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重擊者(五)軍浦殺人事件・仁川・臟器買賣事件

2006年到2008年在京畿道西南部地區發生多起女大學生失蹤案,被害女性多為歌曲...
2006年到2008年在京畿道西南部地區發生多起女大學生失蹤案,被害女性多為歌曲房伴唱小姐,嫌疑犯姜浩淳(左二)帶著警方在華城山區樹林間,陸續挖出被害者屍體與骨骸。 圖/取自ohmynews

2009年1月30日,韓國警方根據嫌疑犯姜浩淳(강호순,音譯,1969.10.10)的證詞,來到在華城山區,花了大半天的時間,在樹林間陸續挖出慘遭姜浩淳毒手的被害者屍體與骨骸。

戴著帽子的姜姓嫌犯,始終低著頭,讓現場採訪記者拍不到他的臉龐。在這之前,任誰也不敢相信,在日常生活照片中,有著鄰家大叔親切笑容的姜嫌,竟然是犯下連續殺人犯的冷血殺手。

被害者的骨骸紛紛從蒐證現場挖出,警方謹慎的將骨骸放在早已準備好的白布上,在旁待命的法醫,逐一拼湊出被害者的屍骨。警方並於當天宣布,偵破了從2006年8月到2008年12月期間,發生於京畿道西南部地區女大學生失蹤,並慘遭到殺害的「軍浦女性被殺案」1事件。

受害者全為女性,人數保守估計有七位以上。

姜浩淳坦承,自從他2006年12月14日在軍浦市(군포시)山本洞(類似臺灣「里」)內的某間歌曲房,性侵了當日叫來裴姓伴唱小姐之後,就進行了一連串的殺人案。而受害者都有個共同特徵,大多都是女大學生。

根據報導,2006年到2008年12月底姜浩淳落網之前,包含他才剛在12月19日,綁架且殺害一位安姓19歲學生在內,在這段期間,姜姓嫌犯總共殺害了七名女性。而受害者的身份,扣除掉上班族女性一位,女大學生兩位,以及家庭主婦一位,剩下的三位女性身份,都是在歌曲房打工的伴唱小姐。

幾位伴唱小姐遇害的過程如出一轍,都是被佯裝上門消費的姜姓客人強制性交,隨即慘遭殺害。而其他四位受害者,則是姜姓隨機犯案的對象,也就是姜姓看到在公車站等著公車的女性,以花言巧語誘拐她們上到他的座車,之後在車上強奪女性身上的錢財,並強姦殺害。

但根據警方調查,受害者應該不僅只有七位,人數可能超過他們想像,甚至嫌疑犯失蹤的前妻,恐怕也是遭到姜浩淳的毒手。最終,姜浩淳於2009年1月27日落網,並在2009年8月3日獲判死刑收監在獄,迄今尚未執行。

男子看著車外走進街道旁歌曲房的小姐,冷冷發笑。

紅燈轉成綠燈,車子漸漸發動,帶著大夢初醒、確切明瞭到這不是夢境的圭雅,前往未知的地方。

 


 

「咚咚咚」,應該是輛上了點年紀的車子,在行駛路途上咚咚作響,厲害地搖晃。不過,抖動地最厲害的不是車子,而是被丟在後座方弱小的圭雅。

遠離首爾繁華市區的車子,一路向西行駛,男子舉頭看了一下,懸掛在路杆上的「間石(간석)三公里」與指往「東仁川(동인천)」的路標。

車子沒有開錯方向,目的地就是仁川(인천)……

說到富平地下商家所拍賣的流行商品,多從首爾市區東大門而來,且就規模以及款式來看,也沒有東大門來得大、流行。同樣地,在間石以及東仁川等地的紅燈區也是如此。

間石與東仁川紅燈區,不似首爾紅燈區集中在一處,且規模也較小。嚴格來說的「紅燈區」規模,也只有大約一百公尺街道長,在兩側有著裝潢更加簡便的玻璃房存在。

在首爾四大私娼街——永登浦、梨泰院、清涼里以及彌阿里「功成身退」的阿姨們,假使還貪婪尋歡客的荷包,便會拖著年華老去的肉體,來到遠離首爾市區的紅燈區繼續討生活。當然肉體的質與人數的量,遠遠不能跟首善之都首爾相比,來到此處消費的尋歡客也都有點年紀了,他們都知道,彼此都有其各自所需才來到這裡。

這裡的小姐都是上了年紀的女性,做回頭客或是隨緣客居多,身上除了有著上了年紀的皺紋之外,總帶有點酒味,不知是她們放棄了自己的人生,借酒澆愁,還是她們也知道,來到這裡的尋歡客,並不在意這些小細節,只著急於發洩。

就質與量而言,此處的確落後首爾一大半,就像富平地下商家內,專賣給手頭不寬鬆的學生的廉價、退流行服飾一樣,這裡特殊行業的女性,也算是針對手頭(年紀)不寬鬆的尋歡客,用低廉的消費,已年華老去的身軀服務著他們。等待客人上門時,在玻璃室內喝著酒,對她們而言,也只是剛好而已。

間石與東仁川的娛樂場所,除去「紅燈區」範圍,也多偽裝在簡陋酒吧內。在這裡不需要花太大的心力,走過這些酒吧門前,看著裝潢或招牌越簡陋、人越少的酒吧,聞著從那裡面發出的味道,就知道這裡是不是尋歡客的場所了。

車子開過東仁川,距離目的仁川,也剩下不到幾里的車程。男子坐在前座冷笑著。躺在後座的圭雅不停發抖。

 


 

仁川,有名的是裝潢華麗,古色古香的中華街2,這裡是韓國第一碗炸醬麵的起源地。只要來到中華街,除了可以吃到烤羊肉串、肉包子、糖醋排骨等,異國風味的中華料理,甚至可以買到高酒精濃度的白酒、尼古丁毒烈的熊貓香菸,以及高熱量的月餅。

這裡的居民,大多是有著和韓國人一般,黃皮膚黑頭髮的亞洲人,只不過講的是一口流利的中文,偶爾在對話中夾雜著一些韓文單詞。換句話說,這裡的居民,以中國人居多,完全是與西方人士聚集的「梨泰院」分庭抗禮的場域。但在韓國人心底內,仁川乃是全韓國犯罪率最高的地方。也許是因為仁川地理位置吧,附近為機場跟港口,出入份子複雜。

易言之,仁川是在「我們」(우리)韓國人以外的異域,那邊居住著大量的中國人,只要在仁川的「他者」發生了一些小事,或是暴力事件,馬上就會被「我們」放大,加油添醋地添染上更多負面色彩。

當然,說到仁川最讓人詬病的犯罪案與醜聞,莫屬於當地時常傳出人口走私販賣(인신매매)和臟器買賣(장기매매)等事件。這樣的事件在仁川幾乎沒有平息、消失過。

2013年當地甚至爆出,疑似有十九名中國不法份子,在入境韓國後,隨即脫離警方及政府的掌控,非法居留在韓國,且到處流竄的新聞。最終韓國政府以疑似有從事誘拐他人、販賣人口、甚至摘除人體器官之犯罪嫌疑,通緝這十九位不法份子。

但說到在韓國當地,犯下人口走私與臟器買賣事件,最有名的中國人,莫過於分屍殺人犯——吳元春。

(待續)

點圖看更多「重擊者

 

  • 或稱「京畿西南部婦女子連鎖殺人事件」(경기 서남부 부녀자 연쇄 살인 사건)。
  • 有關於仁川附近的地理環境、機場設施,與中華街之介紹,請參閱筆者《韓國人入門》(五南出版社)一書。

留言區
TOP