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重擊者(四)綁架・富平情侶暴力事件

哭著走在回家的路上,在暗巷裡,未知的未來正等著圭雅...... 圖/Jason ...
哭著走在回家的路上,在暗巷裡,未知的未來正等著圭雅...... 圖/Jason Tester Guerrilla Futures

深夜約十二點,與外國歐巴分手之後,哭紅雙眼的圭雅走在回永登浦家的路上,天空飄起了小細雨,一陣寒意,她把預先放在包包內的紅色針織衫拿出,披在肩上,加快腳步的繼續走著。剛傳完一封最後短訊和歐巴告別的圭雅,只想趕快回到家躺平,然後痛哭一場。

夜深人靜,圭雅從大街轉進她所居住的地下室巷道,在只能容納一輛車子大小進出的小巷道內,昏黃色的電線桿下矗立著一隻黑貓。黑貓直立起尾巴,鬍鬚高高翹著,睜大了雙眼,帶著點攻擊意味地看著圭雅。

看來今天真的是圭雅最倒楣的一天,連回家的路上,都有著一隻黑貓擋著。

韓國人普遍覺得,貓與妖物(요물)、魔女(마녀)的意向相連結,所以韓國人要養寵物的話,狗一定是第一選擇。也許是貓臉上那有點邪氣,且不懷好意的眼神,總是讓人猜不透牠在想什麼。

「喵!」黑貓叫了一聲,隨即轉身往右側的圍牆跳了上去。

這時,圭雅後方一個男子,倏忽伸出粗壯的右手,拿著布摀住圭雅的嘴巴和鼻子,再用左手緊緊地勒住她的脖子,力量之大,讓圭雅不住跌坐下去,但男子用右腿前膝頂住她的臀部,不讓圭雅跌坐在地,如同死神般勒住她。當圭雅意識到,除了男子身上濃厚的酒味之外,還有一股更加濃烈的藥水味,覆蓋在摀住她的口鼻的布上,這時她失去了意識。

 


 

圭雅再醒過來時,雙手被緊緊地綑綁在背後,蒙著眼罩,嘴上貼著一層膠帶。圭雅害怕地全身顫抖起來,從咽喉發出嗚嗚的聲響。圭雅藉由身體感受到,她正躺在一輛行駛中的車的後座上。車子正行駛著,帶往著她不知前往何處。

霉濕酸臭味的車內,沒有任何聲響,有的只是雨滴打在車身上的雨聲,以及陌生男子的呼吸聲。

這時放置在後座底下,圭雅包包內的手機,傳出了Kakaotalk的訊息聲,接二連三的響起,開車的男生不耐煩起來,在前座按下暫停鍵,緩緩地停下車來。

Kakaotalk聲音繼續響著,伴隨著由前座飄來的煙味。「呼!」男子深吐了一口,煙味瀰漫了車內,隨後男子轉身拿起後座圭雅的包,搜找發出聲響的手機。沒一會兒,陣陣作響的手機就被找到。男子看也不看手機螢幕上是誰傳來的短訊,只是一個用力,「啪」的一聲,把電池跟機身分開,丟到一旁,便繼續在車內抽著煙。

而圭雅是在後座一邊扭動著身體,一邊發出嗚咽的聲響。

「嗚嗚嗚。」發出貓哭般游絲聲響的圭雅,激動的扭動搖晃著身體,希望能從夢中喚醒自己。搖晃的力度太大,連車子都陣陣顛簸,讓男子受不了,奮然轉過右半身來,「啪啪啪啪」連打了在後座的圭雅左右臉頰好幾個巴掌,試圖用暴力平息她的激動。

這一陣亂打,疼痛得讓圭雅不敢再扭動身體,取代的是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與眼角止不住的眼淚。

淚水滑過火紅刺痛的臉頰告訴了圭雅——這不是夢。男子貼近圭雅的臉龐,用舌頭舔了舔圭雅被打得火燙的臉頰,到那舌尖的冰冷感,更加讓她確信,如果這是場夢的話,應該是她出生以來,所做過最噁心的惡夢。

