯」(ㅋㅋㅋ)開始》(智寬出版社)三書。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