可惜,這不是一場夢。

男子滿足地深呼一口氣,在前座發動車子,咚咚響了幾聲,車子緩緩開動。圭雅不知道這輛車,究竟要把她帶哪往裡去;但是,男子心中有方向,車子駛離首爾,一路向西開去。

 


 

車子在經過前往仁川的繁華區——富平(부평)的十字路口停了下來,等著紅綠燈,男子透過車窗,向外看了富平地鐵站一眼,若有所思的冷笑起。

在韓國年輕族群內,如果要找諸如衣服、褲子或是配件、背包等最前端的流行產品,首爾東大門一定是第一首選。幾乎韓國流行趨勢的領頭羊就是「東大門」,以此為中心漸漸擴散,帶起韓國境內各地的流行。富平離首爾不遠,搭乘地鐵深藍色一號線,不到一小時即可抵達首爾市中心。但這個不到一小時車程的距離,已經影響流行產品的銷售熱度。

富平為東首爾最聞名的流行集散地,一出了富平地鐵站,看到著名的地標「噴水池」之後,迎面而來的就是規模龐大、直通上百貨公司的地下商家。雖然這裡的規模比起東大門稍顯遜色,但要在這裡的地下商家逛上一圈,一、兩個小時是跑不掉的,而這裡的店家以販賣上一季東大門過季、甚至已經漸褪流行的衣服、鞋子為大宗;其中當然還有大量的連鎖化妝品店,因為價格低廉,吸引了大量的國、高中生前來消費,呈現出年輕稚氣的商街。

值得一提的是,這裡商家主人大多以女性為主,也許是為了兜售商品給年輕學生,店家大多請一些剛成年的「歐膩」(언니)1來跟學生打交道,極少看到上了年紀的大嬸或是大叔在做生意。也因此,富平的地下商家被韓國人評為「最多女生的地下商家」,一天在東首爾富平地下街流動的女性顧客和店內的女員工加起來,少說也超過三、四萬人。

人潮就是錢潮,出了地下商街,到地面街道一看,烤五花肉店、啤酒吧、撞球間、歌曲房等,吃喝玩樂無一不缺,只不過消費者多以年輕族群居多。到了夜晚,還有許多晚歸未回家的高中生逗留在此,而試圖透過濃妝,掩蓋自己未成年稚氣臉孔的少女,也不在少數。

男子冷笑的原因,是他突然想起前一陣子在這發生的「富平情侶暴力事件」(부평 커플 폭행 사건),也就是2015年9月12日清晨五點,在此處的十字路口,發生兩對喝醉酒的情侶,因在街上互看對方不順眼,產生口角辱罵的打架事件。

這兩對情侶、四個人幾乎都才剛成年2,就用棍棒把對方的鼻樑、肋骨打斷,導致受害者分別必須要住院三到五週治療,而行兇的男性年紀也才二十二歲,一旁的小女朋友則是未成年的十八歲少女。這件下手狠重的情侶鬥毆事件,當時引起韓國社會的關注。

這時,兩位身著短裙、個子矮小的女生走過十字路口,或許是因為不太會穿高跟鞋,顯得腳步蹣跚,一看就知道是未成年少女。兩個人手上大包小包提著的黑色塑膠袋,在袋子提端,還隱約露出裡面裝著的是上下班要換穿的便服。

男子看著兩人走過十字路口,便馬上往街道旁的一間「美人村」歌曲房走去,一看就是歌曲房小姐趕著上班。

男子再次冷笑,腦海中浮起發生在2006年到2009年的「軍浦女性殺人案」,其中大部分的受害者,都是歌曲房小姐……

(待續)

點圖看更多「重擊者

  • 韓語內,話者為女性稱呼叫年長者「姐姐」之語。
  • 韓國法定成年年齡為十九歲。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